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雙棲動物(上)

1.

魏河與陳依瑩是高中同學,她是班上成績的前三,每節課都坐在第一排,他總是坐在最後一排,成績最多倒數第三。

 

那還是他沒遲到,出席率過半的時候。

 

陳依瑩本來與魏河沒什麼交集,他家裡有點錢,可這和她無關,她不討厭他,或是,根本沒有不喜歡他的機會。

 

魏河大部分的白天,都在學校附近的網咖廝殺,出現在教室的時間還真不多。

 

他們首次互動,是一個早上,說早其實也不早了,再上一節課就是午餐時間,魏河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排潛到前面,拍了拍正在埋頭苦讀的陳依瑩後背。

 

「欸,」他小聲喊她:「陳依瑩,妳是陳依瑩吧?」

 

她回過頭撇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上次微積分期中考,妳是第一名?」魏河的臉在棒球帽底下對她笑,陳依瑩再疑惑地點點頭,不知道平常這位根本不會在這種時間現身的仁兄,葫蘆裡賣什麼藥。

 

「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能不能中午請妳吃頓飯?」

 

她還沒來得及回答,上課鈴就響了,老師準時走進來,一見到魏河,立刻故作驚訝走到窗口張望:「今天吹的是什麼風,魏少爺居然在中午前大駕光臨,鄙班不甚惶恐。」

 

尷尬的魏河縮在位子上,把已經很低的帽沿,再往下拉一拉。

 

老師翻著點名簿:「不過大家也不能苛責他,畢竟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個學期魏少爺的大舅舅食物中毒住院,二姨爹斷了三次腿,八姑媽胃潰瘍四次。」

 

陳依瑩沒回頭,可聽見坐在後面的人,輕輕說了一句:「shit.」

 

「要不魏少爺您看這樣,」老師幽默地闔上簿子:「以後學期開始前,您整理下族譜,把會發生的意外列張時間表出來,這樣大家都有個心理準備。」

 

魏河唯唯諾諾:「老師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今天回去就和長輩們商量,看大家受傷的時間能不能統一一點。」

 

「能這樣最好,」老師晗首,尚能維持風度:「高中是義務教育,我真的很不想當掉你。」

 

「只…只除了下週五,」魏河突然想起什麼,怯生生舉起手:「我三伯父早上會被蜜蜂螫,我得去看他有沒有過敏。」

 

同學哄堂大笑,魏河一臉無辜,老師咬牙切齒,終於忍不住指著門口:「出去。」

 

魏河自知理虧,摸摸鼻子站起來,鞠了一個躬,走出教室。

 

坐在依瑩旁邊的邵琪也是讀書幫的,兩個人常在圖書館一起溫習,低聲批評了一句:「無聊。」

 

 

 

2.

陳依瑩當時看著魏河走出教室的背影,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覺,甚至可以說是無動於衷;這種學生她見多了,總是在不對的時間出現在不對的地方,該上課的時候玩,該睡覺的時候醒,率性大膽,肆意妄為。她並不討厭魏河那類人,也不羨慕,可在心裡清楚畫下一條界線,認為彼此是兩個世界的物種。

 

她從來沒有慾望過那種生活,也沒有資本;陳家環境很普通,她得靠獎學金讀書,平常還要打工。依瑩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也總是班上的狀元,單親的媽媽平日為生活所苦,只有看到兄妹三人的成績單時,才會露出笑容。依瑩與哥哥妹妹無法提供辛勞的母親太多實質幫助,唯有拼命在學校努力,以報親恩。她常常自嘲陳家孩子最擅長的就是考試,除了拿第一名什麼也不會。

 

不過這話並不準確,除了成績好,陳依瑩還長得美,只是她尚未發現外表對自己有什麼幫助,考試也不能多加兩分。

 

對她來說,人生沒有什麼是天賜的,都要靠自己賺取,分數如此,生活亦是,母親的肯定自然不必提,連帶她整個人的價值,也是從小厚厚一疊獎狀的累積。

 

像她這種人固然生活呆版,可跟魏河這樣的人,不是一個無聊法。

 

她看過他在籃球場上馳騁的樣子,整個人都浸在髒兮兮的汗裡卻樂不思蜀,也見過他與隊友在上課時間成群結隊走去網咖,興高采烈地討論戰況。大考前的幾週,來學校的人都在溫習,他和幾個朋友堆起書本和垃圾桶,在教室走廊練起跨欄。

 

這些時刻,陳依瑩不是抱著書在讀,就是在抱著書去讀的路上。她有時候唸得煩了,在窗邊抱著手臂看遠方,忍不住也會納悶,別人眼中只會浪費時間的魏河,是不是也這樣看她這種人。

 

然後她又揶揄自己沒時間多想,答案是什麼也不重要,總而言之兩個人來自不同的世界,沒有任何交集點與相似之處。

 

那天她以為魏河走出去後,又會和隊友到網咖駐紮,所以當魏河中午在教室出現,她還是蠻驚訝的。

 

「妳都不用吃飯的啊?」他抓抓頭:「我在學校餐廳找了半天,原來妳在這裡。」

 

依瑩睜大眼睛,揚起手裡的自製三明治,樣子有點呆。

 

「原來是要養生,明白明白,」魏河語氣討好,拉了把椅子在她身邊坐下:「我有話想和妳說,能不能請妳今天破例,去餐廳不健康一次?」

 

她不說話,瞄向咬了一口的午餐,不想解釋其實這樣是因為比較省錢,也省時間。

 

「原來是怕浪費,很好很好,」魏河拿走她手裡的三明治,「沒關係,我們交換,我請妳吃,妳請我吃。」說完也不等依瑩回答,一把拉起她就往餐廳方向走。

 

學校餐廳選擇並不多,兩個人站在牆上的菜單前一起皺眉,陳依瑩想不透魏河有什麼話不能在教室裡兩三句說完,忍不住打量起他來。她看著他線條俊朗的側面,表情和自己一樣糾結,霎那間明白他尷尬的原因,他平常非過午不起,根本沒機會在學校吃飯。

 

不管為了什麼,這少爺今天可真是大陣仗,她想,忍不住笑了,被魏河看見,氣氛頓時輕鬆了一點。

 

「想吃什麼我買單,說好要請妳吃飯。」

 

「只吃飯嗎?」依瑩故作沉思狀:「能不能加兩個菜來配?」

 

魏河愣了幾秒,接著笑開。他擦擦鼻子,拍拍依瑩的肩:「妳這個人,蠻有趣的嘛!」

 

這是第一次有人誇她有趣,居然感覺還不錯。

 

 

隨便點了幾樣,魏河端著餐盤領著她坐下,他自己倒是只點了一杯飲料,堅持要吃依瑩做的那份三明治。

 

他看著她慢條斯理地挾菜,終於開口說明來意,上學期微積分她成績驚人,他想請她做補習老師。

 

「補習的對象是…你?」陳依瑩疑惑,他不像是這麼看重成績的人。

 

魏河有點不好意思:「是我女朋友,小我們一屆。」

 

依瑩沒有訝異,像他這樣的人,沒有女朋友才奇怪,不過她還是有點意外,看來不羈的這個人,原來對女朋友的事如此上心。

 

「她是數學白癡,」魏河強調,雖然嘴上損,語氣卻充滿笑意:「大家說妳每科最少前三名,如果這世上有人能起死回生,非妳莫屬。」

 

「我是學生,不是醫生,」她不為恭維所動,自顧自喝湯:「而且我平常下課要打工,應該沒時間替人補習。」

 

「我會付錢給妳!」他急忙接口:「妳在書店打工吧?無論老闆付多少,我出雙倍。」

 

陳依瑩看著他,心想這少爺的錢,終於還是和自己扯上關係。

 

「一週就上兩次課,好不好?」他帶著試探的口吻:「她能吸收多少不管,考試成績妳也不用負責。」

 

真是死馬當活馬醫了,她想,看不出來這麼吊兒啷噹的人會這麼低聲下氣,突然腦海閃過魏河早上掙扎起床的畫面,忍不住覺得有點好笑。

 

「今天你幾點起來的?」她問得突兀,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魏河卻絲毫不以為忤,打了一個呵欠,可憐巴巴地回答:「早上八點,用了三個鬧鐘。」

 

「…然後十一點多才到學校?真不容易啊!感動天地。」她揶揄他。

 

「可不是嗎?」他雙手合十,做祈求狀:「陳依瑩,妳就當可憐可憐我吧!」

 

那模樣既誇張又可愛,著實讓陳依瑩心軟,主要的是她真有點感動,畢竟她從來都沒走過捷徑,也沒人替她拜託過誰。

 

「下週開始可以嗎?」她拿起紙巾擦嘴,掩住唇角的笑意:「我知道,避開下週五,令伯父會被蜜蜂螫對吧!」

 

「YES!!!」魏河高舉雙手歡呼,引起四周同學的側目,陳依瑩連忙扯他的衣角讓他小聲點。他如釋重負地靠著椅背,這才有心思打開她那份三明治,就著她咬過的地方吃了一口。

 

「我的媽啊!這妳做的?」

 

陳依瑩不知他什麼意思,只能紅著臉點頭。

 

魏河瞪大眼睛:「原來妳也有不會的事啊!」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