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萬聖節驚悚派對

Share

老婆常聽人說「妳好年輕、好年輕喔!」她就相信了(藉本專欄譭謗老婆是人生一大快事),今年居然拉著我參加萬聖節派對!其實我已經不需要扮鬼,因為人漸漸老了,以後認識的鬼、會比認識的人多,但入境隨俗,還是舉個杯,跟諸鬼social。

Advertisement

這場派對打扮保守,不像大稻埕、信義區街頭會看到喪屍、面目慘白的紅衣小女孩,不久暗示老婆,想先走。

這時候迎面走來一對戴半截遮眼面具的母女,母親問「您貴姓?」「我是王偉忠!」「我知道,你是綜藝教父!」我趕緊回「教父」云云都是節目效果,媽媽隨後取下面具,介紹身旁剛從紐約知名服裝設計學院畢業的女兒。

我懂天下父母心,有時聊聊、真能成事。離走前,媽媽用力推了推女孩,女孩往前一個踉蹌、擠出一句「我正在找工作!」我歡迎她寄資料來,她拿出手機想記地址,說不會寫中文,我幫忙輸入,媽媽在旁焦急要她自己寫。

回家路上越想越荒誕,不是女孩扮像問題,而是她從頭到尾沒拿下面具,就算真寄來資料,也不知是何方神聖。但我沒生氣,反而心疼。

現在不論貧富,多數孩子還是爸媽打點一切,都媽寶,壓根不知社會是怎麼回事,連覓食的基本能力都沒有。想到我女兒也可能會戴著半截面具面對世界,真比那紅衣小女孩還驚悚。

不久前與出版界大老聊天,他認為我們確實對不起年輕人,因為是我們把他們給寵壞了。我們父母輩養孩子CP值高,長大後很快賺錢養家;但我們的下一代如果送出國讀書,畢業後連學費都賺不回來,CP值超低,能怎麼辦?就好像看紀錄片時看到北極熊媽媽帶著兩隻小熊無助站在浮冰之上,隨著浮冰縮小,媽媽緊張,但小熊渾然不覺危機將至,明知這是物競天擇,還是會心疼。就像看著這媽媽的焦急與女兒的不知所措,我也心疼。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孩子們要離開這個「不給糖就搗蛋」的年紀,因為生命必須找到出路。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