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7大都會博物館晚宴(下)

大都會博物館晚宴真的是每年時裝界的盛事,這大概是所有人與品牌最卯足勁的時刻,再加上今年的主題,可以清晰的分為「我要照主題走!」跟「老娘才不管!」這兩組,但最終不照主題走是有點可惜,因為在其他場合不能穿的衣服,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晚宴是有機會出場的。

 

 

 

Gisele的銀色禮服合身閃耀,長袖跟腰間鏤空是很好的平衡,但這衣服實在連參加金球獎都有點無聊,身為世上最知名的模特兒之一,她應該可以駕馭很多別人不能駕馭的服裝,這件衣服當然美,可是她有種「啊老娘不想管啦」的氣氛,連髮型都是健身房馬尾。

 

 

相比之下,Cara Delevingne的造型就有許多巧思,這件銀色的Chanel刺繡褲套裝加上大腰帶不容易穿啊,很容易陷入貓王的世界,整個造型最讓人激賞的是她的頭,她為演戲的角色剃了光頭,所以頭上的銀色是塗上去的,我認為頭上的銀色不僅搭配造型,同時也是向之前川久保玲秀上的髮型致敬,我喜歡她用妝髮完成而且提升了整個造型。

 

 

Lily-Rose Depp(就是強尼戴普的女兒啦),這件桃紅色的禮服十分討喜,我喜歡上面的山茶花刺繡延伸到裸露肩膀上的巧思,而且這件真的是夢幻少女的衣服,Chanel在這次的大都會博物館晚宴表現極佳,這件衣服也是人撐起來,因為她的青春跟臉上的厭世表情。

 

 

Kate Hudson這髮型看起來像青城派的道士之類,等一下可能會向大家示範劍法(怎麼可能!)。

 

 

Jennifer Lopez這件衣服真的讓人認不出來,這次的這件禮服布料,可能比她前三次參加這活動的穿著加起來還要多,這個粉嫩的藍色很好看,我也覺得斗篷設計很有戲劇性,但比起她之前超用力的時候,這套就顯得有些不起眼。

 

 

 

 

我不懂Lily Collins身上這套衣服,從髮型化妝,到感覺有點,太緊的上身,到沐浴球裙子,可能有人跟她說前衛就是這樣,她也就信了。但追根究底這是個令人困惑的造型,似乎每個部分都有更,更適當的其他搭配的東西?

 

 

Gwyneth Paltrow的白色單肩禮服十分的,單肩,這是一件令人詞窮的衣服,我是說,就,這件衣服沒有做錯的地方,但也沒有哪裡特別對,彷彿生怕得罪人似的。

 

 

Julianne Moore的羽毛禮服相比之下多麽有趣,她看起來像在放跨年煙火的101大樓(稱讚意味),珠寶搭配恰到好處,而且長度也剛好,這件羽毛禮服如果是全長就顯得太過複雜,開頭開的剛剛好,結束也結束的剛剛好。

 

 

Blake Lively的禮服是閃亮金鏈與金剛鸚鵡的結合,裙擺突然變藍當然很衝突,可是好像就少了點循序漸進的漸層效果,而是衝突對比色接在裙擺上,上半身是奧斯卡金像獎,裙擺是野生動物園,簡直像是金色禮服做到一半,覺得,啊好無聊喔,所以就接上了藍色的羽毛。

 

 

Celine Dion第一次參加的大都會博物館晚宴,我認為她在保有個人風格的同時還兼顧了主題,這件衣服的不對稱解構設計有川久保玲風格,但又同時對她是合適的,頭頂的裝飾非常有趣,我想他掌握了盡情打扮的樂趣。

 

 

 

 

 

Madonna一身迷彩,我想做人做到Madonna這個程度,不管做什麼,都可以「老娘可是瑪丹娜!」來合理化,想想也是一個棒。

 

 

Gigi Hadid示範了如何用蚊帳和一張很大的金紙做成禮服,這造型最美的就是他的腿,不好看的地方則是,就,其他的地方都不好看,我討厭這件衣服的顏色、剪裁、設計,就連她的髮型我都不喜歡,而且在身上包金紙是要幹麻,農曆七月又還沒到。

 

 

原來是要來超渡Katy Perry來著,Katy Perry的衣服其實細看非常有趣,但穿在她身上就顯得用力過猛,好像她的身體無法駕馭那麼多的衣服在身上,最妙的是她頭上還有後照鏡一組。

 

 

最後讓我們一起坐在Pharrell Williams的太太打扮成的按摩椅上面休息一下(對這梗值得用兩次)。

 

 

圖片來自Vogue.uk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