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白冰冰 / 女兒走了,爸爸因傷心過度辭世 19年了,我沒有一天不傷心…

文、圖 / 白冰冰

 

雖然從小媽媽就對我不好,但是現在看到眼前的老母親凡事不能自理,行動變得緩慢,理解能力也退化很多,我的惻隱之心油然而生,覺得人老了真的很無奈,就只能倚靠別人。我心裡想著現在媽媽還健在,兄弟姊妹們有空都會回來看看媽媽、陪她吃飯、聊天,倘若有一天媽媽不在了,大家各自都有家庭、事業要照顧,我無法想像未來只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要怎麼過日子?惆悵的我信步走向庭院,看到小乖正在庭院裡啃著牠的腳趾頭,我叫著牠:「小乖!」以前的牠會很興奮活潑的跑過來,但這次卻看到牠步履蹣跚、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我才驚覺到,原來小乖也那麼老了,一家都是老人。

 

曉燕走了之後沒多久,爸爸因傷心過度於八十六歲辭世,狗狗雖因病離世但也活到了十七歲。唉!往好處想,我家其實也算是長壽家庭,媽媽現在九十二歲高齡,而我自己也都一甲子了,還能繼續活躍在演藝圈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想想也是好福氣啊!

 

曉燕及爸爸去世後,我常待在佛堂裡,默默地為他們念經、回向。

 

十九年了,我沒有一天不傷心、難過。只要夜幕低垂我就崩潰,心中好不容易痊癒的瘡疤,深怕被觸碰到,雖說時間久了,記憶也就跟著淡薄,可是不論我做什麼,在我周遭的一切,總是不經意地與往日的曉燕連在一起,我的記憶也就不斷地被喚醒。

 

啊!這是曉燕喜歡吃的菜,那是她不喜歡的。

 

洗澡的時候我對曉燕說:「曉燕啊!媽媽心臟不怎麼好,泡澡的時間若是太長,妳每隔十分鐘來看媽媽一次啊!」「我才不要呢!妳的身材又不好!」她會故意如此與我鬥嘴,然後開懷大笑!

 

曉燕是阿公帶大的,他們兩人感情最好,在每一個我缺席的時光,他們爺倆會偷偷的去做平常我不允許的事。諸如到廟會看豔舞或喝過多的可樂,被我發現之後,兩人互相指責。

 

這些往事如今都變成令人懷念的美麗記憶,我每天都沉浸在這些回憶中,那些當年的不可以,到如今每當要追悼他們的時候,我反而會買一大堆的可樂來祭拜。

 

回顧曾經窮苦、困頓,曾經有夢,有好大志向的人生,有過不美滿的婚姻,帶著即將出世的孩子回到國內,從零開始。當時的民情與現在大不相同,現在的演藝圈越八卦越有人氣,而當時的自己沒有絕佳的外型與上好的條件,與我相同際遇的女藝人總是瞞著大眾,過著「媽媽是歌星」的日子,而我為了讓孩子能夠正常成長,冒著也許永遠紅不了的危機,選擇向所有觀眾介紹了白曉燕。

 

從曉燕呱呱落地到她無辜委屈離開人世,至今十九年了,我夢到她的情境少之又少,曾經為此花了很多冤枉錢,被帶到各宮廟,做了各種法事,結果完全徒勞無功。還親眼目睹所謂的觀落陰、牽亡魂,看到乩童努力的演出白曉燕,我心裡在淌血,我知道那根本不是她,但厚道的我不戳破把戲,把錢付了,轉頭流著眼淚,嘲笑自己怎麼會那麼傻,然後慢慢徒步走回家。

 

 

 

 

爾後我就再也不聽信任何有關如何為白曉燕超渡的建言了,因為三天兩頭就會有好心人來告訴我夢到白曉燕,而且衣不蔽體,很寒冷的站在我家門口進不去……諸如此類的訊息,讓身為母親的我心痛的不得了,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只要一聽到有人這樣告訴我,我就把曉燕的衣服拿到宮廟去作法燒給她,以為這樣她就能收到衣服,就不會冷了……

 

結果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燒衣服,後來我發現曉燕的衣服已經被我燒到剩兩件,我才如夢初醒,覺得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所以我透過媒體告知大家,謝謝大家對我及曉燕的愛護,請大家不要再來告訴我有關曉燕的任何狀況,因為每聽到一次,我的心就糾結難過很久,我怕過不了自己這一關,心中好不容易撫平的漣漪,讓我平靜的活下去吧!而且我真的不會再為任何夢境去做任何傻事了。曉燕僅剩下的兩件衣服,我留著自己穿,所以偶爾會看到我穿著較為年輕樣式的衣服,那就是曉燕的。

 

有人告訴我,我沒有夢到曉燕,是因為曉燕孝順,捨不得我再為她難過,但對我來說,能在夢中與曉燕再次相聚,能再抱抱她、跟她說說話,讓她知道我有多愛她,這對一個失去女兒的母親來說,只能盼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得到安慰,雖然結果並未如願,但慶幸我終於慢慢的懂得要活出自己,不能被綁在這種悲傷情緒中,我深深悟出了「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道理,這已經是我人生最難過的關卡,我要努力過這一關。

 

有部知名的歌仔戲曲,叫《薛平貴與王寶釧》,裡面最耳熟能詳的歌詞是「身騎白馬過三關」,而我的人生,大關小關都經歷過了,未來尚不知還有多少關卡,走過坎坷荊棘道路、歷盡波濤洶湧的我,相信會有勇氣去面對的!

 

驀然回首,我才驚覺,我這一輩子未曾享受過荳蔻年華的美好青春。因為生活壓力,也不知何謂年少輕狂,曉燕在世時,為了珍惜與她相處的每一刻,時常婉拒同事間的邀約,回到家中,卻只能見到已熟睡的她。其實在演藝圈,尤其像我們這種忙碌的人,根本沒有機會與外界的人相識,看的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圈內人,就這樣日復一日,看著孩子漸漸長大,自己年華漸漸老去。

 

如今我成了真正的「單身女子」,偌大的房子裡,我使用的地方就是那固定的臥床與沙發。我想,在必將來臨的孤獨裡,朋友將在我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今夜又是一個孤單寂寞的夜晚,朋友給我太多的建議,有人要我談戀愛、有人要我從事公益、有人要我好好照顧自己,所有的建議我既感恩也都努力實踐。但有時候這個大家眼中的堅強女子也難免懦弱,今夜我就是這樣過的,坐在地板上,背靠著沙發,寫下了這首詩:

 

獨坐空樓裡遠思在深心

愁緒當告誰天知我心淒

別離隨處有來去何所依

憶往日情懷行行雙垂淚

問情是何物力盡推不去

半生多少事歷歷在眼前

自問又何苦情多夜不眠

浮雲鳥飛遠落日照松影

明日沉碧海惆悵滿心懷

寫到這裡,天又快亮了!

 

 

 

 

《可以哭,別認輸:白冰冰逆流而上的頑張哲學》野人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