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7 Oscar After Party(上)

奧斯卡頒獎典禮後都會有盛大的派對,許多沒參加典禮的人會去,許多參加典禮的人會換衣服,因為是派對,所以穿著跟奧斯卡的經典和氣勢有點不同的邏輯,看看也很有趣的。

 

 

如果我坐了一晚上,最後終於拿到最佳女主角,我也想換上舒適的衣服然後大跳躍,Emma Stone的西裝外套搭配白色小洋裝就是輕鬆但又自在,跟紅毯的金色禮服風格截然不同,這套衣服說的是「啊啊啊得獎了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明天我要去巴哈馬群島。」(之類)

 

 

Viola Davis換上白色的長褲套裝,這套衣服也是「啊啊啊我得獎了我要穿可以大跳躍的衣服」,連高跟鞋都不穿了,改穿厚底鞋,但白色套裝難駕馭,我覺得到上半身都很好,但褲子我會希望褲腳可以收一點,搭配纖細一點的鞋子會更有時尚感。

 

 

Ruth Negga的派對禮服我個人覺得比紅毯的紅衣服好很多,我喜歡上面出其不意的色彩,也喜歡這個輪廓,加上金屬色的鞋子相得益彰,重點是這套衣服讓她顯得很亮,臉都亮起來了,這套白色讓她顯得光彩照人。

 

 

 

Diane Kruger,對,世上的女明星無不希望自己看起來像是正在排出一塊緞面布料。

 

 

Sarah Paulson的黃黑電擊獸配色禮服十分別緻(對但我無法抗拒電擊受或皮卡丘的比喻),我喜歡大膽的色彩和意想不到的拼接,天鵝絨在這幾季很流行,但不容易駕馭,需要是前衛有趣的剪裁及色彩搭配,才不會顯得老氣。

 

 

Amy Adams這件禮服則是向評審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老娘沒入圍?」,這套衣服無比性感閃耀,質感大器,我喜歡掃一邊的頭髮展現出經典好萊塢風格。

 

 

 

瑪莉亞凱莉露奶不是新聞,但她的禮服壓奶壓得彷彿跟奶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看起來像裝在太小容器裡的碗粿。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