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蔡燦得 / 啊就不是啊

圖、文 / 蔡燦得


我的頭髮一直留不長,似乎連在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都沒有像其他小女孩那樣,留個一頭及腰長髮。我想,可能我媽跟我對頭髮這回事,都顯得沒什麼耐性,所以不太會為了「身為女生就要有長長秀髮」之類的意識形態,而硬要忍受洗頭的困難,以及整理的麻煩。

 

我又是個在視覺上很容易膩的人,要我天天看著這頭長得一模一樣的髮,就為了等著被留長,我是真的受不了。此生試過一次,當時支撐著的信念就是:「我這輩子一定要把頭髮留長過腰一次,然後立刻燙成爆炸捲!」,我想著長長的爆炸捲髮,覺得自己應該會變得很酷。

 

正巧那時在拍的電視劇《危險心靈》拍了很久很久,又幾乎是順著劇本時間順序在拍,所以演員頭髮如果一開始就沒想到要持續修剪,好維持個固定長度的話,也就只能繼續留下去,不能再剪,否則就不連戲了。

 

於是我就這樣真的把髮留長過了腰,結果殺青的第二天,我立刻跑去剪到肩膀,什麼很酷的爆炸捲,下輩子再說吧。

 

除了這次的大幅度改變,還有一次是為了拍《布袋和尚》,必須剃光頭演小和尚。其他時候的我,在髮型上,差不多的輪迴就是:先整頭留齊長到肩或過肩,覺得無聊了就剪瀏海,看膩了瀏海頭,就再把瀏海留齊長,然後最後再全部一次減短到耳下。

 

但每次只要一變髮,就會引來一些問候:「你怎麼了?」

 

「女生突然改變髮型不都是有原因的嗎?」有人這麼說。

 

我節目的固定來賓之一是星星王子,他就是個很會在每兩個禮拜來節目錄音的時候,指出我做了哪些改變的男人。

 

「你今天幹嘛化妝?」「你竟然會開始跑步?」「你皮膚最近很不錯喔。」之類的。

 

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每次我都會很直接地用翻白眼回報他對我的關心。

 

請問,女生有做了什麼,會是你們覺得沒事的嗎?突然開始運動、突然常常化妝、突然使用香水、突然穿上高跟鞋、突然喜歡開車、突然養了一隻狗……

 

女生不管突然做了什麼你們都嘛覺得很有事,那個「很有事」還一定都會被認為跟愛情有關。重點根本不是這女生突然做了什麼事,而是大家都認定女生不管突然做什麼事,都不可能單純只因為自己高興。

 

前不久,我的節目訪問了一個從出道以來我就每張專輯都好愛的女歌手,由於我擔心以下的故事,她會被我拖下水,所以我決定不要說她是誰。

 

 

 


她出了張新專輯,準備要開大型演唱會,剪短了頭髮。這三件事情被拿來討論最多的,不出所料,是剪短了頭髮。對於髮型的話題,她應該也早就習慣會被問東問西的了,就像每個常常變髮的女生一樣,已經可以眉頭都不皺一下的用「啊就不是啊」這樣的回答,來回應「真的不是什麼特別的原因剪頭髮的?」這樣的好奇。

 

我的主持搭擋是幽默的劉軒,心理學的背景常常讓我覺得他好會看人,但連他都在廣告的空擋,私底下開玩笑地問她:「突然剪了短髮,真的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嗎?」這話惹得我與來賓瞬間大叫:「啊就不是啊!」

 

男生真的很奇怪耶,女生只要剪頭髮就會以為我們怎麼了。對啊對啊,為什麼我們剪頭髮一定是要怎麼了才剪啊?拜託,我連把齊長的頭髮剪了齊眉的短瀏海,都要被質疑很久耶。你們男生真的很奇怪耶!

 

兩個女生用連發的嘰哩呱啦攻擊現場唯一的男生,劉軒笑到最後只好求饒:「Ok,好,不是就算了嘛。」

 

真的沒有因為什麼好嗎?

 

在我和她齊聲大吼:「啊就不是啊!」的同時,在那一個瞬間,我的腦袋快轉播放著有關我大幅改變髮型的種種事件。那感覺就像電影裡演到人快要死掉了的時候,腦袋會自動播放一生中重要事件的那樣。

 

留長、剪瀏海、再留齊、又再剪,輪迴著,就像發生在我身邊的那些事、遇到的某些人一樣。

 

關於我的突然改變,有的時候真的不是為了什麼,但有的時候好像真的是為了什麼。就像很多事情,我們不在乎全世界明不明白,只要「那個人」明白就好,但有些事情,我們卻又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但就是不要讓「那個人」知道。

 

所以結論就是,女生說沒有就是沒有。

 

女生說沒為什麼,那就是沒有為什麼。

 

然後,可以不要再等我們突然做了什麼的時候再來關心嗎?當我們突然做了什麼的時候,就已經是什麼都不可逆了的時候啊。

 

 

 

本文出自《殺死小甜甜》啓動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