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還剩幾分少女心

Share

我是一個沒當過少女的人。

從小長得高,又頂著一張過於成熟的臉,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就有高三的學長追,當時他找同學送情書來,信差從國中部一路摸到國小部,見到我的時候驚愕地抬頭確認牆上的班級牌。

「妳?」他不可置信從頭到腳打量我,抓抓頭,不知道該不該輕易把信封交出來,最後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妳是不是留級?」

身為家裡長輩眾多的孩子,知所進退是生存條件之一,我爸爸和奶奶特別嚴格,教孩子從來不用出聲,一個眼色就能讓人噤若寒蟬,還因此傳為佳話。

我太會看臉色了,特別懂得接受暗示,最怕氣氛尷尬,每次場面一不對,我們姊弟恨不得跳出來表演胸口碎大石,彩衣娛眾以示誠意。

像我這樣的人,居然能和桃子做朋友,也是一件奇事。

桃子其實沒小我幾歲,可與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個體,在我看來,她就是個死皮賴臉的討厭鬼。

我指的是感情,一般狀況她是很上道的,生活工作都中規中矩,但一講到戀愛,桃子立刻變身成不屈不撓的小孩。吵架的時候,對方說等等再講吧,我們先冷靜一下,她會說我不要,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有什麼話現在說清楚。可等到人家真的不耐煩了,說不如還是做朋友吧,她又會說憑什麼,我不答應。

我常常同情桃子的對象,導致她和我訴苦,我往往不站她那邊。但其實最慘的還不是做她的現任,而是做她的前任,因為和桃子分手比登天還難。

桃子的世界裡沒有事緩則圓,不存在留點餘地,她是那種愛上了不顧形象的人,哭吵鬧樣樣來,當然撒嬌也是拿手好戲,我親眼看過她用可憐兮兮的哭腔對男友說,你下班真的不來找我嗎?沒你我吃不下飯。

然後一邊拿麵包往嘴裡塞,瞥見我瞠目結舌,還擠了擠眼。

照理說像我這種自尊心過強,對方一神色不豫,我就立刻站起來走,一點灰都不用彈的人,對於把智慧都用在與戀人過招的桃子,應該是要不齒的;退一萬步來說,也會帶點反感。但基於某種原因,我就是無法討厭她,相反的,還常常饒有興味地旁觀,覺得她挺可愛。或許是我對套路和心機的反感一向不大,總覺得她的算盤打來打去,不過是計較男朋友今天又點了哪個女生的讚,連續幾天睡前沒和她說晚安,訊息超過幾小時沒回,或是放假了和兄弟們約出去,把她排除在外。

說到底,都是因為太喜歡,誰能和一個費盡心思討愛討關注的人生氣,何況她那些都是無傷大雅的小謊,連算計都談不上。我像看著一隻張牙舞爪的小貓,對天地萬物耍賴,只能忍著笑說,好好好,他們壞。

甜起來的時候,桃子也是很有一套的。

有次她想買新耳機,說要聽音樂,發了好幾款問我的意見。我左看右看都是一些入耳式的,不是說不能用,但她既然表示了功能取向的需要,我建議她選耳罩式的,音質更好一點。

誰知道她一口回絕,說那不行。

「為什麼?」我完全不明白:「因為壓頭髮?」

「誰在乎那個,」她沒好氣回答:「妳不懂,我要買個小巧的耳機,這樣才能和男朋友一人一只,這才是聽音樂的最高境界。」

我服了,照她的理論,音響業者通通可以關門大吉。

她展現手機裡的歌單,其中有個分類是以男友命名的,裡面都是為他量身選擇的歌曲,什麼情境的都有,每一首都讓她想起他。

我看著洋洋得意的桃子,身邊環繞著粉紅色的泡泡,心想如果自己是男人,在計程車裡或是任何肩靠肩的場合,女朋友笑盈盈地塞過來一只耳機,播放親手為我撿選的旋律,我也會忍不住心軟一下的。

坦白說,這種招數根本不難,難的是厚著臉皮做出來,你讓我不管對方喜歡不喜歡想不想要,一股腦把糖塞在他手裡,掉到地上還撿起來拍一拍說,拜託你試試看嘛,不吃怎麼知道喜不喜歡,我真的沒辦法。這無關技巧解讀,而是人年紀越大,面子就越重要,大家都說要自尊自愛,最大的代價就是要皮要臉。

你明白了費錢的東西其實不貴,無形的才千金不換。

我們怕被嘲笑,怕被看輕,怕被別人說你居然還認真,都幾歲了,怎麼沒學會瀟灑一點。

物以類聚,我有很多這樣的朋友,你看不太出來他們是不是在戀愛中,因為他們不怎麼秀恩愛。這種人太過謹慎,踏出一步前都先想好退路,留一著後手,以防日後淪為笑柄。他們的人生準則,彷彿就是在全力避免尷尬和盡量維持大氣,因此分手也一樣虛實莫辨。

我有個姊妹曾經因為情傷,每天失眠到太陽升起,頂著兩個到顴骨的黑眼圈上班,下班喝半瓶威士忌當晚飯,後來不知道是身體還是錢包實在撐不住,去和心理醫生拿安眠藥,足足搞了大半年才恢復元氣。

她是真的很愛他的,可惜目擊者只有我一個。

我也曾問過她為什麼不讓前男友知道,反正他也還沒對象,說不定對方一感動,兩人就復合有望。但她搖頭,說這樣求來的,她不稀罕。

你看,太要強的人,就是得不到。

桃子可不吃這種虧,她最近又和男友吵架,兩個人第一百零一次提分手。她聲淚俱下地告訴我晚上要和他吃最後一頓飯,說好從此訣別,老死不相往來。我沒好氣回覆她,說妳這分手飯吃得比代餐還頻繁,活像那些老嚷嚷要減肥的人,一斤沒瘦還胖了一圈。

「嗚嗚嗚,」她哭著罵我:「妳這個人有沒有感情的,我都要分手了,妳還這麼冷淡,一副青燈古佛的樣子,妳老往健身房跑,是不是去敲木魚的。」

桃子強調這次千真萬確,男友斬釘截鐵說兩個人不適合,於是她哀哀淒淒地赴約。

過了幾天,她沒連繫我,我有點擔心,問她還是不是活著。

嗯,她回答,接著又期期艾艾地加了一句,我們復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呀妳別笑!」她氣急敗壞地解釋:「這次我可是使出渾身解數的,差點挽不回來,以後我會反省,不會這麼作了。」

「喲,」我很好奇:「妳使出什麼大絕招?」

「我剛到餐廳就明白這次他真的非分手不可,妳知道,這種事可以感覺出來的,」她告訴我。

老實說我不知道,誰要是只想和我退回做朋友,根本連當面交代都不用,態度冷淡一點我就知趣地滾了。

「那天吃飯他特別沉默,最後送我回家的路上都不說話。他喝了一點酒,我問他要不要上來坐坐醒一下,他都說不用了。」

桃子長的很可愛,一張臉粉粉的,可我怎麼有種看探索頻道,目睹捕蠅草緩緩張開葉片的感覺。

「最後我說我家洗衣機壞了,最近連牛仔褲都要用手洗,拜託他替我看一下,他才上來的,」她鼓著嘴,現在又像一隻準備捕食的青蛙。

「然後他真的醉了嘛,我就要他躺躺再走,他很為難,終於說好吧,我就在沙發上休息一下,妳累了就回房間睡,我瞇十分鐘就離開。」

據說他不是裝的,連大衣和鞋子都沒脫下,倒在客廳一下就睡著了,閉上眼睛後還說了一句,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別亂來。

桃子準備好的性感睡衣用不上,在臥室裡進退兩難。

「然後呢?」我追問。

她沒回答,突然反問我:「如果是妳會怎麼辦?」

我想了想,沒說話。

「妳一定會把他趕回家,不,是根本不可能給他上來的機會,」桃子胸有成竹:「要不然就是倒杯水放在桌上,然後關起房門睡覺,對不對?」

我默認。

「我就不是,」她吐吐舌頭,笑容傻呼呼的:「我才不管那麼多,那天半夜我等他睡得迷迷糊糊起不了身走的時候,就去擠到沙發上和他一起睡。他本來打死不肯,一直把我往外推,後來我說你就當抱著一隻流浪狗,又沒要你帶回家,明天牠就自己上路了。」

「好吧妳笑吧!」桃子頹然:「我自己都覺得肉麻噁心。」

我沒笑,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喜歡桃子了,因為我既羨慕又忌妒。

我羨慕她沒皮沒臉,忌妒她渾身勇敢。

談戀愛是需要碰運氣的,小時候我們不信邪,擠在樂園裡各種遊戲攤前不肯走,長大後路過扭蛋機都會覺得別浪費錢了,這種東西就是騙人的,哪有誰能把喜歡的都收齊。

我們也不是不相信幸運,只是覺得它眷顧著另一種人。

可桃子不甘心,她徘徊在機器周圍,隔著透明的塑膠罩子研究,翻開鐵蓋往狹小的縫裡看,用她不輸不死的少女心,輾壓所有敏感易碎的靈魂。她才不管有沒有人能接住往下跳的自己,落地彈起來就得了。

「如果是妳會怎麼辦?」她笑著再問我一次。

「我怕他翻身一抖,把我擠到地上,年紀大了骨質疏鬆,受不住,」我這樣回答她,惹得桃子一連串哈哈哈哈。

不是身體摔不起,而是無法霍出自尊和感情。

我看著喜孜孜的桃子,在陽光下瞇著眼睛,她為了愛人傾其所有,所以她得到了,而我想不起來上一次如此拉住一個人的衣角嗷嗷哭,是什麼時候。

我真羨慕她。

那你會不會,收留我。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