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小馬 / 我不是堅持,我是死撐

Share

文 / 倪子鈞(小馬)  圖 / 小馬 倪子鈞 臉書



我不是堅持,我是死撐

在漫長主持《世界第一等》的生涯中,有許多次的採訪,深深震撼了我的心靈,甚至重重影響了後來我對人生的想法和對未來的規劃。

就拿第一次出外景,去探訪越南畸形村來說吧!

越戰的時候,美軍與越共作戰,越共士兵利用叢林地形神出鬼沒,痛擊美軍。美軍於是將含有大量戴奧辛的落葉劑空投到地面。在落葉劑的作用下,樹葉枯萎掉落,底下隱藏的越共便無所遁形。

後來戰爭結束,美軍離開越南,但落葉劑和戴奧辛卻永遠的留在了當地。戴奧辛的影響,導致廣治省的居民生出了畸形後代,而畸形兒的數量極其驚人!

這不是發生在少數人的意外,而是一整個地區,無數人、無數家庭共同的惡夢。

在越南,看見延續戰爭的傷痕


在探訪越南前,我對畸形的認識很淺薄,但當我和攝影團隊踏入專門照顧畸形兒的醫療照護中心時,眼前所見的景象超乎想像!

滿屋子,甚至整個醫院裡的病患,都是些手腳殘缺、臉上沒長眼睛或五官眼凸嘴裂、四肢脊椎發育不全,只能臥床或在地上爬滾的「人」,大多是孩童,還有許多是生活無法自理的成人……目睹這些超乎想像的畸形人體,我不禁顫抖,下意識低頭看著自己完整的四肢,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孔。

「這太、太可怕了!」我震驚的說。

但更大的衝擊還在後頭。醫護人員帶著我們去了醫院的標本保存室。在那裡,我看見了泡在福馬林中,頭比身體大的孩子、長了八隻腳,彷彿蜘蛛一般的嬰兒,還有臉上只長了一個眼睛的小孩……那變形的模樣,根本不能算是人了,但它確實曾經是一個人,以人的身分被生下來。

「畸形的比率有多高?」我問醫護人員。

「十個孩子之中,大概有半數是重度畸形。」

我很震驚。「有這麼高的比例,那誰還敢生小孩?」

「這裡的生育率反而比其他地方更高。」翻譯詢問醫師後,解釋給我聽,「許多父母雖然生出畸形兒,但始終不放棄。他們抱著希望繼續生,希望下一個孩子會正常……只要生出正常的孩子,生命就能延續下去。」

我和攝影團隊在醫院裡拍了一個孕婦生產的過程。產房中,那位母親聲嘶力竭的叫喊呻吟,在漫長掙扎後終於生下了一個四肢健全的嬰孩。當小嬰兒躺臥在母親胸口啼哭時,母親臉上流下了欣慰喜悅的眼淚—她的孩子是正常的。

那瞬間我感覺到生命的可貴和不易。以前,我總覺得健康理所當然、四肢健全是我與生俱來,好手好腳是應該的。但是在這裡,生下一個手腳俱全,四肢五官長在該長的地方、智商正常,能說會笑的孩子,竟是所有父母的奢望。

誰會期望生來異常? 和那些躺在醫院裡各種畸形的孩子相比,四肢健全、能跑能跳的我是多麼幸運啊! 但這麼多年來,我有好好使用我健康的身體嗎?

《因為軟弱,所以勇敢》新書分享會

本文出自《因為軟弱,所以勇敢》商周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