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你聽過最誇張的分手理由是什麼

Share

有人說,愛上一個人有千百種原因,可能是他身上的味道特別香,笑容傻氣又帶著靦腆,吃飯前幫你擦筷子的小動作,過馬路總是牽著你的手。

可分手的理由卻只有一個,那就是我不愛你了。

這五個字看上去簡單明瞭,但有幾個人親耳聽見過?

大部分都是感覺到的。

不但如此,還是漸進式,從種種蛛絲馬跡開始,一方節節逼近,一方奮力掩飾,最後看誰先累了,舉白旗投降,說出那句,其實我們不適合。

以前我覺得冷暴力分手是最糟糕的,畢竟在一起的時候兩廂情願,最後連個藉口也不給,未免太懦弱了,可是這樣做的人偏偏很多。我認識一個男生,曾自豪說他分手從不出惡言,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因為他都直接失蹤,不回訊息不接電話,讓女生拿他沒辦法,最後自己悻悻走人。

我本來很佩服這個朋友,覺得他的運氣特別好,遇到的對象都很有風度,不和他鬧;跌倒了拍拍身上的灰,高貴地不發一語下台。後來才知道其實這是有原因的;他告訴我,那些一看就很會來事的女孩子,一開始他就不會和他們在一起。他選的都是家教好,懂事成熟,最好環境也不錯的女生,因為她們「要臉」。

「千萬別惹那種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怕的人,」他這樣說。

每個不要臉的人,洋洋得意的資本,不過是別人的不計較。

後來我才知道,還有比冷暴力更慘的。

我有個朋友和一個男生走了兩三年,原本都訂婚了,一開始很積極的男友,後來卻遲遲不肯到她家談婚期。有天她終於忍不住,開門見山問他是不是不想結了。坦白說她也沒有很生氣,覺得推遲幾年無所謂,她想,反正我們都還年輕,結婚本來就該謹慎點。

男友支支吾吾,她又好氣又好笑,說你至於嗎,有什麼想法我們都可以攤開來講。

然後對方終於鼓起勇氣,告訴她,他是gay.

她後來和我說,當下自己腦子一片空白,心裡第一個想法是,這…攤得好像有點太開了,你好不好收回去一點。

還在震央當中的她沉默,對方像是不吐不快,劈哩啪啦地和她吐露自己的困擾與無奈。她不說話,很自然地回憶兩人這幾年來相處的細節,心裡怎麼想都是,不像啊?

最後男友放聲大哭,她回過神來,打量對面的這個男人。

他彷彿瞬間變了,外表還是她愛了好幾年的樣子,裡面卻變成她無法了解的另一種身分。

雖然她不明白,但她決定尊重。

事實上不尊重也不行,男友哭得稀里嘩啦,她不開口安慰簡直不是人。於是她拍著他的肩,說沒事的這有什麼呢,你和我身邊多少同志朋友啊!這很正常的好嗎!不過你是獨子,要讓伯父伯母接受會有點難度…..

她千方百計,又勸又哄了一整晚,最後終於將男友,喔不,是前任男友現任姊妹送出門。她跌坐在沙發上,全身虛脫,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幾個小時前自己還是有未婚夫的,現在被分手了,還得出盡百寶安慰別人。

臨走前,他拜託她保守秘密,並表示希望把彼此從社交平台上刪除,因為「這樣你就不用看到我和男友曬恩愛而不舒服」。

是會有點怪怪的,她想,於是答應了。

老實說,那天之後她恢復得挺快的,起碼比自己想像的快多了。

「這道理是不是像有些追星的人,寧願喜歡的偶像愛同性,也比他愛別的女人好,」我問她:「我得不到你但別的女人也不可能喔耶?」

她笑了,側過頭想了想:「應該說是,我覺得他已經跨到一個我碰不到的地方了,但想到他終於可以不用再和一個不對的人錯下去,我也為他開心。」

直到有天,她發給我一張照片,問我上面的人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端詳了半天,回她女的啊,怎麼了?

她一聲冷笑,說這是她前任,我心頭一驚,正震撼於現在變性手術之進步,淡妝也完全看不出來任何蛛絲馬跡之際,她才補了一句「的現任」。

我氣得罵,妳話能不能一次說完!

她告訴我,今天她百般無聊,在等車的時候做心理測驗,其中有一題是「上次和前任聯繫是什麼時候」,許久沒想起的名字突然浮現,於是她順手搜了對方的名字。

個人主頁跳出來這張照片,日期是幾天前,還有一句話是,「經歷了那麼多妖豔賤貨,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

後面還接著一串愛心。

她傻了,將照片轉過來倒過去地看,怕自己判斷錯誤,還把照片發給我確認性別。

「這嘴也太毒了吧!」我搖頭:「分手就分手,有必要罵前任是妖豔賤貨嗎?」

「哈哈哈沒關係啊!」她仰天長笑:「被說成粗茶淡飯比較慘吧?」

也是。

無獨有偶,我另一個朋友最近也被分手了,對方很有風度,花了一個多小時解釋兩個人哪裡不適合。他說自己每段感情結束的原因都差不多,他愛自由,比較喜歡和朋友在一起,覺得一輩子單身不談戀愛也能活得很好。話都說成這樣了,她也無法再抗議,只能點點頭表示知道。

何況分手,從來不是一個人反對就有用。

我們還能做朋友吧?他說,為了表示自己的大氣,她繼續點頭,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有次悶到極點,和朋友談起這件事,對方聽著兩人相處的細節,突然問,妳前任該不會是gay吧?

她愣了一下,大笑說不可能啦!可心裡突然像是被擊破了一個點,許多畫面源源不絕地流出來,他為什麼很少和女生有親密的舉止,卻願意和兄弟們勾肩搭背,感情總是結束得很快,男性友人一交就是十幾年,老說沒時間陪她,但一有空就和男生朋友在一起…..

震驚之餘,她發訊息給久沒連繫的前任,說我能不能問一句,你是gay嗎?

對方沒回答,很久才回復了一個害羞的表情。

你看看,現在還有什麼事是容易的,為了好聚好散,異性戀要裝成同性戀,同性戀扮成異性戀,加上原本就五花八門的藉口,從星座不合到八字相沖,分個手像解釋推背圖,諸葛孔明都得累死。

難得令人絕望。

為什麼就不能直接了當說,我不愛你了。

很多人說,藉口是為了扮好人,在離開的時候顯得體面一點,可相比於那些天馬行空的理由,我覺得說不愛了一點也不渣。愛情本來就是一種感覺,它的美好有部份建築於虛無飄渺,因此有一定的消失風險。很多話不是不能直說,但接收端在乎的是體驗。

就像有沒有被愛過,當事人其實是知道的,分手時聽到的是不是藉口,你心底也有個數。

與其被淺顯的謊話草草搪塞,我倒覺得勇於承認愛來過愛走了的事實,才是對彼此最大的尊重。再說誰沒有誰不行呢?難道我在你心裡就那麼不可理喻,把你嚇成這樣,以至於捏造一個呼天搶地的故事來擺脫我?

這也是我朋友最不明白的,前任為了分手,哭著對她說自己是gay,還說怕被歧視,愧對父母,讓她安慰了一晚上。

回想當初他離開的神情,的確有點謝大俠不殺之恩的氣氛。

「我到底是有多可怕,逼得他用這麼極端的方法斷尾求生?」她看著自己的雙手,像是無意得到絕世內功的武林高人:「罪過罪過。」

分手了還讓對方困惑至今,我也覺得挺罪過的。

對於一件怎麼包裝都無法愉悅拆開的禮物,粉飾太平不如直接了當,何況漂亮的話誰都能講,誠意和勇氣可不是人人具備。

願我們誰都不要低估誰的智商,說不愛你,鄭重有如說愛你一樣。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