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英雄(2)

Share

文 / 穆熙妍

「啊!」大頭突然直視前方,大樓裡走出來一個女孩子,只見高賀明立刻迎了上去。

我們都還來不及反應,後座車門已被砰的一聲大力甩上。猛哥正準備越過馬路,殺氣騰騰地往他們直線過去。我和大頭手忙腳亂下車,但是慢了好幾拍,連她的衣角都拉不到。

「高賀明!」猛哥一聲暴吼,四周下班的人潮全部刷地往我們這邊看過來。

其中也包括高賀明和他手臂裡勾著的女生,他大吃一驚,臉色慘白。旁邊的小藍本來滿臉疑惑,但似乎在瞬間明白了什麼。

「高賀明!」猛哥大步向前,迅速舉起手,眼看一巴掌就要下去了,大頭連忙撲過去拉住她。我知道他不是為了高賀明,是為了猛哥她自己。

就在這一刻,那個小藍居然哭了。她往後退了一步,瑟縮在高賀明後面,看起來居然有點可憐。害怕可以理解,不過我到現在都不明白,正宮還沒哭,她哭個屁。

「不要打她!」高賀明慌張伸手過來擋,一面把小藍護在身後。「要打就打我!」

這一句話像是咒語,解除了猛哥原本高舉的手。她的動作靜止,手臂緩緩放下,頹然的垂在身側。

她低下頭,雙肩隱約有點顫抖。

再抬起頭的時候,猛哥看著雙手緊緊護著小藍的高賀明,他的臉上充滿著對她的戒備,與對另一個她的疼惜。

「原來這就是你所謂的,保護真正值得的人。」她笑笑。

她撥撥頭髮,撿起甩在一旁的包包拍了拍,像是要把心裡的灰塵全部抖掉。

「走吧!」她轉過來瀟灑地對我說,抬頭挺胸,不等我回答就揚長而去。

認識猛哥那麼多年,這是她第一次放棄為民除害。英雄大概都是如此,為別人討公道的時候一馬當先,力拔山河氣蓋世,事到自己頭上卻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或許是因為被欠得太多,要聲討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

我趕忙跟在後面,卻在一個轉角失去她的蹤影,四處找了半天,才在大樓的柱子旁邊找到猛哥。

她蹲在地上,頭埋在雙臂之間,像個孩子一樣痛哭失聲。

我在她身邊坐下,沒說什麼,只是將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猛哥轉過頭,雙手抱著我,哭得聲嘶力竭。

雨越下越急,大頭走過來,默默地替我們撐起傘。他靠著牆,點了一根菸,有一下沒一下地抽,屋簷下的雨水都落在肩上。

再剽悍的人生,總允許幾個軟弱的時刻。有的人很幸運,在窄巷裡被暗算,還來得及運功佯裝鎮定。有的人不太巧,在太陽下受凌遲,已經無法低頭婉拒難堪。

沒關係,誰的心沒有過幾次縫縫補補,誰都免不了帶著傷痕向前走。

誰也沒辦法阻止天氣變換,但朋友能做的,就是張開一把傘,試圖遮一遮你心裡的雨。陪你痛哭失聲,陪你排出毒素,陪你憑弔過去,陪你收拾殘局。再和你一起狠狠哭出滿山遍野碎片,把它們都撿起來,拚放在對的位置上。

猛哥哭著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白色的小紙片,上面有黑白的扇形圖案,中間是一個模糊的小白點。

那張紙很快被雨點打溼,但我們都還來得及辨認出,那是一張超音波照片。

剎那間,大頭和我都明白,她昨天留言要告訴高賀明的驚喜是什麼。

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血液像是從腳底被抽乾。猛哥在顫抖,大頭霍地把紙片從她手裡抽走,轉身往後跑。

現在狀況不一樣了,高賀明對猛哥有責任,對她肚子裡的生命有責任。

而有責任的人,不配被誰成全。

可是猛哥巍巍站起來,伸出手指著大頭吼:「回來!」

大頭停下腳步,過了幾秒才回過頭,手心緊緊握著那張紙,眼裡盡是不忍與懇求。

猛哥走向前,把紙片一把搶過來,她狠狠地盯著大頭,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吐出來,像是刀切一樣深刻。

「誰都不准告訴他。」她轉頭看向我。「知不知道?」

我點點頭,想要說卻又說不出口的,統統化成眼淚急流而下。大頭撇過臉去,我知道他也哭了。

猛哥當著我們的面,把那張紙撕成碎片。反正都是輸,最後的底牌也不再有意義。太驕傲的人總是吃虧,因為他們不屑用撒手鐧。

她站在街上,用雨來祭奠不被期待的事實。她一點一點撕裂過去的歲月,消滅未來的可能,支解曾經的笑聲,絞碎此刻的痛苦。

而在一邊旁觀的我們束手無策。

對於沒法改變的事,我們只能閉上眼睛,和世界一起假裝毫不知情。

後來很久我們都沒有再看見猛哥。

我明白她不是丟下朋友。血肉模糊的英雄誰看過?都要找個不為人知的角落運功療傷,把自己拼湊起來之後再帥氣出現,閃瞎所有人的狗眼。

再次目睹她的光芒萬丈,是在兩年之後。

那是快過農曆年的時節,我在擠滿人的年貨大街,受母后的指令去採買。在萬頭攢動的騎樓下,我見到一個熟悉的側臉,於是出聲喊她。

猛哥轉過頭來看見我,笑了。

我越過重重人群,好不容易到了她身邊,她介紹一個男人給我認識,說是她新婚的先生。我看著她稍微隆起的小腹,還來不及表達驚訝,我們就被湧過來的人潮推擠開來。這時候,猛哥的先生伸出手,一臂護住她,另一手扯住差點跌倒的我。

「不好意思──」他很有禮貌地對旁邊搶買特價干貝的大媽們說:「這裡有孕婦,能不能小心一點。」

猛哥低著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我,我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抱住她。

然後我們都哭了,像個孩子一樣號啕,毫無顧忌地,就在充滿香菇蝦米花生味道的大街上。

每個強大的人,背後都有值得守護的東西。軟弱誰不會,問題是誰會看透多少武裝背後的幾許溫柔,然後站出來替你堅強。

人們喜愛英雄,因為透過認同的價值被肯定,我們得到希望,過去的挫折彷彿都被平反,從此一筆勾銷。

看著高處的人活得虎虎生風,我們因此相信世上的另一個半圓真的存在,自己還不能放棄。

那麼,要信就信到底。

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知道是在哪裡,但一定會有人出現,讓你安心放下武裝,歸隱山林,圓潤尖角,笑看所有不公平。

什麼女漢子女英雄的稱號,從此都變成江湖傳奇,被時光夾在書裡,被歲月醃製成罐,想起來的時候拆封下酒,過去的豪氣干雲在杯子裡緩緩綻放,溫暖著每個飄雪的夜晚。

世界會善待英雄,縱使沒有獎盃獎狀,它知道它欠你一個好結局。

因為這個你深愛的小宇宙,你曾當仁不讓地維護過。

本文出自《見過愛情的人》尖端 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