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7 Oscar After Party (下)

After Party還有下集,很多沒參加典禮的人也去了,但大家到底都在這種場合做什麼呢?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說有人想知道嗎)。所謂社交也不過就是,像張愛玲說的,打扮得很像樣的人,在很像樣的地方被看見。

 

 

Jennifer Aniston跟顏色有不共戴天之仇,十次有九次她都穿黑色,當然黑色安全不出錯,這件禮服也非常性感,除了剪裁以外,下半部還是透明質料,我覺得好像這種剪裁加上透明質料有點太多,值得注意的是他不是穿兩條鞋了,而是一條。

 

 

Halle Berry的派對服,金光閃閃,他只差把刀或長矛就是非洲裔的神鬼戰士。

 

 

Kate Hudson在這裡成功的做到了一件很難做到的事情,那就是同時穿得很露但又無聊的令人沮喪,大深V加上腿部的透明質料,既不高雅又沒有衝擊力,這需要一定的功力才能達成,往好處想,他看上去很美,只跟這衣服沒有關係。

 

 

 

我以前有一度很迷Jessica Alba,因為她真的很美,可是這個高馬尾實在很難駕馭,淺藍色的禮服也不算有力量,比較接近睡袍,試想用素還真的聲音說「挖來嘎哩棒修最~最最最最最~。」就是這套衣服。

 

 

Lily Collins,隨便啦,真的。

 

 

Kate Bekinsale,即使肩膀上有海膽,也還是隨便啦,whatever。

 

 

Dakota Johnson的禮服比奧斯卡的好多了,或只是說奧斯卡的白色緞面禮服太恐怖,所以任何東西相比之下都好多了,有時候我們人生要認清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對她來說她人生需要的就是瀏海。

 

 

最後我們以Jessica Biel的金色披風結束今年的歐美電影頒獎季!剪裁是很有氣勢,可是單看布料有種不是很高級的感覺,遺憾。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