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海芬 / 只出一張嘴,就是不敢張開腿!(2)

Share

文 / 海裕芬

海芬 / 只出一張嘴,就是不敢張開腿!(1)

不只是對女生,曾凰和男生也能非常自在而且不嘴軟的猛打嘴砲,她有個朋友即將入伍剃了個大光頭,因為平時他最寶貝自己的頭髮,出門都要吹整半天,比女生還仔細,現在他大光頭的造型,立馬變成全場的人型立牌。當大家都搶著和男生拍照時,曾凰突然拿濕紙巾幫那個男生擦頭,男生嚇了一跳彈開問:「曾凰!妳幹嘛啦!?被妳弄得很濕耶!」只見她淡淡的說:「太乾,女生會不舒服,就是要它濕!」 全場女生大笑,也學著曾凰拿出一堆有的沒的。

「對對對,要女生舒服還需要這個啦!」一個女生拿出凡士林開始往他頭上擦。「這個也很重要,要重視乾淨衛生。」另一個女生拿出乾洗手往他頭上抹。

「還有這個啦。」曾凰拿出肩頸舒壓的磁石往男生頭上黏。

「曾凰,妳黏這個幹嘛啦?怕他頭部酸痛喔?」「當然不是!」

 全場屏息以待曾凰要說出什麼驚人之語,「這可以幫助他的頭部氣血循環,而這些顆粒呢是可以增加觸感!」男生受夠這些女生的捉弄,邊笑邊整理自己被蹂躪的大光頭:「我是去做兵耶,妳們以為我是去做什麼啦?」

曾凰問:「你不是要去社會局服替代役?」「對啊!怎樣?」「那不就會被派去照顧或探訪很多弱勢和獨居老人?」「應該要吧?看單位怎麼安排,反正只要是分配給我的,我一定會衝滿幹勁、卯足全力的!」曾凰的這位男生朋友就是這種有為青年,在社團時那種大家不願意出手的雜事,他都會攬在身上盡心完成。

「就知道你是大好人。如果到時你負責去幫助一些獨居老太太的時候,你要好好照顧人家,身心靈都要好好照顧喔!」

 「最好我有這種能力可以這麼全面照顧啦!」

「不要妄自菲薄!你可以的。你也知道這些老太太們單身多年,獨守空閨是很孤單寂寞的,突然有男的闖入她們生活,一開始她們一定不習慣,但漸漸地在你細心照顧下,這些有許多心酸故事的老太太們,就會對你敞開心房,所以你一定要善用工具好好給她們安慰,如此勇健的你可以「雙管其下,雙頭並用」。」

全場女生們邊罵邊笑:「曾凰妳好噁喔,虧妳想得出來。」然後女生們衝上去搶摸光頭:「你一定會因為這顆頭認很多乾媽喔。」被虧的光頭男也跟著大笑:「曾凰,不要說我不夠朋友喔!那我這顆大頭就給妳先驗驗貨好了啦,而且是第一次用,妳要包紅包給我喔!」曾凰接招說:「不用,謝了,我怕卡住要掛急診。因為……我太緊!」女生們群體大笑起鬨:「曾凰妳就答應嘛,我們幫妳準備潤絲精。」

真處女假浪騷,光說不練太搞笑

照以上的敘述,大家一定都覺得曾凰是個非常開放的女生,什麼都敢聊,什麼都敢做。但是,真正親近她的朋友和家人才會知道真相…她還是處女,而且非常保守,標準的只說不做。

「大家一定都覺得我交過很多男朋友,然後吃遍大小棒棒,相關經驗很多對不對?」嗯…這確實是大家對她的觀感,不然怎麼會懂那麼多?

 「其實……我連男人活體的生殖器都沒看過耶!」真的假的啦?!

  那……那些有的沒的想法哪裡來的啊?「就是看那些有的沒的書或影片啊,可是那種真槍實彈的A片也沒真的看過。」天啊!性對曾凰來說根本應該說是零經驗值嘛。

  「可是我知道什麼是戀愛的感覺啊!因為……我有暗戀過一個男生,他是大家口中的模範生,就是那種很乖很體貼,但很運動很陽光的大男生,我們是工作認識的,剛認識的時候我以為他很害羞,因為他話很少,可是認識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他根本是過動兒嘛,講話超好笑的,但是他不是屬於開黃腔的那種,也許是和他的家教和信仰有關吧。可是當我講有顏色的笑話時,他都會很捧場。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很中我的味兒。」曾凰明明就是很純情的小少女,但總要裝得一付身經百戰的樣子。「他會常常傳訊息給我,在那些特殊節日時他也會打來問候,而且我們常常一起出去,但是就僅止於一般朋友那樣,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可能跟他在一起,因為他都沒有開口,可是每次跟他在一起就會有「濕濕的」感覺耶。哈哈,別誤會,我指的是流手汗和腋下飆汗啦。」曾凰就是這樣,三句不離雙關語。

「有一天他傳了個照片給我,照片裡是一顆紅棗包著一個核桃,那好像是個有名的零嘴,叫做「棗想核你一起」,天啊,那時我覺得超驚喜的,他是在跟我表白嗎?」也太浪漫了吧?這的確是很明顯的告白啊!「然後我就想一定要趕快回覆他,而且要想一個和他一樣的雙關語,我組了四張照片給他,第一張圖是老虎騎在一匹斑馬身上,我知道很荒謬,因為老虎除非在動物園,不然不可能遇到斑馬,但是網路上真的就有這張圖嘛,不然可以自己去搜搜看喔。第二張是一張布市賣布的圖,第三張也是一顆棗子,第四張圖是一隻縮著頭的烏龜。」什麼意思啊?看不懂耶。「對啊,他也沒猜對,他說是不是「望你早歸」?我就覺得他應該不會答對,公佈解答是「幹馬、布、棗、縮」,特別選老虎騎斑馬,因為老虎的叫聲是吼……所以全句就是回應他的「早想和妳在一起」,我回「吼~幹嘛不早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過主動,還是回應的太色,又或是他根本沒有要表白的想法,他愣了好一會兒才回,只回了「哈哈哈哈哈……」感覺我就是被發了好笑卡,要成為男女朋友,不可能了。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他喔,即使到現在,都還是覺得他很棒。只是我不敢再主動了。」這該不會是曾凰唯一的戀愛感覺吧?

「哪是啦,我是有交過男朋友的喔,共交過2個,必須說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不應該嘴巴上這麼愛講,因為新朋友剛認識我時,在第一印象上我就給人這種很誇張又搞笑的個性,所以那些男生們都以為我很放得開,他們和我聊天時真的是百無禁忌,什麼噁心的禁忌的下流的都可以聊,因為我不但不會害羞,還可以舉一反三。」像這種類型的女生,大多男孩子應該是會有點怕吧,怕自己不能接招,或是怕這些的女生經驗太多交友圈太複雜。

「這倒是喔,男生們都說認識我這個朋友真好,因為我可以像是他們的麻吉那樣瞎聊瞎講,讓他們可以非常自在,他們在女朋友面前都要衿出一付純情男的無慾,殊不知他們多希望可以像A片中那樣扯開女生的衣服、在野外脫光就上、拿鞭子狠抽女生、享受任何電動手動的道具。聽他們大講心中真實慾望時,我都是提供他們各種不同女生幻想的情境,讓男生可以了解女生也在期待刺激新鮮,而這些男生理所當然的不可能把我當成女朋友,最多當成解答如果成功搞上女生的軍師,而且他們覺得我這麼能講,就代表一定很能做,可是……我真的不敢耶!」

 曾凰提到自己不敢時,表情變了,和她大飆黃腔時完全不一樣,小單眼皮下居然滲出淚光,她的不敢,似乎有更讓她害怕的原因。

「喔,更正一下,不是不敢喔。」她意識到自己是不是示弱了,立刻收回眼淚,然後,又把「真黃」的保護殼穿上。

「我才不要自己的第一次是像男生想像中那種噁心的過程,又不是真的在拍A片。因為我非常清楚他們想盡辦法要把處女搞上床,就只是打電動闖關那樣,無關感情不帶責任,就當是遊戲而已,那層處女膜絕不是真愛的象徵,連戰利品都稱不上,只是他們拿來說嘴閒聊的題材。」

曾凰對待自己的愛情是認真的,她愛開玩笑,但不代表她把自己當玩笑。

「我當然幻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會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希望把第一次留給我好愛的人及好正常的過程。可是,前男友的衝動和態度,真的嚇死我了。」會讓曾凰嚇到,可見前男友讓她留下頗深的夢魘。

本文出自《咕咾小姐:破處難嗎?》台灣角川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台灣角川書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