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王琄 / 大齡單身女子,是單獨的,不是孤單的

文 / 王琄 

 

看見

 

單獨是我知道我是一個人,我接受我是一個人,

我進而享受我自己陪伴自己的時光,

我成為我自己最初的旅伴,最好的朋友。

 

愛上旅行是什麼時候?

 

可能是先從一個人在居住環境附近開始小探險吧!我喜歡居住在有歷史的舊社區,例如中山北路雙連街、新店中央新村或是同安街紀州庵一帶等等;老建築、老市場都還保持著懷舊的氣氛,人與人是有溫度的,會打招呼的,環境是有故事的。尤其我喜歡「老東西」是從妙齡就開始了,從小跟著媽媽上傳統市場,看見母親們如何彼此支持與分享資訊(學習孩子們從台北帶回來的新資訊);這種「看見」很神奇,是一種發現與理解世界的方式。

 

旅行也是,也是一種「看見」,看見不同於自己視界的色彩,衝撞著自己原有的思維框架,省思自己如何活成這樣;就像照鏡子一般,外在世界是個稜鏡,清晰地照見自己的狀態。當然,旅行中有旅伴是好玩的,可以分擔許多包括金錢、情緒、不良對待後遺症、討論或發現生命中的困境與陪伴,甚至放大對某人的不滿等等。但種種感受都會在回國後隱沒一段時間,卻又於討論下一趟旅行時被想起來,甚至包括上次旅途中種種令人反胃的相處,但又基於好處(分擔費用、規畫完整),還是被揪團成功了。

 

因為大齡的關係,我偏愛自己一人或是小團自由行。

 

一個人的旅行,很單獨,可以立馬出發;ibon 打票、網路訂房,搞定!獨自到了異地,入住飯店時,心情喜孜孜、暖洋洋地想著,終於可以抽空出來走走看看;櫃檯服務人員立刻詢問:「王小姐,幾位?「我說:一位。」她馬上抬起頭來看著我,重複說了一句:「一位?」我再說:「是的,一位。」她最後幽幽地回答:「歐∼」這一聲「歐∼」,好複雜,基於年齡、閱歷、經驗及職業(演員)的關係,我解讀她的潛台詞是這樣說的:「一個人出來住飯店好可憐,她怎麼沒有朋友一起跟?好孤單,她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心情很糟才要出來散心,要多注意她一下才是。」

 

我確實得到特別的關注電話了,隔天晚一些下樓吃早餐,電話響起:「王小姐,你今天還沒下樓吃早餐唷。」櫃檯人員問道。「要下樓了。」我回答。心裡還想著:「嗯……是這家飯店服務員貼心,還會關心客人有沒有下樓吃早餐呢。」才走進電梯,心裡又有個小聲音說:「她是怕我一個人旅行會想不開吧!」對呀!我怎麼沒有想過這一點?原來,單身大齡女子單獨旅行是奇怪的行徑,是孤獨的象徵,是危險的訊號,是情緒低落的出口,是讓人提心吊膽的行為。似乎大齡單身女子,最好參加進香團拜拜、團體活動之購物血拼行程或是社區為長輩辦的三天二夜之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活動,因為,集合成一個大單位,便於處理大齡的孤單、寂寞、無聊的日子。

 

以上種種根本是歧視!

 

大齡單身女子,是單獨的,不是孤單的;孤單是會成天唉唉叫,為什麼我是一個人?為什麼我這麼可憐、沒人來愛我?我已經是花都要謝了呀!老天爺送個伴侶給我吧!而單獨是我知道我是一個人,我接受我是一個人,我進而享受我自己陪伴自己的時光,我成為我自己最初的旅伴,最好的朋友。真心的愛上這份簡單,因為沒有他人打擾,而能更深入地看見:什麼是自己真心喜歡的,而什麼是不能接受的。

 

二○一六年七月,一個人的不丹之旅,對自己「單獨的看見」,有了新發現。

 

原來這趟旅程是陪好友去療情傷,她主動我被動,所以,我什麼都沒準備,她都「傳厚厚」(台語整理完備之意),沒想到,她突然接下一個演出,決定延後出發。我呢?也不知哪來的決心,就依然故我地準時啟程;面對什麼都沒準備的我,在她百般勸說仍無效時,也只能祝福我一路勇敢。

 

到了不丹,當地導遊問我:「你一個人嗎?」我說:「是的。」他給了一個「哇哇嗚∼∼勇敢!」的眼神,我頓時有種被鼓勵的感動;因為不丹這個國家,對大齡單身女子的一個人旅行,沒有歧視。整個過程中,大齡女子像是經歷一場奇幻之旅,找回妙齡少女般的冒險勇氣。

 

因為,旅行才能「看見」真正的自己。

 

因為,單獨的旅行,才能展現那個神一般勇敢的自己。

 

因為,大齡又單身的我,選擇勇闖天涯,走出自己的舒適圈。我的害怕及擔憂,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中消融了。於是,更加看見自己是單獨而不是孤單。

 

 

圖 / 王琄的親身戲語 臉書

 

本文出自《只要心中還有溫柔就好:你的認同與我無關,王琄最勇敢的大齡宣言》麥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麥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