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大氣與包容

Share

今年金馬獎讓網友譏諷是金雞獎,因為得獎電影以大陸片居多;日前立委質詢為何要補助扯鈴這中國技藝;若一一溯源,凡「他們」的、「我們」不要,那「我們」到底剩下什麼?

文化那能分邊界?像馬友友推動「絲路計畫」,他持續走訪全球、與各地音樂家合作,帶給觀眾無盡感動。他的華裔背景在西方音樂世界的成長過程想必受到些阻力,但他更大氣的與世界上七十億人融合,他的包容,成就了他。

今年金馬終身成就獎得主張永祥是我心中最懂包容的人。80年代他到華視擔任節目部經理,那時我的「連環泡」、「七點新聞」在半戒嚴時代常踩紅線、引來上級關切,讓我動輒發飆。他選擇包容,錄影時靜靜走到我的身後,不說什麼,給我溫暖的支持力量。

他了解創作、了解年輕人,像個父親一樣包容我們的衝撞,更是良師益友,在關鍵時刻從不鬆手,不讓我自毀前途。他一直是我的榜樣,有他在體制內包容我們革命,容許我們一小步一小步衝撞出空間,才有今天的狀態。

台灣不也是這樣,在國際社會的眼中我們就是罕病兒童,但我們一步一步建立起自己的樣子,做出自己的口碑。像金馬獎贏得敬重, 獨立自主、不論你從哪裡來、也不管你來不來典禮、以藝術論藝術,不受政治干擾。這樣的大氣應該是我們的驕傲,所謂人小志氣高。

頒獎典禮上老長官說有幸生在最美好的年代,那個時代裡都是好人。我想他沒說出口的是,現在溫暖已經不再流行。

現在社會雖然開放,包容之心卻變小,陶子主持金馬的一句戲言,引來網友圍攻;標榜民主的政黨,執政後卻向對手狠下殺手。藝術領域需要廣闊寬大的包容之心,社會、國家更是如此。

不過,我也懂觀眾為何對金馬得獎名單如此焦慮,因為得獎片都很陌生,大陸電影沒抽到配額就不能上片,奇怪,好萊塢電影怎麼就不必抽籤呢?

本文出自《今周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