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台灣是我第二個家/謝佳見:「我曾經把愛情擺第一,成長之後才明白這不切實際。」

Share

來自馬來西亞的謝佳見,在當地早已是名滿大馬的「雙料視帝」,演技和高人氣是當地相當受到歡迎的巨星。然而在幾年前,他放下耀眼的光環來到台灣發展,也找到了第二個家。這次,他帶來最新的文字寫真書「第二個家 見」接受姊妹淘的專訪,就讓我們聽聽他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的過程,還有放在最內心深處的故事。

謝佳見:「台灣真的是超級適合人居的地方。」

這次的作品並不單單只是寫真而已,裡頭更有滿滿佳見逐字寫下的故事和歷程,他希望透過這本書,能夠讓讀者除了明白他從馬來西亞來到台灣的點點滴滴,也能走進他的內心世界,算是他給自己,也給粉絲們的紀念冊。書中到了很多台北不同的鄉鎮和風景,他說:「我最喜歡的地方是陽明山,那裡有很熱鬧的環境,也有悠閒的角落,可以讓我找到和自己獨處的空間,很舒服也讓我很放鬆。

但他主要的生活環境在信義區,他回憶起當時剛搬來台灣,在信義區租了小小的空間,過著從前他沒有過過的生活:「那時候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在台北打拼,所有很難過、很沮喪以及漫長等待的時光都在那邊發生。」卻也因此讓他對於台北有更深厚的情誼。

來台灣生活這幾年,他認為無論是氣候、美食等等都讓他覺得台灣太適合人居住。他最愛夜市和小吃,不管是哪個夜市都有非常好吃的東西,像是炒米粉、飯糰、蚵仔煎、大腸包小腸等等,都是他最喜歡的美食。

(圖/謝佳見臉書)

謝佳見:「來到台灣從零開始,我以為我做好了心理準備……」

佳見決定放下在馬來西亞的成就,決定來到新的環境,他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方面,都要當作是學習的過程,可是後來才發現原來一切根本沒有這麼簡單。他說:「剛來台灣的時候都會想家,會覺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犯賤,丟掉自己在馬來西亞的成就,可是我不想浪費我的生命,我想繼續嘗試各種東西。」他雖然知道自己在台灣就是全新出發,但是當每個人都把他當作新人時,一種突然掉下來的失落感讓他內心是滿滿的酸楚。他說:「我在娛樂圈很其實很久了,但每當站在台上自我介紹時,台下一片安靜,我就會很難過。」

除此之外,出道到現在他遇到最大的挫折,就是媒體負面的新聞報導。每當看到這些負面報導,都會讓他努力打拼的過程感到非常挫敗。他說:「我這麼努力離開舒適圈,以為可以被開心迎接,沒想到被報出許多誤會和扭曲的報導,對我來說非常難過,晚上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覺得我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有媒體說他大頭症,說對待工作人員很差,他對於自己的要求比較高,所以更容易因為這些誤會而感到委屈,甚至會很想在房間角落又委屈又氣憤地痛哭。雖然他知道自己心安理得,身邊的工作人員也都明白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就好,但卻有很多不認識他的人相信了這些報導,流失掉很多的粉絲。

曾經面對這些不實的指控,他會很想跳出來駁斥,他後來他發現即使很多事情解釋了,卻也於事無補,所以他決定繼續做好自己:「我還是會堅持自我的要求,努力認真工作,我相信時間會幫我說話的。」他相信,只要讓自己坦誠,且堅持在對的事情上面,未來的成績和時間,就是最好的解釋了。

他在書中有寫到和父親曾經無解的狀況,他坦言,每個父親和孩子一定會有很多的代溝,所以從小他和父親有很多不合的地方,包括對於讀書升學,佳見就為了配合父親的期待而選填不是自己內心的第一志願,甚至連後來開始走演藝圈,他的爸爸也相當不支持,認為他畢業後就該照自己的專業做名建築師,演藝圈賺不了錢又很不穩定,他這樣去做又能堅持多久?不過後來佳見說自己滿幸運也很努力地去證明給他看自己能在演藝圈中生存,這份精神和成績也感動了父親,最終獲得了他的認可,甚至還曾包場看他所主演的電影,才讓從小和父親的結解開,如今和爸爸像是兄弟朋友般的互動。

(圖/謝佳見臉書)

謝佳見:「我曾經把愛情擺第一,成長之後才明白這不切實際。」

佳見談起第一次戀愛,是在大學才開始:「我那時候就覺得愛情好美啊,所以就將愛情放在第一位,家人、朋友全部丟在一邊,只有愛情才是彩色的,其他都是黑白的。」後來他坦承自己在感情裡有時候太過幼稚,因而跌倒過幾次,才漸漸明白把愛情當作唯一太不切實際,應該要為身邊真正愛你的人多付出一些。如今,他所嚮往的愛情是兩人要互相支持、一起學習和進步,同時也渴望甜蜜,希望回到家有個人能夠一起吃飯,一起聊天,這就是最期待的愛情狀態了。

不過常常兩岸三地、馬來西亞到處飛的他也明白地說,自己沒有辦法談遠距離:「我害怕抓不到的感覺,我很沒有安全感,以前會覺得只要有愛什麼都沒有關係,但後來體驗後才了解,人和人之間還是要有接觸才能保有情誼。」

謝佳見:「我正在努力學著,怎麼從每次跌跤的時候能夠重新站起來。」

台灣觀眾對於謝佳見的螢幕形象,通常都是小生呀、暖男等等,他說這都是來到台灣後才塑造出來的,其實自己很喜歡挑戰神經病、變態之類的極端角色,或者是草根性格的人,不希望將自己對於角色的詮釋畫地自限。

曾經以電視劇「十六個夏天」入圍金鐘獎最佳男配角,對次他說這是對他個人相當大的鼓舞和振奮,畢竟自己才剛來到台灣幾年就有這樣的榮幸和機會入圍金鐘獎,也算是達到當初他決定來台灣發展所給自己的目標。後來他從男配角一路到現在往往都是男一的角色,他坦言這種肯定真的很爽,但同時也提醒要如何繼續維持自己的水平,並在面對每個挑戰和挫折中重新勇敢地站起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近幾年,除了在戲劇表現越來越傑出外,佳見也陸續參與許多的公益活動,他說:「身為藝人,當我能夠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呼籲到很多人一起做公益,真的是很偉大的事情,所以我很希望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這樣的想法真的是每個公眾人物都要效法的呀~

(圖/謝佳見臉書)

謝佳見:「我只是不斷努力做好自己,不想要跟別人比,而是跟自己比。」

隨著年紀增長,他說他最擔心的是自己的身體健康,但他同時有很愛吃美食,所以一個禮拜至少會運動四天,做做重訓跑跑步,還有少吃澱粉,畢竟自己的新陳代謝也越來越慢。

雖然在演藝圈小鮮肉不斷崛起,但佳見從來就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步調:「我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把自己的體態維持好,努力做好,就不要跟別人比,跟自己比更重要。」所以他說自己很喜歡照鏡子,可以時時檢視自己是不是哪裡變得不好,也可以藉此督促自己不要怠惰。

謝佳見:「台灣改變我最多的就是,我學會和人交朋友。」

佳見是一個個性比較獨行俠的人,他說自己往往都是一群人裡,最角落安靜的那一個,默默地聽大家聊天。過去在馬來西亞,他也總是在工作後就回家,幾乎沒有任何演藝圈的朋友,直到來到台灣才有了很大的轉變:「在台灣我交了很多的藝人朋友,像是美秀姐、喬喬、心如、瑋甯、王陽明等等,謝謝一路以來陪伴我成長的人。」他覺得台灣人真的很溫暖,讓過去那個不擅長與人交際,很沒有安全感的自己懂得跨出去認識更多的新朋友,這對於他個人來說,是相當大的進步和成長。

在《第二個家 見》中,相信粉絲讀者們一定可以更加瞭解和貼近螢幕以外的他,不只是擁有白馬王子般帥氣的外表,私底下、內心世界裡謝佳見,更是溫暖和迷人。

謝佳見最新作品《第二個家 見》凱特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普林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