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比起旅行的意義,還不如先找到尊重的意義。

每次講到結婚的話題,就會引來大戰。

 

我只是不想結婚,就像其他那些我不想做的事情一樣,但就是會有結婚派,瘋狂又積極的勸說有關婚姻的真諦與好處,還自顧自的幫我解讀,說我一定是還沒遇到對的人。這些人看到結婚二字就興奮的殺紅了眼,完全把「尊重」二字拋到腦後(如果他們人生字典裡,真的有這兩個字的話。)。

 

我想不想結婚,到底是關了這些人啥事,我結了你們是可以抽成嗎?

 

前陣子到南澳的部落去工作幾天,沒有長住,就是台北/礁溪/南澳部落來來回回。雖然車程不短,但每次去,心情都還是很好,覺得像個小旅行。

 

其中Kay是這次的重要夥伴,幾個拍攝的點都在她家附近,所以她在山裡的家,就成了我們的休息站。

 

第一次見面,她媽媽要她煮馬告咖啡給我們喝,才開著小貨車回到家的她,立刻放下大大的笑容,皺著眉說:「才不要,要煮你自己煮啊。」,她媽媽問:「為什麼不要?」,她回答:「就不想啊。」,然後她開心的拿出自己覺得比馬告咖啡還厲害的伙食招待我們。

 

我們後來還是喝到了馬告咖啡,是她媽媽嘟囔了幾句後去煮來給我們的。

 

這是個聽得懂「不想」的家,多麼令人愉悅啊。

 

過幾天我們在她家附近的溪流旁拍照,天氣突然變得很冷,她媽媽騎著摩托車來看我們,見我要走回她家改妝,就問要不要讓她載回去。能被載當然很好,走回去大概要個十分鐘吧,但我走路魂發作,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用走的。她媽媽滿臉疑惑,似笑非笑,說:「好吧,那你不想走的時後再跟我說吧。」。

 

聽得懂「不想」,也搞得懂「想」,真是愉悅中的愉悅。

 

我在來南澳工作前,到家裡後面的洗衣店拿衣服,量有點多,老闆堅持要幫我拿回我家,但我不想。以前遇到這種狀況,我都會硬是一次拿完,真的超重,但我真的不想麻煩他幫我拿。不過那天實在太多了,怎麼都拿不了。

 

「你這次真的要跑兩趟,很麻煩。」老闆說。

 

「不會啊,我想多走走路,ok的。」我堅持。

 

結果老闆硬是塞了一半的衣物到我手上,然後自己拿著另外一半,還搶先走在我的前面,要我指路,他這回就是鐵了心,非得要跟著我一起到我家就是了。

 

我當然也不會因此就討厭那洗衣店的老闆,他也真的是好意,但好意和尊重到底分寸該怎麼拿捏?我不是專家,寫不出個所以然,我只知道,如果對方說不想,就是不想。不要,那就不要。

 

到了過年,就一堆朋友吵著好想旅行,當然大部分是因為有假的關係,但大家還是會把好想放空、好想遠離塵囂、好久沒放鬆了之類的事情放在嘴上嚷嚷著。旅行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何我們在旅行中才能感到真正的身心舒暢,這答案會不會就是所謂旅行的意義?

 

旅行讓我們到了陌生的地方,遇見陌生的人。接觸著陌生文化的我們理解自己外來客的身份,於是對所有的事物都保持著適當的距離。我們深知自己不懂,所以願意尊重,同時,我們也嘗到了被尊重的滋味,因為當地人看我們,也因為陌生,因為知道是外來,明白自己或許不懂。

 

這個適當的距離,讓人感到無比美好,對旅行的嚮往,從來就是對自由的追尋。

 

其實每一個人都是每一個人的外來客啊,人生就是一段旅程,誰都只是剛好經過,為何就不能保持著尊重的距離,就像每次我們去旅行那樣?

 

尋找旅行的意義很浪漫,尋找尊重的意義就很掃興。但如果我們永遠不懂得尊重,那麼無論我們飛到哪去、走得多遠,都無法真正被釋放的。

 

 

 

延伸閱讀:

這次的工作,是攝影師郭政彰的攝影工作坊的拍攝。他已經是業界資深且相當知名的攝影師,拍過無數影視劇照與廣告,他的作品充滿人味與生命力,相當迷人。為了能把自己的攝影理念傳給新進攝影愛好者,他開始自己的攝影工作坊,這次看見他親自帶著學員們做各種的練習,深感佩服。

 

 

 

圖說:與郭政彰工作的過程就像一場小旅行,舒服且暢快。側拍/V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