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如果可以,你會不會重來一次

Share

這兩年,我失去蠻多的。

Advertisement

Toffy和Milky同一天離開,我到現在還沒有一天不想念他們,上個月爸爸走了之後,每當朋友關心我的狀況,我都回答沒事的,他只是去哪裡旅行,有天會心滿意足地回來。我也知道這是種逃避的心態,但唯有這樣想,我才能好過一些。

我明白養寵物和生孩子不能相提並論,但說得嚴重點,我真的能體會喪父喪子的心情。儘管已經盡力不要傳遞負能量,但鑽牛角尖的時候,也忍不住想問老天爺,人生這麼長,您非得要把試煉擠在一塊來嗎?

那天看旅遊頻道,有個探險節目在介紹利用恐龍化石中的基因,重新複製史前巨獸。我對雪男水怪鬼魂大章魚這種獵奇題目很感興趣,但這節目吸引我的地方是,主持人去了韓國一間實驗室,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複製動物,只要有原體足夠的DNA,就能做出一模一樣的克隆生命。最重要的是,他們接受商業訂單。價格當然不菲,或許也有後續的社會問題,但不可否認,能將深愛再擁入懷,對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人生路上,失去往往就是永遠,有多少事能得到第二次機會?

糖糖、Toffy、Milky離開的時候,我剪下他們的毛做紀念,獸醫師看見了,默默拉開抽屜,說我也留著一撮狗毛,誰知道呢,說不定以後能再愛一次。

我無意在道德與法律上爭辯,就以複製寵物來說,姑且不論費用,但世界上已有無數流浪貓狗,因為個人原因而製造更多動物,看起來實在沒有必要。這我也明白,但軟弱的時候忍不住也會想,失去那麼多的人,自私一次應該不是罪吧!

我甚至非常仔細地查過資料,搞清楚所有的程序,然而最後還是放棄了。

讓我打消念頭的不是錢的問題,好吧費用是很貴,可主要的原因是,儘管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換取和他們姊弟再相伴十年,心裡總有一塊地方覺得不對。我的理由其實沒有多高尚,不單是我一直支持的領養代替購買,而是我並不認為,複製出來的動物,會是我的毛孩子。

當然我知道外表是一模一樣的,實驗室保證複製寵物天生的習性也會極度相似,可就像一對同卵雙胞胎,即使在同樣的家庭與環境生長,個性和行為也會相異,何況誰能保證能重現當時完全相同的飼養環境?任何一個微小的改變,都有可能會造成無法預期的影響。我深深覺得,就算我克隆了一隻Toffy,牠也不會是上一個生命的延續,而我對牠先入為主的期待,會讓自己非常失望。

更別提這對複製的生命,一點也不公平。

愛之所以是愛,因為它是不可替代的。正因為沒有重來的機會,所以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對於真心付出過的人事物,最大的尊重就是盡全力去愛,每分每秒都不容忽視;失去後,對一起經歷過的酸與甜,珍而重之。

最後,我細細撫摸他們三姊弟柔軟的毛,將袋子放回床頭櫃的抽屜裡。心當然還是痛的,但我知道再見的時候,彼此都是唯一。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