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英雄(2)

文 / 穆熙妍

 

 

「啊!」大頭突然直視前方,大樓裡走出來一個女孩子,只見高賀明立刻迎了上去。

 

我們都還來不及反應,後座車門已被砰的一聲大力甩上。猛哥正準備越過馬路,殺氣騰騰地往他們直線過去。我和大頭手忙腳亂下車,但是慢了好幾拍,連她的衣角都拉不到。

 

「高賀明!」猛哥一聲暴吼,四周下班的人潮全部刷地往我們這邊看過來。

 

其中也包括高賀明和他手臂裡勾著的女生,他大吃一驚,臉色慘白。旁邊的小藍本來滿臉疑惑,但似乎在瞬間明白了什麼。

 

「高賀明!」猛哥大步向前,迅速舉起手,眼看一巴掌就要下去了,大頭連忙撲過去拉住她。我知道他不是為了高賀明,是為了猛哥她自己。

 

就在這一刻,那個小藍居然哭了。她往後退了一步,瑟縮在高賀明後面,看起來居然有點可憐。害怕可以理解,不過我到現在都不明白,正宮還沒哭,她哭個屁。

 

「不要打她!」高賀明慌張伸手過來擋,一面把小藍護在身後。「要打就打我!」

 

這一句話像是咒語,解除了猛哥原本高舉的手。她的動作靜止,手臂緩緩放下,頹然的垂在身側。

 

她低下頭,雙肩隱約有點顫抖。

 

再抬起頭的時候,猛哥看著雙手緊緊護著小藍的高賀明,他的臉上充滿著對她的戒備,與對另一個她的疼惜。

 

「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保護真正值得的人。」她笑笑。

 

她撥撥頭髮,撿起甩在一旁的包包拍了拍,像是要把心裡的灰塵全部抖掉。

 

「走吧!」她轉過來瀟灑地對我說,抬頭挺胸,不等我回答就揚長而去。

 

認識猛哥那麼多年,這是她第一次放棄為民除害。英雄大概都是如此,為別人討公道的時候一馬當先,力拔山河氣蓋世,事到自己頭上卻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或許是因為被欠得太多,要聲討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

 

我趕忙跟在後面,卻在一個轉角失去她的蹤影,四處找了半天,才在大樓的柱子旁邊找到猛哥。

 

她蹲在地上,頭埋在雙臂之間,像個孩子一樣痛哭失聲。

 

我在她身邊坐下,沒說什麼,只是將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猛哥轉過頭,雙手抱著我,哭得聲嘶力竭。

 

雨越下越急,大頭走過來,默默地替我們撐起傘。他靠著牆,點了一根菸,有一下沒一下地抽,屋簷下的雨水都落在肩上。

 

再剽悍的人生,總允許幾個軟弱的時刻。有的人很幸運,在窄巷裡被暗算,還來得及運功佯裝鎮定。有的人不太巧,在太陽下受凌遲,已經無法低頭婉拒難堪。

 

沒關係,誰的心沒有過幾次縫縫補補,誰都免不了帶著傷痕向前走。

 

誰也沒辦法阻止天氣變換,但朋友能做的,就是張開一把傘,試圖遮一遮你心裡的雨。陪你痛哭失聲,陪你排出毒素,陪你憑弔過去,陪你收拾殘局。再和你一起狠狠哭出滿山遍野碎片,把它們都撿起來,拚放在對的位置上。

 

猛哥哭著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白色的小紙片,上面有黑白的扇形圖案,中間是一個模糊的小白點。

 

那張紙很快被雨點打溼,但我們都還來得及辨認出,那是一張超音波照片。

 

剎那間,大頭和我都明白,她昨天留言要告訴高賀明的驚喜是什麼。

 

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血液像是從腳底被抽乾。猛哥在顫抖,大頭霍地把紙片從她手裡抽走,轉身往後跑。

 

現在狀況不一樣了,高賀明對猛哥有責任,對她肚子裡的生命有責任。

 

而有責任的人,不配被誰成全。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