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精彩裡苟且, 平凡中閃亮

常常聽很多人抱怨,對自己的生活不滿意,每天兩點一線,從家到公司,周末和朋友聚會就算大節目,日子一成不變,嚮往說走就走的不羈。

 

有個朋友就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大學畢業後他收拾了一個和腰一樣高的背包,開始全世界流浪,錢花完了就四處打工,洗碗殺魚割菜剪草翻譯都做過,存夠費用就上路,加頁的護照上滿滿都是各種形狀顏色的海關印章。

 

他的攝影技術很好,instagram非常精彩,身影偶爾會在照片裡出現,不過最多是側面或剪影。衣衫襤褸掩蓋不住一身的瀟灑,自由放肆地從屏幕滿溢出來。

 

其實這樣的人現在也很多,但他最難得的家人的理解。東方文化的父母很少能接受兒子居無定所,沒有穩固收入,在子女身上投資越多心血,越期待他們出人頭地,最好平步青雲,扶搖直上。我也有個弟弟,我爸從小就耳提面命,要他繼承家業,大月的時候弟弟忙得焦頭爛額,早上傳訊息給他,往往天黑才收到回覆。

 

有次我問他如果不做工廠,他想幹嘛,弟弟從一堆帳目和成本中抬起頭,一臉茫然反問,啥?

 

我也沒體驗過那種隨時在路上的生活,坦白說,因為我慫,出門太久會想家,害怕沒有固定收入,就算常常出差,還是希望有個地方,可以接在「回」這個字後面。

 

很累的時候,我會瀏覽那些風景,也不是多羨慕,感覺比較接近,雖然身體在充滿灰塵的地上爬,可知道這個世界有人過得那麼隨心所欲,好像自己有一雙暫時的翅膀,用力就能飛起來一樣。

 

他這樣過了好幾年,朋友們都習慣他這種沒有永久地址的生活方式,直到有天網站不再更新。我和他姊姊很熟,有次聊天問起,才知道他前陣子決定結束流浪,現在與父母一起住。

 

「想不到吧!我弟居然變成一個朝九晚八的上班族,」 她的表情比我更不可置信:「西裝筆挺人模狗樣,妳絕對認不出來。」

 

「要結婚了嗎?」我問。

 

朋友大笑,說是就好了,前陣子她爸爸小中風,醫生囑咐要多休息。家裡的生意沒人管,她又要在家裡帶小孩,只好向弟弟求救,把他從某個世界角落拘回來。他沒時間慢慢學習,只能每天加班,惡補以前沒興趣也不懂的知識與經驗。

他的網站上不再更新,照片停在回家的那一天,像是與所有的自由告別。

 

過了大半年,我在朋友女兒慶生會上見到她弟弟,頭髮剪得很短,穿著乾淨的白襯衫,默默站在餐廳的一角,一邊低頭遊覽手機上的郵件和訊息。

 

看見我的時候,他微笑打招呼:「好嗎?」

 

我點點頭:「還可以,你呢?」

 

他正想回答,手機突然響了,他向我打了個手勢,隨即到餐廳門口講電話。回來之後,他連連表示不好意思。

 

「沒關係,工作重要。」

 

「是啊,」他苦笑:「真沒想到事這麼多。」

 

「習慣嗎?」我問。

 

他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終於開口:「怎麼說呢...還在適應中。」

 

我拍拍他的肩,表示理解。

 

「我很喜歡你的攝影作品,忙得昏天黑地的時候,那些照片是我的寄託,」我想聊點輕鬆的:「我覺得你真的很勇敢,滿世界闖蕩,不是誰都做得到。」

 

他想了想,突然很認真地告訴我:「妳知道嗎?以前我也覺得自己一身是膽,不願和平凡妥協,可現在過著截然不同的日子,才覺得這樣的活法,不見得就是苟且。」

 

「怎麼說?」我表示好奇。

 

「生活是很磨人的,」他抓著頭:「盡不完的責任,不斷重複的細節,我每天起床都要先深呼吸,在外奔波一天所需的勇氣,不見得橫跨沙漠來得少。」

 

「那時候大家都說佩服我,現在想想,其實自由和放肆,再容易不過。」

 

我偏著頭思考,點點頭:「是啊,人都喜歡新鮮,要抗拒懶惰,往目標堅持,根本就是反人性。」

 

他猛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他告訴我,那天接到姊姊的電話,他嚇得魂飛魄散,身上的錢還不夠買直飛機票回家,只能先借用姐姐的信用卡。飛機降落後直奔醫院,大半年不見的父親躺在床上,頭髮比記憶中白得多,不知道為什麼,身形也像洩了氣的皮球,小了一號。

 

見到兒子,老爸還掙扎著坐起來,笑著問:「怎麼樣,極光好看嗎?」

 

他鼻子一酸,當場就哭了,跪在病床前,不斷對爸爸喃喃重複,對不起對不起

 

他爸爸嚇了一跳,急得要下來扶他:「唉唉這是幹什麼呢!都是他們亂說,爸爸好的很,還能撐,你愛怎麼過就怎麼過,別擔心我

 

他哭得更厲害,破爛的背包倒在身旁,眼淚滴在上面,形成一幅深深淺淺的水墨畫。

 

我們都想要過特別的生活。

 

可很多人不知道,與眾不同是要付出代價的,只不過,承擔它的或許不是你。快意恩仇的人生,其實有時候靠得不過是一股衝動。

 

然而自律自控,不見得更輕鬆。

 

在大部分看似平淡無奇的日子裡,其實包含著更多需要鼓起勇氣的時刻,堅持運動保持體態,犧牲假期陪伴家人,忍住慾望計畫未來,這都不是閃閃發光的事,可真的試過才知道,不容易。

 

我看著現在手提牛皮公事包的他,雖然過著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照很多人的定義,大概就是變成了一隻籠中鳥,可我卻覺得,他的翅膀還在。

 

它的主人並沒有停止冒險,只是換了一種方式,選擇用羽翼互助自己愛的人。

 

給每一個與庸碌生活奮戰,卻不平凡的我和你。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