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我們不結婚好不好

1.

胡椒是我身邊少數好男人中的一個,謙和幽默,溫柔體貼,唯一的缺點,如果能算缺點的話,就是對結婚不太感興趣。

 

為什麼對我來說這一項不太能算缺點,是因為我一直覺得幸福快樂有很多種面向,結婚不是人生的唯一解答。同時,我身邊有太多不婚主義的男性友人,我早已習慣這種生活方式。有人說以不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我並不完全認同;這句話應該說,如果你的對象想結婚,你不想,卻需以委蛇,那麼這樣的交往才是耍流氓。

 

以這個標準來看,胡椒不但不是流氓,簡直是紳士,因為他坦白,雖然這個優點並沒給他帶來什麼好處。女生們一開始都說沒關係,在一起開心才重要,最後總是因為同樣的問題而離開他。這陣子他非常苦悶,交往兩年的女友剛和他分手。

 

「他媽的,那些誠實的童話都是騙人的!」他很憤慨。

 

「什麼童話?」我一頭霧水。

 

「華盛頓砍櫻桃樹啊!」他振振有詞,「還有那個金斧頭銀斧頭的樵夫,不都是在說誠實的重要嗎?」

 

「我問你,華盛頓和樵夫,在故事裡坦白的對象是誰?」我慢條斯理問他。

 

「老爸和神仙?」

 

「那就對了,」我笑笑,「不是女人。」

 

胡椒嘆了一口氣。

 

2.

現在恐婚症的人越來越多,以前拖延的多半是男生,現在也很多女人不願意踏出最後一步。我發現一個定律,除了可能的家庭陰影,無論男女,條件越好的人越不想結婚,但也無法確切說出來為什麼。根據朋友們不負責任的調查顯示,這些人大部分是怕,怕負擔責任,怕失去自由,雖然他們也不見得會天天一夜情,或是隨時換對象,可是知道自己可以而不會去做,和因為不行而不能去做,畢竟是兩回事。

 

不想結婚的人,理由都是那幾個,我不用開口問胡椒也知道。比如說「結婚很麻煩」,「婚姻只是一張紙,兩個人感情好不需要那種束縛」,「不生孩子的話,有沒有結根本差不多」,還有最經典的那句,「像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

 

胡椒的確這樣對前任說過,他還語重心長地加上,「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結婚?」

 

據說聽完那句話,前任很冷靜,她看著胡椒一會,嘴唇動了動,似乎有什麼話想講,但最後只是低頭笑了笑,拿起包包站起來就走。

 

從此胡椒再也沒見過她。

 

「你就這樣讓她走啦?」我愣住,「也是夠狠心。」

 

「不是這樣的,其實我很多次想找她,打了長篇大論要解釋,最後還是刪除沒發,」他按熄香菸,「像她這樣的女人,不是能隨便敷衍的。」

 

我點點頭,有些人的不吵不鬧不是認命,而是太驕傲,越果斷決絕的人越不好哄。

 

「如果不能給她想要的,什麼理由都蒼白無力,不浪費她時間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我又點點頭,所以我說胡椒不算流氓。但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有點心酸,或許是因為這段關係裡沒有壞人,而我們習慣看見好人有好結局。

 

 

3.

過了一陣子,有天大家約吃火鍋,胡椒遲到,趕著小跑步進來,一隻手挽著的居然是那個消失的前任。

 

我們頓時鴉雀無聲,胡椒笑著說:「臨時加一個人,大家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歡迎歡迎!」有人連忙拉椅子。

 

「對對對,歡迎歡迎!」所有人連忙覆議,但我們只會重複這兩句,像一群亂了陣腳的小雞。

 

拿醬料的時候,我忍不住問胡椒怎麼回事,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前幾個禮拜在酒吧遇見前女友,自己可能是喝多了,居然上前拉著她不放。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