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打開台灣女主播史

最近聽說直播「女主播」們開party,一日能吸金千萬,對我這從小喜歡新聞主播的人來說,百感交集。

 

小時候電視剛問世,村裡能一竿升起、架個天線,全家雞犬升天;電視機裡的人物更是如神一樣的地位。因此當我家隔壁的楊文華當上中視新聞主播、她一回家就萬人空巷,全擠她家門口想看看她;如願的、臉上都是紗門擠出的格子。我媽與楊媽媽感情好,楊姐姐會來我家坐坐,如同媽祖遶境,讓我那幾天走路都有風。

 

後來讀新聞系,進電視台跟著郎祖筠的爸爸郎叔打工當劇務,無非就是想離主播台近一點。有天台視公告招考主播,我也換上襯衫參加面試,結果錄取沈春華與李四端 ,主播夢碎。

 

有段時間女主播知名度高、形象好,社會地位也高,不少嫁入豪門。但好主播絕不是讀稿機,就像美國一位華裔女主播所說,最棒的新聞播報要做到像在餐桌上跟媽媽聊天,這個本事李四端有、方念華也有。

後來我參與籌備TVBS,那時老三台覺得有線電視成不了氣候,T台只有母公司香港TVB提供少少新聞片段,資源確實不足,我們想了半天,料這麼少,也只有「那個人」能炒成一鍋菜,便請來張雅琴,她靠幾張照片就能講足一個小時;直到現在,她在年代新聞還是幾張看板走天下,不改其樂、也不改其志。

 

不久電視台數量暴增,主播也暴增,媒體看女主播的角度也變了,新聞常聚焦女主播當小三等等、甚至連女主播抽煙都能上新聞 ,光環不再。

 

最近直播風潮起,直播主持人也稱「主播」,而且有各式各樣的女主播。她們不必懂ABCD、但最好有E或F!所以現在若自稱女主播,觀眾會問:「你是那種路線?會做菜?會睡覺?會聊天?會化妝?還是會哭訴的?」……唉!時代真變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