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一起去遠方

我知道你的心願從來不大,沒想過要被眾生仰望;義無反顧不為別的,只想盡力靠近一個人,平凡簡單過一生。

 

紀念那些曾孤注一擲,傾其所有的日子。

 

1.

維維是朋友中最早開始賺錢的,她開了一家服飾店,什麼事情都一個人包辦,從批貨看店到拍照標價通通自己來。她的家庭環境很普通,十幾歲就開始打工,二十歲的時候把省吃儉用的存款租下一個店舖,店很迷你,僅僅夠一個成年人伸長手轉一圈,但是維維記性好心又細,很快拉攏到一小批年輕女孩做她的死忠客戶。

 

那天她開店還沒多久,就看見窗外有一對情侶在吵架。大太陽下,女孩一邊哭,一邊對男的又踢又打,最後還不夠,臨走前怒氣沖沖,將一杯飲料倒在他身上。

 

對方愣在原地,錯愕又無奈,維維那天有一百件事要忙,但不知道為什麼,她開了門探出頭,對那個男生說:“你還好嗎?”

 

他推門進來,哭喪著臉問:“不好意思,妳有沒有毛巾?”

 

維維笑了笑:“毛巾沒有,衣服倒是很多。”

 

那男生左顧右盼,在一片露肩短上衣與荷葉邊中間顯得不知所措,維維遞過一件看來比較合理的白色T恤,指了指角落的簾子。幾分鐘後男生走出來,只見一件可憐的上衣緊緊地繃在身上,隨時就要炸開,看起來特別像剛剛做了一百個伏地挺身才去健身房求被撩的肌肉男。

 

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上面寫了一排具有挑逗性的字「拿張號碼牌」,衣服被撐寬了,變成「拿弓長号虎石馬片卑」。

 

男生哭笑不得:“妳是故意的嗎?這怎麼穿?”

 

維維雙手抱胸:“毛巾沒有,衣服不行,紙巾可不可以?”

 

對方眼中出現曙光:“可以可以!”

 

維維啪一聲將一包隨身包紙巾放在櫃檯,男生正伸手要拿,她一把將他的手按住:“五百八。”

 

“這一小包衛生紙要五百八?”對方大吃一驚,“妳搶劫啊?”

 

“我們老闆娘夏季特惠,消費滿五百送豪華紙巾一包,”維維理直氣壯地指著他的上半身,“衣服被你撐成這樣了,你不買我怎麼賣?”

 

男生睜大眼睛,“我買這件要幹嘛?不能只買衛生紙嗎?”

 

“這是衣服店,不是屈臣氏,”維維睜大眼睛,“你買不買?”

 

“我買!我買!”對方舉起雙手表示投降,掏錢出來給她,“只是好好的一件衣服我拿回去也沒用,太浪費了…”

 

“也是,”維維一邊找錢一邊表示同情,“那我幫你一個忙,收下這件漂亮的上衣吧!”

 

對方瞬間愣住,零錢都忘了接。

 

“妳們這家店太黑了吧?簡直天理不容...”

 

“不關我的事啊!我們老闆娘最討厭惹女朋友哭的壞男人了”維維聳聳肩。

 

“那並不是我女友好嗎!”男生氣呼呼地背著她換上自己的上衣,一邊用紙巾猛擦被弄髒的白襯衫,“那是我朋友的女朋友,他自己分手不敢講,我只是個倒楣的傳話的替死鬼…”

 

“不是女友?那打個八折吧!”維維笑得眼睛彎彎,很真誠地雙手遞上找錢,“我們老闆娘最喜歡有義氣的人了。你看,只要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呢!”

 

“這間店這麼會做生意,居然還沒發財,”對方哭笑不得,“你們老闆娘把一個錢看得比命還大,哪天這家店不上市都是浪費才華。”

 

“承您貴言,”維維對他擠了擠眼睛,“我就是老闆娘。”

 

空氣凝結了五秒,誰都沒有說話。

 

“我叫佐海!”他忽然站起來,雙手貼褲縫深深一鞠躬,“祝總裁大人生意興隆,五世其昌!”

 

維維嘴角忍不住上揚,笑意像窗外燦爛的陽光,直濺上佐海斑駁的襯衫,這一次,他不再忙著擦。

 

2.

 

這段故事我們聽過很多次,尤其是當這兩個人爭論一開始是誰撩誰的時候。

 

有陣子大頭失戀,大家在我家吃飯,他們對於這話題又半真半假的抬槓。維維說是自己先喜歡佐海的,要不然才不會打救他,佐海卻猛搖頭,堅持他是先在櫥窗外看到了維維,一見鍾情後才願意走進店裡。

 

我們都覺得是女追的男,不過他們爭執起來蠻有趣,就當餘興節目看。其實兩個人後來感情好就可以了,當初誰主動根本不重要。

 

“大頭你評評理,”維維指著他問,“到底是誰先追誰?”

 

一直低頭猛扒飯的大頭,深思熟慮了一會兒才開口:“這個問題問得好,我覺得你們都忘記了一個重點。”

 

“什麼重點?”兩人異口同聲。

 

“老子剛失戀!”他大吼,狠狠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旁邊正在添菜的Jason嚇得一個哆嗦,剛撈上來的魚丸又掉回鍋裡,湯濺得到處都是,“在情傷的人前面秀恩愛,你們是哪門子朋友?還有沒有人性?”

 

大頭氣呼呼地坐下,突然又猛地站起來,“靠!剛剛誰暗算老子,澆了我一手熱湯?!”

 

3.

維維與佐海其實是個性相去甚遠的人,價值觀也不太一樣,就拿過節來說,維維是實際派,認為紅包最有用,與其收到一些不需要的物品還得強顏歡笑,不如拿錢去買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佐海是浪漫派,覺得給錢太沒心意,紀念價值重於一切。於是兩個人後來達成協議,慶祝節日的方法就是一起去旅行。

 

“一個人最珍貴的就是時間,”佐海興奮地說,“而失去時間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這是我們能給彼此最好的禮物了。”

 

維維點頭同意,雖然她心裡想的是,從計畫到執行,自旅程至歸途,出門一次總得花好幾天,一筆錢能開心這麼久,值了。

 

他們選在第一個情人節首次上路,出發的那天在機場就開始吵架;原因後來根本沒有一個人想得起來,只記得整個旅程都充滿爭執,一點預期的甜蜜都沒有。從最小的這餐吃什麼,到這個手信該不該買,接下來該去哪個景點,兩人都能意見不同,每天晚上睡前都想分手,每天早上起來又再和好。

 

吵得最厲害的那次,她一轉身就在巷弄中消失,他也賭氣不去找。維維走了幾分鐘後回頭不見男友,心裡又急又氣,人潮川流不息從維維身邊湧過,她像一顆渺小的石頭,最後在自動販賣機前駐足發呆。

 

突然背後伸出一隻手,投下一個硬幣,維維連忙低頭讓到一邊。

 

砰一聲,飲料掉下來,旁邊的人拿起飲料遞過來,她抬頭一看,居然是佐海。

 

一見到他,本來還能忍住的眼淚立刻掉下來,維維帶著哭腔,仍然不認輸:“你不是不追的嗎?怎麼又出現?”

 

佐海聳聳肩:“我是不想追,可是迷路了,不知道怎麼回酒店…”

 

維維氣得一拳過去,卻被佐海抱住,他輕輕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轉來轉去,就是走不出妳身邊。”

 

後來他們一起走過很多地方,那不是他們最後一次吵架,卻是維維最後一次轉身離開。

 

 

 

4.

我有很多與男生朋友的現任變成朋友的經驗,有時候甚至和他們的現任交情更好,直到她們變成前任。我很欣賞維維,她堅強,有主見,敢爭取,不怕表達自己的想法。這可能與從小父母離異有關,維維和祖父母住在一起,很早就想要有個自己的家庭,苦一點也沒關係。

 

佐海不一樣,他家環境還不錯,唯一的姐姐大他好幾歲,從小就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沒煩惱的人,總是長大得慢一點。

 

蜜月期過後,他們開始在旅行之外的日子吵架,通常是為了一些生活瑣事,比如兩個人出去吃飯,吃不完的維維就請服務員打包,佐海覺得沒必要,反正他不吃隔夜菜,維維卻認為把好好的食物倒掉太可惜。佐海平常下班喜歡打遊戲,維維卻覺得浪費時間,有時候還要花錢買裝備,對她來說花錢在虛擬的玩意兒上簡直不可思議。

 

有次維維鄭重表示,希望男友能少抽一點煙,佐海被管得莫名其妙:「我又不在妳面前抽,有什麼關係?」

 

她沉默幾分鐘,忍不住反問:「如果我懷孕了,你也不戒菸嗎?」

 

他嚇了一大跳:「妳、妳懷孕了?!」

 

維維看見男友的反應,心裡有些不舒服:「沒有,我是說如果。」

 

「天啊,我差點沒被妳嚇死,」佐海呼出一口氣,皺著眉:「下次拜託妳別開這種玩笑。」

 

「對你來說,我懷孕是一個玩笑嗎?」維維很不滿地質問男友。

 

「當然不是,」佐海覺得女友簡直不可理喻:「妳看到我笑了嗎?」

 

後來自然是一陣大吵。

 

這樣的例子漸漸多了起來,維維與佐海都向我抱怨過,我很為難,總覺得萬物都是一體兩面的,沒有所謂的全責;誰錯誰對只在於立場的差別。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戀愛應該輕鬆愉快,爭吵太多就表示不相配。

 

而喜歡與適合,是天差地遠的兩件事。

 

 

 

 

 

5.

維維與佐海分手的那一天,我們沒有人覺得驚訝,像是一座活火山,經年累月隱隱冒出白煙,爆發只是遲早的事。

 

事情的起因是維維看不慣佐海的幾個朋友,他們老來借些小錢,雖然金額不大,不還佐海也不介意,但她總覺得這些人擺明了佔男友便宜,於是不讓他與這些人來往。佐海的金錢觀念沒維維緊張,又認為朋友有通財之義,女人家總是比較小心眼,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

 

直到有次一個朋友來周轉,維維連電話都不讓佐海接,兩個人激烈爭吵,他抱怨她管得實在太多,她認為他根本沒為兩個人的以後打算。

 

「我們連現在都過不下去了,還談什麼以後?」佐海丟下這句話,奪門而出,留下維維站在客廳中央痛哭。

 

這次換他轉身離開。

 

我本來是佐海的朋友,雖然後來和維維走得比較近,他們分手後,佐海很大方地和我說,妳們繼續來往沒關係,現在她比我更需要妳。

 

我給他一個白眼:「我又不是普拿疼。」

 

奇怪的是,本來我也以為維維會像以前一樣,三不五時打電話來訴苦,但這次她沒有。不但沒有電話簡訊,連我主動找她,她也不回。

 

一對吵架的情侶,如果總是找同一個朋友訴苦,其實就是希望這個人能擔任和事佬在中間傳話,而現在維維一點音訊也沒有,我想她是真的傷心了。

 

放棄的人,是無話可說的。

 

6.

之後的佐海也交過幾個女朋友,戀情都很短,我也懶得去記那些女孩的名字;感覺她們每個都差不多,一樣漂亮,一樣安靜,一樣不管東管西。不知道是不是看得開,或只是沒那麼喜歡。

 

有次佐海喝多了,沒頭沒腦地問我:「妳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名字,但我知道他指的是誰。

 

「我怎麼知道,你當我諸葛孔明啊!」

 

「我倒是知道。」

 

前幾天,佐海下班回家,那是一個夏末的傍晚,路上的人匆匆忙忙,大概都急著找地方躲避黃昏的寂寞感。他過了街才發現忘了一份文件,帶著點不耐煩又轉回頭去辦公室拿,沒想到一抬頭,就看見維維站在不遠的地方。

 

她瘦了些,本來及胸的長髮剪到肩膀上,顯得年紀比記憶裡更小一點。

 

維維看見他相當驚訝,不過很快恢復,對佐海笑了一下:「好巧,剛下班嗎?」

 

「嗯,忘了一個東西,正要回辦公室拿。」他也笑了笑。

 

話題似乎到這裡就結束了,不是因為沒有話講,可能是因為想說得太多,不知道怎麼開口。

 

綠燈變換了好幾次,兩個人都沒有動。

 

終於在漸漸消弭的陽光裡,佐海對維維說:「現在回想,以前妳那些讓人受不了的嘮叨,令我快窒息的計較,不過只是一個看得比較遠的人,早一點計畫未來而已。」

 

維維愣住幾秒,低下頭:「不,是我給你太多壓力,你想走也是情有可原的。」

 

佐海向前走了一步,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停住:「謝謝妳給過我們機會,嘗試一起生活。」

 

她沒有回答,指了指剛變綠的交通號誌:「快回去拿東西吧!再晚就要堵車了。」

 

佐海點點頭,轉身往辦公室的方向走,本來一步一步,漸漸加快了速度。

 

「佐海!」就在他剛剛好跨上對面的人行道,聽見維維在背後叫了一聲。照理說在車水馬龍的下班時間,隔著那麼遠,應該什麼都聽不見,但這兩個字偏偏就比所有喧囂吵鬧都響亮。

 

那是思念的聲音。

 

「你還好嗎?」維維將雙手圈在嘴邊,對著猛然轉身的他大喊。

 

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可佐海告訴我,那一刻維維在他心中,永遠是第一次見面的樣子。長長的直髮垂在胸前,眼睛笑得彎彎地,在盛夏的某天太陽底下,俏皮地揶揄被淋得滿身飲料的他,故意賣一包超貴的衛生紙,只為了在他心裡留一個深刻的印象。

 

佐海的眼角有點濕,但他想,好在天色已暗,維維看不見。

 

他點點頭,一邊拿著公事包,一邊用力向舊愛揮舞,好像手臂擺得越用力,就越不辜負曾經相愛的日子。

 

你也有深愛過的人吧!說不定還曾約定有天要一起去遠方,後來發現手牽手在客廳轉一圈就很好。那個讓你放下雄心壯志,甘於平凡的他,後來卻使你明白,喜歡和適合原來沒那麼簡單。

 

你會不會也在天暗未暗的時刻想起一個名字,不知道他現在身邊是誰,過得怎麼樣。

 

而你,你還好嗎?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