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果年少輕狂是無止盡的墜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由業,和老婆一起在家帶小孩,「產後憂鬱」這件事在新手爸爸身上以不同的樣貌,同時呈現。
 
老婆孕期,老公醞釀了大量「再努力也還是有些層面完全幫不上忙」的內疚,在雙胞胎出生之後,拼命地想以各種具體方式呈現:
 
「這個?我來。」
「工作呢?」
「先跟客戶說抱歉。」
 
「那個?我來。」
「手痛呢?」
「一下下,還行。」
 
有一天醒來,突然發現自己的工作進度一落千丈、事業想做的嘗試清單沒有新的打勾、本來有點酸的手臂舉不過肩膀……
 
「我不再是我了。」
 
而且越來越不是。
 
看著一個身影遠去。那個身影是原來想像的自己。
 

看看身旁,老婆也有同樣的神情。
 

接近年中,中年危機來襲。和朋友聊天,無解。半夜看著清單,無解。
 
早上醒來,又因為人手調動失誤,本來可以好好地寫點字的早晨,又在替寶寶搖椅子的畫面中,一秒一秒沈默滴入沙堆裡。
 
「呵呵。」「咯~」
 
突然抬起頭,看著這個畫面。
 
太陽都出來了。
 
一家人相視大笑了半天,才想到拿起手機,捕捉一張。
 
 
如果年少輕狂,是縱容自己無止盡地墜落,
 
為人父母,會多出一張安全網:
 
「我接住自己了。摔到這樣就可以了。喘口氣,爬起來吧。」
 
 
不是因為家庭需要我
不是因為小孩需要我
 
而是我就是不會無止盡地墜落了。

 

 

 

 

 

圖/本人提供

 

 【深白色二人組】

* 本篇文章由【深白色二人組】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深白色2人組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媽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生了一對雙胞胎寶寶,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