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雙棲動物(中)

雙棲動物(上)

 

3.

就這樣,她開始替魏河的女朋友小淇補習,每次上課兩小時,中間休息十五分鐘。依瑩平常能打工的時間其實不多,魏河出雙倍的錢,教的內容她得心應手,又不用跑上跑下搬書,這筆交易怎麼看都是個大便宜。

 

第一次上課之後,她才發現自己吃虧不只一點點。

 

首先,魏河太客氣了,小淇何止是數學白癡,數學這兩個字簡直不存在於她的腦子裡。

 

很簡單的一道題,依瑩都得講半天,好不容易解釋到她堅定點頭,表示聽懂,做題目的時候卻又不會了。她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掙扎,手把手解題,等到答案終於做出來,小淇之前學的又忘得一乾二淨。

 

這不是起死回生,這是指望她無中生有啊!

 

彷彿這一點還不夠讓依瑩頭痛,小淇雖然小他們一歲,心智卻像個五歲孩子,補習得靠哄拐騙,動不動就趴著撒嬌。第一次上課,魏河在旁邊耐心陪讀,她一被依瑩糾正就苦著臉,想不出公式就向男朋友求助,非得他摸頭捏臉鼓勵再三才肯繼續坐好,活像個人型版的小寵物。

 

陳依瑩目瞪口呆,把書讀好對她來說是最基本的事,像吃飯睡覺一樣應該,她從來不知道上課還能像嬰兒學走,每跨出一步都值得拍手。

 

後來她才知道,倍受寵愛的人都是這樣的。

 

這短短兩小時的補習,魏河與依瑩出盡渾身解數,好不容易才讓小淇挨到下課。結束的時候學生固然苦著臉,可老師與書僮更想掩面痛哭。

 

離開前,小淇去洗手間,依瑩筋疲力竭,殘酷地體悟到這世上的確有賺不了的錢,她像剛下刀的外科醫師,沉重準備開口和家屬宣布病人失救。

 

在她說話之前,一臉疲憊的魏河豎起三隻手指:「三倍。」

 

她又明白了一件事,書中自有黃金屋,有錢能使鬼推磨。她考慮了幾秒,終於點點頭。

 

她收拾書本準備回家,這時小淇才回來,全身香噴噴地,看得出來補了口紅和睫毛膏。她一臉愛嬌對著魏河就問,等等去哪裡。

 

魏河又好氣又好笑:「妳不是剛剛才哭天喊地,說腦細胞都死光了嗎?」

 

小淇滿臉理直氣壯:「你沒聽過一句成語叫做行屍走肉?我現在就是個腦袋空空四肢發達的殭屍,不信你請我吃鬆餅,我一次能幹掉三份不帶喘氣的。」

 

魏河說不過她,一邊搖頭一邊笑,站起來準備出發。

 

「老師一起去嗎?」小淇天真地問她:「我知道有家鬆餅超好吃的!」

 

依瑩搖搖頭,時間不晚了,自己還得回去幫著做家事。

 

「這樣啊,」小淇有點失望:「還是我們吃完,繞去你家給你帶一份?」

 

依瑩連忙擺手說不用了,魏河看在眼裡,回她一個不好意思的眼神,拉了拉小淇的馬尾巴:「妳饒了人家吧!被一個笨學生整得身心俱疲,陳老師根本不想再看到妳的臉。」

 

「討厭啦!」小淇打開男友的手,可憐兮兮地看著依瑩,那人畜無害的模樣,連依瑩都忍不住摸摸她的頭。

 

「下次吧!」她笑著回答。

 

「嗯!」小淇開心地點頭,眼睛笑得彎彎的,回頭對魏河揚起下巴,一副你看老師才沒有討厭我的得意之色。

 

依瑩回家的方向剛好相反,於是與他們在門口分別,小淇勾著魏河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走,她沒轉過頭,都能聽見魏河連聲說喂喂喂,妳能不能消停一會,我的手要被妳拽斷了。

 

她正準備公車站牌前進,突然肩上被人拍了一下。

 

回頭一看,居然是氣喘吁吁的小淇,她還沒來得及問什麼事,小淇就把一張紙條往她手裡塞。

 

「這是那家鬆餅店的地址,老師妳這幾天要是想吃可以去,報我名字可以打折!」

 

依瑩愣了幾秒,才想到要說謝謝。

 

「那,拜拜!」小淇邊跑邊轉身,用力向她揮手:「下次一起去哦!」

 

她點點頭,看見在幾十公尺外等待的魏河,背後是整個城市的霓虹燈。

 

那天晚上依瑩忙完之後,在自己的床上看小說,大半個小時過去了,她才發現自己一頁也沒讀進去。她想起小淇彎彎的眼睛,還有魏河那個近乎家長式,充滿歉意的笑容,嘴上說不好意思啊我家的孩子太調皮了請您多包涵,實際上自己比誰都寵都疼。

 

她對著房間裡唯一的陳舊穿衣鏡照了照,忍不住學著小淇的樣子,得意地抬起下巴,可怎麼看都覺得生硬做作,頹然放棄。

 

依瑩想起魏河曾大驚失色說:「原來妳也有不會的事啊!」

 

她低下頭,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比誰都寂寞。

 

 

 

4.

陳依瑩是一個盡責的老師,上了幾次課之後,那次段考小淇數學進步了二十分。雖然勉強及格,魏河卻已經相當滿意,他提出幾次說要請她吃飯,當然是去學校外面,但依瑩總說不用。

 

有天下課,她正低頭忙著預習下節歷史的重點,眼前的桌上突然出現一個裹著牛皮紙的大包裹。

 

她抬起頭,看見笑嘻嘻的魏河。

 

「這什麼?」

 

「謝師宴,」他在依瑩後面的椅子一把坐下,示意她拆:「看看喜不喜歡?」

 

她將扁平的包裹撕開,裡面是一張畫,一頭鹿站在鬱鬱森林裡的小徑上,回過頭,好奇地看著她與魏河。

 

「像不像妳?」他非常興奮:「尤其是眼睛的地方,我第一次和妳說話,妳從位子上轉過來,就是這個眼神。」

 

依瑩看著那張精緻美麗的畫,詫異地問:「這是…你畫的?」

 

魏河不好意思,低著頭笑笑。

 

她伸出手摸了摸那隻鹿大而圓的眼睛,牠的神情帶著天真與無辜,疑惑又怯生生。

 

「妳知道我為什麼畫這幅畫嗎?」他問她,依瑩傻呼呼地看著他搖頭。

 

「妳喜歡紅樓夢吧!」他眼神掃過她的抽屜:「我有次下課看妳在翻。」

 

依瑩的臉脹紅。

 

「那本書我去店裡翻過,很多地方都看不懂,不過有一句話覺得挺有趣的,」他得意地背出來:「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我想這不就是後悔的意思嗎?」他把頭放在疊在桌子的手臂上,比什麼時候都認真:「那,願妳不為自己的決定遺憾,就算會,也永遠有回頭路可以走。」

 

陳依瑩望著魏河的笑臉,找不到話回答,只能緊緊地把畫擁在胸口。

 

魏河站起來,瀟灑地對她揚揚手:「謝啦!陳老師。」

 

5.

期中考之後就是校慶,伴隨著勞師動眾的運動會,身材修長的依瑩擅長跳高,賽程在早上。魏河的強項是賽跑,除了百米衝刺,還被選為大隊接力的最後一棒,身負重任。比賽完的依瑩沒事,和同學們聚在跑道旁邊看熱鬧。

 

他們班一開始就落後,大家沿著賽道加油嘶吼,到最後一棒的時候,前面幾班的選手已經早就開跑,把魏河孤零零地地扔在起跑點。他擺好預備姿勢,臉上毫無表情,轉頭盯著氣喘吁吁,明顯扭到腳的上一棒。

 

從掙扎的同學手中接過棒子,魏河立刻像一支箭一樣往前飛奔。他大步跨在橡膠跑道上,追過第一個選手的時候,觀眾爆出熱烈的歡呼聲。他越跑越快,轉眼又超過兩個人,本來同學們以為這次要墊底了,沒想到魏河超常發揮,各各都激動地跳上跳下。連一向冷靜的依瑩都發現自己握著拳頭,緊張得手心都是汗。

 

最後十米,魏河已與原本第一名的選手並肩,最後在大家不可置信的眼光下,以些許之差反敗為勝。全班都瘋了,轟然而上又叫又跳,依瑩隔著一段距離觀望著狂喜的同學們,沒上前湊熱鬧。等人群散去,她看見筋疲力竭的魏河還躺在跑道上。

 

「你沒事吧?」她有點擔心。

 

「沒事,喘口氣就行,」他睜開眼睛對她笑了笑,兩個人沉默了幾秒,正當依瑩轉身想走的時候,魏河對她伸出手。

 

「拉我。」

 

依瑩有點猶豫,終於還是握住魏河的手,將他一把拉起,見他站穩之後,立刻將手鬆開。

 

魏河的手指很修長,掌心有點熱。

 

那天太陽很大,曬得人一身是汗,可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走的意思,依瑩也低著頭,沒有移動。

 

「魏河!」背後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喊,依瑩轉身一看,是匆匆跑過來的小淇。

 

「你沒事吧?」她緊張地往他身邊衝,上下打量魏河:「我聽他們說,剛剛你跑步扭到腳了?」

 

他還沒來得及回答,小淇慌忙問依瑩:「老師,他哪裡受傷?」

 

「妳放心,他沒事,扭傷的是另一個同學,」依瑩安慰她,臉忍不住發紅,連忙轉身要走:「妳好好照顧他吧!我把他交給妳啦!」

 

話一出口,她的臉更紅了,什麼把他交給她啊!他本來就是她的。

 

運動會結束後是頒獎典禮,大家依序排好站在講台下,誰上去領獎,自己的同學理所當然發出最熱烈的掌聲,可魏河上去領金牌的時候,在黑壓壓的人群裡,離他們遙遠的某班,有個女孩子跳起來拍手,身邊的人都為之側目,但她依然奮力歡呼。

 

站在依瑩身邊的邵琪疑惑:「那誰啊?三八。」

 

依瑩沒有回答,可她知道,從此自己不會再當誰的補習老師。

 

 

 

 

 

6.

高三的學業本來就忙,依瑩除了第一志願別無他想。她以這個藉口漂亮婉拒替小淇上課,但時不時還是會看到魏河與小淇同框出現,無論是在教室門口,或是學校走廊,小淇一見依瑩總是熱情地向她揮手,並仍舊稱她為老師。依瑩會對她笑一笑,順帶對旁邊的魏河點點頭。

 

她告訴自己這樣就好,這樣才是對的,現在是非常時期,容不得一點分心。

 

但她無法阻止同學們之間的八卦鑽入耳裡,像是小淇不準備讀大學,她被經紀公司相中,準備出道做歌手。像是魏河的父母反對他考美術系,說畫畫賺不了錢,希望他讀經濟,好接管家裡的公司。

 

像小淇與魏河吵架分手,他大醉三天,錯過大學聯考。

 

考完試之後,依瑩如願上了第一志願,陳媽媽欣喜若狂,查榜的時候哭了,還買了一串超長的鞭炮放。依瑩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考試是她的專長,照自己那樣讀法,考不上才有鬼。

 

但看到平常眉頭緊皺的母親那麼開心,她還是覺得安慰。

 

那個暑假過得非常輕鬆,有天邵琪約依瑩出去喝茶,閒聊間神秘兮兮地問她,知不知道班上的曠課王現在在幹嘛。

 

依瑩搖搖頭,裝出沒興趣的樣子,低頭喝了一口茶,可心裡砰砰直跳;至於為什麼要故做鎮定,她自己也不知道。

 

「他錯過考試,他爸氣得要死,把他罵得狗血淋頭,」邵琪的口吻帶著幸災樂禍:「現在只好去補習班上課,明年重考。」

 

依瑩聳聳肩,表示那又怎麼樣,邵琪見她沒意願聊這個八卦,有點失望。

 

那天回家,依瑩呆呆看著魏河畫的那幅回頭鹿,它被她藏在櫃子後面,用一塊漂亮的布珍惜地蓋著。

 

第二天,在盛夏的太陽終於肯西下的時候,她在補習街的路口等到了他。接近傍晚了,夕陽落得特別快,她全神貫注辨認來往的人群,冷不防看見站在幾十公尺外打量她的魏河。

 

那場景似曾相識,大半年前,她也曾經看過他站在華燈初上的街頭,背後是整個城市的霓虹燈。

 

不同的是,當時兩人中間笑著跳著的女孩,現在已經消失了。

 

 

《下週五待續》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