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霓虹,是嫉妒的顏色

Share

圖、文/蔡燦得

其實很熱血,因為它讓你覺得一切都還有希望。

我竟然是從他口中聽到你已經交了女朋友的消息,而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生命中的某個路人,是結束這檔合作,可能連LINE都只會發送節日祝福的那種。

噢,或許我們根本不會交換LINE。

曾經想過,如果某天,你真的交了女朋友,我應該會很難過很難過,但聽到這個消息的當下,我竟然覺得也還好,於是我想,肯定是因為這個消息是從眼前這個路人口中得知的,他是那麼的不經意,把對我來說那麼重要的,足以擊碎鬥志的這事,當成是個星巴克買一送一似地隨口一提。

「他和他女朋友出國的時候啊,把車交給我,結果……」他講得樂淘淘,甚至沒注意到我重複了女朋友這三個字,後面還加上問號。

我不能原諒這個人,他成了你的代罪。在那一刻。

後來大家約了見面,在你為她搭建的新房終於裝潢完畢的第二天。名為入厝趴的聚餐,每個帶著新居禮物前來的舊友,哪個不是像我一樣其實是想見見你的新女友?

「他從來沒有公開過女朋友耶。」友們彼此的耳語,在網際網路裡飛散。

女友笑盈盈迎接,站在門口的模樣,簡直是修圖完美的人形立牌。膚白、髮黑,妝容精緻,無一絲凌亂。整體打扮看起來像公關公司的主管剛剛下班,沒想到她還真的是某集團的媒體公關。

「嗨,歡迎各位。」她甜笑,「不好意思,讓大家特地跑來。」音質細嫩,口齒清晰,尾音上揚,顯然她的講話方式還沒有下班。大家被她帶領著參觀新陳設,「這沙發他為我選的,手工打造,很多人在排隊。」「這我的衣帽間,他的衣服給他幾個3M的掛勾就好,呵呵呵呵呵。」「這燈是我瞞著他買的,不然這價錢他會殺了我。」看著她介紹著自己的幸福,我想,她講話的方式是不會下班了。

在她愛燈下的餐桌吃飯的時候,終於舊友們可以好好跟他聊聊。席間,不免講些以前一起工作時發生的好笑事。然而故事往往還來不及轉述給她聽,就被攔截了。

「他有跟我說過,我也覺得很好笑。」她搭著我們的笑聲,打斷所有的故事,笑著她根本不在場的那些曾經。

她每個話題都可以攔截,每個屬於我和他的回憶,她都在這個晚上,她的愛燈下,如此積極地參與了。她笑著那些「他有跟我說過」的過往,就像她當時也在。

最後,在她再度攔截某個關於我們幾個老友去住過的民宿話題時,「那個民宿他有跟我提過,我估狗了一下,真的很美。」我終於忍不住地瘋狂大笑了起來。

「幹嘛,笑什麼?」她笑著問。

「沒有,就覺得你好可愛。」我笑著答。

我發現她對我們的嫉妒,或許遠遠大於我對她。所以後來我故意坐在你身邊,像以前我倆講話時習慣的那種距離,在還沒有她的時候那樣。

嫉妒很勵志,它讓人覺得一切還有希望。

你家路口,熟悉的霓虹燈閃耀著,而霓虹,是嫉妒的顏色。上車前,我在你剛剛上傳的臉書動態,我與你的合照下,給了一顆

我要讓你看看,霓虹的顏色。

延伸閱讀:

關於霓虹與嫉妒的聯想,來自電影《霓虹惡魔The Neon Demon》(2016)。故事是發生在時尚界的模特兒圈中,Elle Fanning的美貌和際遇讓身邊的人都陷入了難以言喻的嫉妒,以至於做出許多不可思議的瘋狂舉動。導演/編劇Nicolas Winding Refn用實驗的手法,來表現這人性中最難以自處的情緒。



本文出自《殺死小甜甜》啓動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啟動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