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瓊瑤 / 生命中那些浪漫的小事

文 / 瓊瑤

 

常常有媒體訪問我,他們都會問我一句話:

「聽說平先生對妳,浪漫得不得了,妳認為,他對妳做的事,哪一件最浪漫?」

 

這真是一個難題。「浪漫」兩個字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中國根本沒有這個詞彙。大家都說我的小說裡,有很多「浪漫」的 橋段,其實,我往往寫的,只是「愛的情節」。浪漫,是一種感覺, 包括了當時的氣氛,包括了雙方的「心有靈犀一點通」,包括一 些「意外」。是的,「意外」是兩個很重要的字。意料之中的事, 很難有浪漫的感覺;意料之外的事,才會帶來新奇和浪漫。

 

在我最初認識鑫濤的時候,我並不覺得他是個浪漫的人,但 是,用現在的語言來說,他絕對是個「暖男」。他給我的感覺, 就是溫暖、誠懇與溫柔。這些,也是我很珍惜的東西。至於「浪 漫」,那是很奢侈的東西,我不會在男人身上去找浪漫,那是苛求。尤其事業心重的男人,更不會把時間精力用在製造浪漫上。 所以,「浪漫」這東西,是非常珍貴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果一定要我說出鑫濤的浪漫,我能夠舉例的,都是一些生 活小事。這些小事,對別人不見得有什麼感覺,對我,卻會讓我 陷進浪漫的情懷裡。記得,有一天是我生日,鑫濤每次碰到我的 生日,都會「如臨大敵」,可能在一個月以前,就開始計劃給我 驚喜。所有我身邊的人,像是琇瓊、淑玲,甚至辦公廳裡的薏珺、 瓊花、曾慧⋯⋯都會變成他的「同謀」。大家幫他想點子,但是, 想來想去,都脫離不了「花招」。就是「送花這一招」!既然只 能送花,送花就變成了藝術!人人都會送花,他的花總要與眾不同才行!

 

有一年,生日那天,我起床後,房間裡已經堆滿各路人馬送 來的鮮花,我看到那些琳琅滿目的花,心想,鑫濤肯定沒有花招 了。正在想著,卻忽然聽到窗外的花園裡,鑫濤正在大呼小叫的 喊著:

「老婆!瓊瑤!Nancy ! 快到窗口來!」

我急忙奔到窗前,向花園裡一看,居然看到鑫濤挽著袖子, 滿頭大汗,草地上擺了幾百盆小小的盆花,每個花盆大概只有一 個馬克杯大,裡面是各種顏色的鮮豔花朵,有四季海棠,有非洲鳳仙,這些都是很普通而不值錢的花。他卻用這幾百盆小花,在 花園的草地上,對著我的視線,排出了一句話:

 

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 W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