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壞女人

有一句話叫做缺什麼補什麼,可能是因為這樣,我才和杜玲做了這麼久的朋友。

 

她是個大眼睛小臉的女孩子,一頭俐落有型的短髮,個子不高,氣場卻很驚人,就算身高暫時埋沒在一群人裡面,也很難不注意她。杜玲是個造型師,很早就出社會了,因此閱人無數,朋友無論男女都很多;她永遠有參加不完的局,認識不完的人,三兩下就能和別人打成一片,而且顯得很真誠。

 

這是最難得的。

 

我是一個輕度臉盲的人,沒事還有習慣清理社交平台的朋友名單,不熟或想不起來哪裡認識的名字,就有想刪掉的衝動,蝴蝶一樣的杜玲是我的偶像。

 

上個禮拜她好不容易排開時間,和重感冒的我喝咖啡,我因為幾乎失聲,怕場面太無聊,於是帶了另一個女朋友到場。這個女孩子年紀比較輕,最近感情不太順,我說妳在家也是悶,不如出來和兩個姊姊散心。我和她先到,在黑白大理石花紋的網紅法式甜點店裡做作地拍了一輪照片,杜玲才姍姍來遲。

 

丸子頭大墨鏡,寬鬆上衣與超短褲,加上一張嬌豔欲滴的紅唇,相較之下我身上的白T和寬鬆長褲顯得好慚愧,她比我還像藝人。

 

「熱死了熱死了,」杜玲朝我們走來,捲進一陣香風,描得完美無瑕的眼睛盯著餐單,耳朵還在聽語音訊息,一邊悄聲問:「妳們點了什麼?哪個好吃?哎呀喝什麼隨便啦!哪個最涼就給我來一杯!」

 

一連串的手勢和表情,讓旁邊的小女生目不暇給。

 

我替她們互相介紹,杜玲向她點點頭,急著與我分享近況,所謂的近況,就是她新交的男朋友。我忍耐著她的秀恩愛,但沒多久,對面的小女生就垮著臉,把手機堵在我前面說,嗚嗚嗚姊姊妳看他。

 

我接過電話,上面是她的分分合合十幾次的男友,這陣子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和她說我們真的不適合,做回普通朋友比較好。

 

我嘆了口氣,把電話按在桌上,小女生把頭埋在雙臂之間,眼看就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掉眼淚。我正想安慰她幾句,杜玲滿臉問號,我只好把情況講了一下。

 

「妳腦子是不是進水了?!」杜玲雙眼圓睜,把叉子用切腹的握法,一把插進前面的小蛋糕上,看得我頭皮發麻:「妳幹嘛為了一個男人離鄉背井,他還動不動給妳看眼睛鼻子,嫌妳這裡不好那裡不好?」

 

小女生抬起頭來,一臉錯愕,我按住杜玲,想暗示她表達方式溫柔點,可她完全不受控,巴拉巴拉地又開罵。

 

「我說啊,最蠢的就是妳們這些犧牲型的女孩子了,為男人付出,最後感動的只有自己,」她從鼻子發出不屑的一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男朋友是要分功能性的好嗎?」

 

本來一臉頹喪的小女孩,現在開始集中精神了:「姊姊妳什麼意思?」

 

「現在女孩子都喊要找對先生,溫柔體貼負責顧家,最好還要能做菜愛運動,沒事還能去聽個音樂會看畫展聊國家大事,」杜玲冷冷一笑:「這種人根本不存在好嗎?」

 

我苦於無法發聲,不然很想接口,說不是每個人都懷抱這樣的雄心壯志,腹肌我自己有就可以了。

 

她斬釘截鐵宣布:「找對象就像買金融性衍生產品,妳要懂得分散投資。」

 

小女生肅然起敬,露出崇拜的眼神:「請大師開示。」

 

杜玲喝一口咖啡潤潤喉才開口,表情不是不神氣的:「妳能做的,就是想吃飯找一個會做菜的,想運動就找肌肉男,分享音樂和這個人,聊藝術又是另一個,」

 

認識她這麼久,我知道杜玲不是在唱高調,她說的都是真的。

 

「這樣….會不會很沒有良心啊?」坐在對面的小女孩,像個專心聽課的學生,怯生生發問,我把她伸直的手按下來;問就問,原本腦袋就不聰明,舉手顯得更蠢。

 

「什麼良心不良心,我又沒有要妳到處睡!」杜玲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大家出來交朋友,不要一下就投入那麼多,先約會嘛!不相處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況且妳有沒有想過,妳一股腦兒連根拔起搬到這裡來,感情還沒穩定,無形中要對方負擔妳的喜怒哀樂,原本出發點是愛,但現在付出變成一種壓力,對他也不公平。」

 

 

 

「可是說得容易,哪有不期待回報的付出嘛!」學生顯得很委屈。

 

「所以雞蛋要放在不同籃子裡啊!」杜玲理直氣壯:「這樣失望的時候才不會把氣出在他身上;妳知道,男人最討厭兩件事,一是黏,二是怨。」

 

這話倒是說得精準,我在一旁猛點頭。

 

小女孩的臉上充滿虔誠:「大師、不,名燈,能不能解釋清楚一點?」

 

「也罷,看在今日有緣….」我看著裝模作樣還來個遠目的杜玲,忍不住在她肩膀上打了一掌。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一感受到壓力就想跑,問題是想逃到哪,自己也不知道。因此最好的相處方式,就是保持輕鬆,不要那麼死心眼。男人啊!一個女人就算再好,一但表現出非他不嫁的態度,男人就不會珍惜了。」

 

「而且我警告你們這些笨女人,不要一戀愛就砸錢!」她提高聲音,臉對著對面的小女孩,眼睛卻撇向我,我在這一點毫無話語權,只能慚愧低頭喝咖啡。

 

杜玲告訴我們:「我有一個詛咒,就是只要一送禮,立刻就分手,所以我從來不送男友東西。」

 

「那…萬一過節或生日什麼的,他送妳禮物妳空手,不是很尷尬嗎?」我終於有機會用破鑼嗓子擠出一句話。

 

「妳怎麼那麼笨?」她皺著眉:「不送禮可以請他吃飯啊!而且妳還可以和他說,不是妳不送,是這個詛咒太靈了,以前好幾個男友都是這樣分的,妳希望你們可以走得很久,所以真的不能送。」

 

哇。

 

下午茶結束之後,大家走出餐廳,我轉頭看著身邊一臉茫然的小女生;或許是外面刺眼的陽光讓人睜不開眼,不過應該是剛剛受到太大的衝擊,導致她恍若隔世。

 

「嚇到了嗎?」我問她。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遲疑了一下才問我,這個姐姐一直都是這麼…帥氣嗎?

 

我笑了,忍不住想起十年前的杜玲。

 

那個時候的她,是天字第一號慫貨。

 

十年前,她和阿豪在一起,兩個人家裡環境都普通,杜玲當時還是個小造型助理,整天揹著大包小包在品牌店中間穿梭,有點像穿著Prada的惡魔那部電影裡的安海瑟薇,吃苦受氣,卻沒有那麼光鮮的衣著。她很省很拚,兩年後賺到第一桶金,買了一間小套房,阿豪提著健身器材進來住,不停換工作,從做DJ賣衣服駐唱歌手到活動企劃,生活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杜玲這個任勞任怨的女朋友。

 

直到有一天,劇組提早殺青,她收工回家,推門見到的是阿豪和另一個女人,赤裸躺在自己買的床上。

 

她大哭大叫,又摔又砸,很狗血地把小三連人帶衣服輾出門,阿豪跪下來道歉,說自己該死,不該因為杜玲跟戲一去好幾個月,就耐不住寂寞。

 

更狗血的是,她原諒了他。

 

安分了半年,阿豪又被杜玲查到在網上勾搭女孩子,她一次次鬧,他一回回哄,大家都勸她分了吧!這種男人真的不能要,可是她就是捨不得。

 

最後是個陌生人解救了她。

 

某天一個女孩傳來一張四隻腳在床上纏綿互勾的照片,男主角的兩條長腿,燒成灰杜玲也認得出來。她打電話和我求救,我與她坐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緊緊抱著崩潰痛哭的杜玲。

 

之後杜玲就想開了,漸漸變成現在這樣,她相信不要放棄一片森林而吊死在一棵樹上,成為許多女孩的感情偶像,為情所困彷彿是前半生的事了。

 

只有我知道,所有看來雄赳赳氣昂昂的戰士,都曾憋屈地,狼狽抖落滿身的灰,哭還不敢太大聲,怕別人聽見。

 

於是我拍拍身邊女孩的肩說,不要急,現在為男友一個訊息當眾流淚的妳,有天也會走到那裡的。

 

 

過了幾天,杜玲氣呼呼地打電話給我,說和新男友吵架了,我滿頭霧水,前兩天不是才好好的嗎?

 

「妳知道他多過分?說周末有空,要我去他家,然後突然朋友找他,他就丟下我出去了,出!去!了!」從電話裡都能聽出她滿腔怒火,我問那妳為什麼不回家呢?她更生氣,說因為男友保證馬上就回來,讓她再等一等。

 

「而且晚上我們和朋友約好要出去喝酒,我不能取消,還是要和他一起去啊!」她非常鬱悶,我只好安慰她說這是小事,晚上見面好好談一下就行了。那天晚上她沒有再打來,我也沒想太多就去睡。誰知道這位小姐第二天中午發訊息給我,說他們還在吵架,我連忙問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們坐在他家客廳冷戰,」她氣呼呼地:「我不想和他說話。」

 

「等等,」我忍住笑:「妳還在他家?」

 

「對啊!昨晚他喝多了,口齒不清地拉著我的手說我們回家,於是我又回來了…..」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憋笑憋得太辛苦,臉都脹紅了。

 

「妳說我幹嘛要和他回家啊!氣死我了,像個笨蛋一樣!」杜玲聽起來不甘心極了。

 

我很想回,妳都不知道那我要去問誰?但我連忙哄著她:「沒關係沒關係,既然共處一室就好好談一下,乖。」

 

「哼,誰要和他談?」杜玲忿忿不平,隨即又改變口氣:「欸對了,七夕要到了,妳覺得我送他什麼好?」

 

她貼來幾個鏈結,不好意思地和我討論起之前信誓旦旦說絕不送男友的禮物,越講越喜孜孜,查覺到我聲音裡的笑意漸漸變濃,杜玲害羞又尷尬地罵我:「妳幹嘛!討厭啦!」

 

我終於爆笑出聲,倒在沙發上,倒不是嘲笑她心口不一,而是覺得這樣的杜玲,太可愛了。

 

隨著年紀漸長,有點戀愛經驗的人,都有自己成套的理論,像什麼在乎就輸了,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你叫不醒一個沉睡的人,就像機場等不來一艘船。

 

可是啊,再歷盡滄桑的靈魂,也會有口是心非的時候;道理我都懂,可我偏偏就是覺得,你不同。

 

就像那天下午,在充滿鮮花和精緻茶具的店裡,杜玲老練地傳授戀愛術,怎麼擺正頭腦,怎麼保護自己,怎麼要對男人狠一點,要用眼睛看不要用耳朵聽。

 

「當然妳們不一定要聽我的啦!」最後她聳聳肩,蠻不在乎的表情,和現在心有不甘打破所有原則和規定的樣子,有著天壤之別。

 

像我們這種寫字的人,最擅長說漂亮話,感動人之前先打動自己,可不見得能身體力行。大家都說,最可愛的狀態是知世故而不世故;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做的那些事,偏偏為你忘得一乾二淨,還傻呼呼地覺得沒關係。

 

期待妳做個言若有憾心則喜之,嘴硬心軟的壞女人。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