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真的不是狼人!

有一個桌遊叫做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你就是先抽牌,由命運決定你的身份是狼人還是村民,接著,就要開始展開大戰,最後到底是村民保衛家園獲勝,還是狼人搶村成功,就看每一個人如何靠著細微的線索,去找到你的同伴,然後再合力把對方幹掉。

 

所謂細微的線索就是,你要猜出玩遊戲的大家,到底誰是狼人,誰是村民。

 

這遊戲有很多不同的玩法,其中一種是,在抽完身份牌後,所有人得先閉上眼睛,只有抽到狼人的可以張開眼睛看清楚誰也是狼人,但卻不能公開表態,於是,一場心理大戰就要開始。

 

其他人只能憑著每關發出的攻擊牌,來猜測到底誰是狼人,誰是村民,每個人輪流當村長(關主的概念)選下一關的攻擊團隊,這時,就是最刺激的時刻,因為大家會瘋狂的用最無辜的模樣,告訴所有人:「我真的是村民!」,當然,也包括狼人。

 

我喜歡和很熟的朋友玩這個,因為這樣才觀察得出誰的言行舉止和平常不同,抓出誰在說謊的瞬間真的超過癮的。

 

幾天前,我們這群好朋友玩了一整個晚上的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整晚我狂抽到狼人牌,而且狼人組還狂獲勝,每次在最後亮出身份牌的時候,聽見大家的慘叫和不可置信的哀嚎,我都笑到趴地。

 

「這遊戲真的不能和演員玩,太可怕了!」朋友們恨恨地說。

 

「ㄟ,我根本什麼都沒做,是你們自己想太多好不好!」我大聲抗議。

 

我真的沒有刻意假裝什麼,但他們以為我「演」得很好。還有人挑出我在何時做了什麼事,認為那些都是我在欺敵的手段,對此我真的笑到肚子痛,因為我根本沒有安排任何手段。

 

這是個值得玩味的題目,你曾這樣嗎?根本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想,卻在江湖傳說中,成了個心機處處,計畫縝密的聰明人?

 

 

 

 

由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演出的電影《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就是藉由這位神秘的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Jackie,來思考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電影由她和一個記者所做的約訪做貫穿,當時她的先生已經遇刺,她也搬離了白宮,整部片都是由賈姬第一人稱的敘述,等於是她想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實在是個很巧妙的安排,因為我們誰也不知道到底傳說中,謎樣的第一夫人,真正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在白宮的時期太短暫,在大家都還來不及更了解她的時候,她就被迫匆匆忙忙的遠離,就此走入傳說。

 

有人說她只是個小女人,凡事都是聽先生的指示、有人認為她掌控慾強,很多事都是她在背後操盤,也有人認為,她就只是個愛慕虛榮的大小姐,其他什麼都不在乎…,愈多的傳說,我們就愈覺得關我們的事,於是我們就愈想弄清真假。

 

電影裡的賈姬,面對著那位她自己指定的記者,開始倒敘她與先生在暗殺事件前後的事。邊回憶著,邊對照著媒體對她的報導,她說了些話,有該說的,有想說的,但同樣也有她沒說,卻在回憶裡讓我們看到的,也有說了之後,不讓記者寫下來的。

 

在真假交織的過程裡,她突然愣愣的看著前方冷冽的空白,說:「其實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已經分不清了。」。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們當然永遠分不清別人的,但我們應該分得清自己的。當自己也分不清屬於自己的真假時,讓你擁有再多,也不會有任何感覺。因為你,已經不見了。

 

玩那個桌遊,抽到狼人是不能公開說「我是狼人」的,這是遊戲規則,於是當我在當狼人的時候,也只能催眠自己:「我真的是村民,請相信我!」。可是當我看著那個即將要相信我的朋友時,我又會好希望他揭穿我的謊言,趕緊把我抓出來。

 

當走進生存遊戲,就是這樣,不是你走,就是我亡,在遊戲裡我們試著感受易地而處的為難,也想想,當在我們一直以為自己是受害者的現實社會裡,我們真的都一直是受害者嗎?

 

*延伸閱讀:

《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上映:2017/02/24

幾乎每兩個鏡頭就會出現一次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她簡直表演了一個人所能展現的所有情緒。由她前後交錯不定的時序來回答記者問題的回憶中,我們看見了賈姬進白宮後直到先生遇害搬離白宮這兩年多的日子中的改變,最後編導也很巧妙的安排了所謂真與假的選擇,是非常聰明的電影。這絕對不單單是回憶錄式的劇情片,在我看來,簡直是心理驚悚片,過癮。

 

 

 

 

 

 

圖/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