×
淘星聞

穆熙妍 / 我們不結婚好不好

1.

胡椒是我身邊少數好男人中的一個,謙和幽默,溫柔體貼,唯一的缺點,如果能算缺點的話,就是對結婚不太感興趣。

 

為什麼對我來說這一項不太能算缺點,是因為我一直覺得幸福快樂有很多種面向,結婚不是人生的唯一解答。同時,我身邊有太多不婚主義的男性友人,我早已習慣這種生活方式。有人說以不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我並不完全認同;這句話應該說,如果你的對象想結婚,你不想,卻需以委蛇,那麼這樣的交往才是耍流氓。

 

以這個標準來看,胡椒不但不是流氓,簡直是紳士,因為他坦白,雖然這個優點並沒給他帶來什麼好處。女生們一開始都說沒關係,在一起開心才重要,最後總是因為同樣的問題而離開他。這陣子他非常苦悶,交往兩年的女友剛和他分手。

 

「他媽的,那些誠實的童話都是騙人的!」他很憤慨。

 

「什麼童話?」我一頭霧水。

 

「華盛頓砍櫻桃樹啊!」他振振有詞,「還有那個金斧頭銀斧頭的樵夫,不都是在說誠實的重要嗎?」

 

「我問你,華盛頓和樵夫,在故事裡坦白的對象是誰?」我慢條斯理問他。

 

「老爸和神仙?」

 

「那就對了,」我笑笑,「不是女人。」

 

胡椒嘆了一口氣。

 

2.

現在恐婚症的人越來越多,以前拖延的多半是男生,現在也很多女人不願意踏出最後一步。我發現一個定律,除了可能的家庭陰影,無論男女,條件越好的人越不想結婚,但也無法確切說出來為什麼。根據朋友們不負責任的調查顯示,這些人大部分是怕,怕負擔責任,怕失去自由,雖然他們也不見得會天天一夜情,或是隨時換對象,可是知道自己可以而不會去做,和因為不行而不能去做,畢竟是兩回事。

 

不想結婚的人,理由都是那幾個,我不用開口問胡椒也知道。比如說「結婚很麻煩」,「婚姻只是一張紙,兩個人感情好不需要那種束縛」,「不生孩子的話,有沒有結根本差不多」,還有最經典的那句,「像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

 

胡椒的確這樣對前任說過,他還語重心長地加上,「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結婚?」

 

據說聽完那句話,前任很冷靜,她看著胡椒一會,嘴唇動了動,似乎有什麼話想講,但最後只是低頭笑了笑,拿起包包站起來就走。

 

從此胡椒再也沒見過她。

 

「你就這樣讓她走啦?」我愣住,「也是夠狠心。」

 

「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很多次想找她,打了長篇大論要解釋,最後還是刪除沒發,」他按熄香菸,「像她這樣的女人,不是能隨便敷衍的。」

 

我點點頭,有些人的不吵不鬧不是認命,而是太驕傲,越果斷決絕的人越不好哄。

 

「如果不能給她想要的,什麼理由都蒼白無力,不浪費她時間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我又點點頭,所以我說胡椒不算流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有點心酸,或許是因為這段關係裡沒有壞人,而我們習慣看見好人有好結局。

 

 

3.

過了一陣子,有天大家約吃火鍋,胡椒遲到,趕著小跑步進來,一隻手挽著的居然是那個消失的前任。

 

我們頓時鴉雀無聲,胡椒笑著說:「臨時加一個人,大家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歡迎歡迎!」有人連忙拉椅子。

 

「對對對,歡迎歡迎!」所有人連忙覆議,但我們只會重複這兩句,像一群亂了陣腳的小雞。

 

拿醬料的時候,我忍不住問胡椒怎麼回事,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前幾個禮拜在酒吧遇見前女友,自己可能是喝多了,居然上前拉著她不放。

 

一開始胡椒說話還算有條理,後來注意到她穿著自己最喜歡的毛衣,過往的回憶頓時湧現,他悲從中來,忍不住問前任:「我們以前難道不快樂嗎?為什麼一定要結婚?」

 

那個在胡椒眼中一向冷靜自持的女人,在拉扯中終於生氣了。

 

她重重放下酒杯,甩開胡椒,手插著腰與他正面對決。

 

「我告訴你,很快樂,和你在一起的那兩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候,我們不能更好了,真的。」

 

「可是我告訴你,我們會那麼好,是因為我把你當以後的伴侶,我對你的付出,是以期待我們會有未來為出發點的。你生病我照顧你,受氣了我聽你抱怨,對你的親友視如己出,生活我幫你打理得井井有條,就連我父母催我們結婚,我都不想讓他們打擾你,對他們說是我還沒準備好。」

 

「我很悲哀,不知道還能怎麼證明自己,或許要等到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我們面臨必須替對方擋子彈的生死關頭,你才能明白我對你的心意。但在風和日麗的太陽下,我只能這樣表現,讓你知道我不能愛一個人更多。」

 

「這些話我想講很久了,不是要你知道我做了多少,到這個地步,我也不會再試圖說服你娶我,我不在乎了。我只是想要你知道,你以為的完美關係,是建立在一個人全心全意付出的基礎上,而我不是對每個人都這麼好!」

 

說完她哭了,說不在乎的人,其實還是在乎的。

 

酒吧裡的的人都愣住,大家以從未有過的默契,刷地一聲轉頭看著胡椒。

 

胡椒什麼反應都沒有。

 

女孩抓起包包往外衝,經過胡椒身邊的時候,被他一把抓住。

 

「欸欸欸,妳別走啊!」他對她說,「妳走了,我替誰擋子彈?」

 

前女友睜大眼睛,一時反映不過來。

 

酒吧裡的人開始歡呼。

 

4.

我拿著碗與胡椒站在調料旁邊,看著他一邊說一邊比畫當晚的盛況,眼睛裡一點對婚姻的恐懼都沒有。

 

「所以要結婚了嗎?」我笑著問他。

 

「正在往那個方向努力,」他抓抓頭,「但起碼是個開始,對不對?」

 

這時候,胡椒的現任女友探過頭來,「你們在說什麼啊?那麼久。」

 

胡椒揚揚手中的空碗,「拿調料,馬上回來。」

 

「早幫你準備好了,」她笑瞇瞇地回答。

 

我一直覺得幸福快樂有很多種面向,結婚不是人生的唯一解答,甚至認為人生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兩個人能不能走到最後,除了靠努力,更多的可能是運氣。

 

但正因為有時不得已的漂流,初衷才會如此珍貴。

 

無論夢想能不能實現,你總得懷抱誠意,深信自己有天會到達那裡,並為它拼命努力過。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