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鍾瑶、朱芷瑩、潘慧如,姊的18歲只有男人!

Share

潘慧如,熱情奔放;朱芷瑩,溫柔婉約;鍾瑶,鬼靈精怪

什麼?這三個成語好老掉牙嗎,但在我眼中,三位姊就是這麼率真又坦承。

潘慧如、鍾瑶和朱芷瑩,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場酒局,哦不,是喝酒的飯局,朱芷瑩和潘慧如都說,第一次見到鍾瑶的時候,就對她空靈的外型深深著迷,「她轉過身來對我笑一下,我就被她的笑容電到了,太有魅力了!」朱芷瑩像是吃了草莓蛋糕一樣,露出很甜很甜的笑容。

潘慧如用周冬雨、桂綸鎂來形容鍾瑶,一眼就看出她非常有明星的特質。被兩位姊姊這般稱讚,鍾瑶蜷著身體,左看看、右看看,一會兒瞪大眼睛,一下子揚起眉毛,「我開始欣賞我自己了。」她說。

女人聚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題,這句話可真不假,姊姊們有一個聊天的群組,無論上班、下班都會報備,不外乎分享彼此的保養心得,「保養她最多!」鍾瑶跟朱芷瑩不約而同地指向潘慧如。

《當保養女王遇上食補天后,還有一個天生麗質的少女》



潘慧如榮登保養女王寶座,有點害羞:「我的比較多啦~因為我很喜歡保養,太閒了在家裡面,我是那種回家會在洗手間待很久的人,因為我皮膚又很乾,所以我就會很怕上妝乾,我是會每天敷面膜的那種人。」

講著講著,大家都對她投以驚訝和佩服的眼光。如果說潘慧如對保養的熱忱是100分,那鍾瑶絕對是0分,她默默搖著頭說:「我是全世界最不愛保養的人」這個人絕對是天生麗質無誤,兩位姊姊也馬上展開攻勢,爆料鍾瑶都把敷面膜的時間拿去打電動了。

聊到保養,肯定會談到維持身材的小秘訣,三位身材都好到令人羨慕,鍾瑶瘦歸瘦,她捲起袖子來,二頭肌可是結實得沒話說呢,鍾瑶說:「我是食補跟運動啦,保持愉快的心情,我比較相信這一種,健身啊、瑜伽、游泳那類的。」

一個愛敷臉、一個愛運動,朱芷瑩則包辦了「食補」的部分,每天起床自己打精力湯,裡面富含9種食物的營養素,鍾瑶邊聽,邊皺著眉頭:「喝起來是什麼味道啊,就像吃了一堆東西然後嘔吐」朱芷瑩挺直腰桿喊:「才不是好嗎!下次我一定要打給你們喝。」

聽她們聊天,這個傢伙、那個傢伙的稱呼對方,好感情可想而知。

《「姊」就是獨立,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

言歸正傳,這次三人在《姊的時代》中,分別飾演「莉莎姊」、「凱婷姊」和「青青姊」,不知道她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變成大家口中的「姊」了?

一聽到這個問題,潘慧如大嘆了一口氣,好似變成姊這件事,早就已經發生很久,往事莫再提的感覺。

潘慧如說,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在開車的時候,看到路邊有一對穿著制服的學生情侶,在路邊卿卿我我,那時她心裡想:「嘖!這樣怎麼行,現在的學生齁~」

當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然碎唸了一句,平常媽媽的耳提面命。鍾瑶也覺得,自己年紀稍為成熟了一點之後,有時候會為了工作順利、按時完成,開始有督促大家的行為出現。

至於我們的少女芷瑩姊姊,對於大家叫她「芷瑩姊」甚是惶恐,想到那天,她還緊張的跟對方說:「不要叫我姊!叫我芷瑩就好」但現在也默默接受,不是她認為自己已經是姊了,而是因為實在太多人叫她姊了,沒辦法一一去解釋啊!

很多人會覺得,姊這種生物,在社會上的定位就是「獨立自主,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我好奇問,「姊可以自己看電影嗎?」問題一拋出,潘慧如馬上搖頭:「我沒辦法

潘慧如其實是一個內心很沒安全感的人,怕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旅行,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心裡總是會想很多;但鍾瑶卻可以一個人連看三部電影,她說她懶得約別人,她要效率!朱芷瑩則在一旁笑笑看著她們妳一句我一句。

《姊姊的愛情觀 男人和麵包,哪個比較重要?》

那在姊眼中,愛情和麵包哪個比較重要?潘慧如給了我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閃婚這件事是有可能的,但如果結婚,我一定會離開這個圈子

因為不想讓家庭生活曝曬在銀光幕下,另一半可能還會被挖底細,被跟拍,所以她從入行以來,就一直堅持這個想法,潘慧如打趣說:「所以我到現在都還沒結婚,就是因為我真的還沒確定會不會離開哈哈哈哈。」

朱芷瑩非常會照顧人,可以獨立完成「麵包」的部分,又能好好的照顧另一半,她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在這方面我覺得當我男朋友還滿幸福的,我會把生活和健康照顧得很好,但我是女王,你還是要幫我忙這樣,以前會很小女人,都是以男人為主。」

鍾瑶可不這麼好說話了,她抬起下巴,顯得自信,「我18歲時真的沒有把男人放在眼裡,是一個超級女權主義,在我的世界裡你男人做得到的事情我也一定做得到,當我今天做到了,你就被我淘汰了!」

獅子座的氣勢,把兩位姊嚇得一愣一愣,此時潘慧如慢慢轉過頭說道,「我跟她相反的欸18歲的時候只有男人!」突如其來的結論,殺得大家措手不及,還沒準備好接招就笑倒在地。

因為年輕,所以對成熟的男人有種莫名的崇拜感,潘慧如18歲時交往過30歲的男朋友,每段感情都很長久,分手後,也很快會找到下一段戀情,就是怕寂寞。

但是現在倒是反了過來,「現在會覺得自己比男人還重要,但18歲的時候,會覺得愛情比自己還重要。」潘慧如說。

劇裡鍾瑶和吳思賢(小樂)大談姊弟戀,對於「女大男小」,鍾瑶一開始很排斥,但隨著戲越拍越久,大家一直跟她聊,她也漸漸打開心房,「我開始去思考這為什麼會必成我條件上的鴻溝?如果那個人他跟我有同樣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為什麼我沒辦法接受?數字到底是個什麼啊?我就會開始思考,想法就漸漸的扭轉了。」



《姊只是外表堅強,其實內心戲也很多》

其實姊真的很難當,不只是感情,工作上也是,潘慧如就說了,「姐心裡是想說,我們不要倚老賣老,先告訴你要怎麼做,就怕人家會說『拜託倚老賣老~』但如果我們這樣,就會有個聲音說『哇!她覺得自己好像很厲害,都不告訴我們。」姊就是內心戲很多。

但如果有新人演員上前問問題,姊姊們是很願意下指導棋的,而且她們都有一個大原則-「不要緊張」。

說得容易,做得難。

朱芷瑩用以身作則的方式來教導新人,因為她以前就是這麼「觀察」過來的,對她而言最實際的方法,就是做好一位前輩該做的事。

即使到了現在,潘慧如謙虛表示,她對於表演這件事還是會緊張,但她也說了,「緊張是件好事,緊張代表你對工作的重視。」鍾瑶也說,「不管任何人,都要學會放過自己,允許自己犯錯,是人都會犯錯,這本來就是一種很不完美,很自然、簡單的樣子,想太多也是於事無補,做到百分之七八十,剩下的就隨著當下的感覺走。」

鍾瑶常常在看自己以前演的戲時,會去思考,如果再演一次,會是什麼樣子?

答案是再也回不去了。

「因為在當下,你一定是最好的狀態,這個狀態是每個人把你當下不足的部分補齊的,所以你要相信,現在也不可能演得比之前更好。」

三個人三種個性,妳不夠的地方,我補足,我缺少的,妳來替我完成,鍾瑶、潘慧如和朱芷瑩,就像三個不同大小的齒輪,卡在一起運轉,剛剛好。

圖/姊妹淘、三立華劇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 欣容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