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陳芳語《星光》畢業後 陶晶瑩「這項」暖舉融化她

如果上網google陳芳語,可能你會搜尋到一些負面新聞,但跟她真實的相處過後,會發現年紀輕輕的她,做任何事都是很有邏輯性的…

 

 

陳芳語早我們一些,帶著狗狗已經在咖啡廳等候了,她在桌上放著一個折疊式的小鏡子,毫無遮掩地補著口紅,一見到我們,像是見到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嗨!你們來啦,等我一下我補口紅,你們先坐吧。」主人般的口氣,忙著招呼我們。

 

「這麼陽光、開朗又有禮貌的女孩,誰說她難搞的?」我心想。

 

專訪前我聽了她的新歌,「這是陳芳語的歌?中文也太好了吧!」沒有看字幕,完全可以聽得懂她在唱什麼,陳芳語聽我這麼誇獎她,瞪大眼睛:「真的嗎?好感人,如果退步我就慘了!」她說。

 

想起剛到台灣時,還了請中文家教,每天花3、4個小時跟家教聊天,後來為了學正確的發音,報名參加國語日報的課程。

 

陳芳語的情歌感情濃厚、朗朗上口,正當我想問,明明不懂中文的意思,為什麼可以把情歌唱得這麼扣人心弦時,她搶先我一步解釋,「接近錄音的時候,我就會把歌詞帶回家,把不知道、聽不懂的字圈起來,跟他(老師)複習一下,把每一段段落,跟我自己的感覺是怎麼樣,有什麼畫面,到時候我去錄音室就可以錄得很順。」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用在陳芳語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聊到情歌,就讓我想起,陳芳語出道以來幾乎沒有傳過緋聞,或是聽說她交男朋友,但我曾經看過她的一篇報導,當時她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對象還是要慎選,帥可能只是帥個幾天,以後要一起生活,還是要認識比較重要」。

 

陳芳語不是「外貌協會」,要對一個人動心,一定是對方有某些特質讓她很欣賞,「妳要欣賞一個人之前,通常妳要跟他還滿熟的吧?」她這樣反問我。所以一見鐘情什麼的,不太會在她身上發生。

 

或許是國外教育的關係,陳芳語相當推崇約會「AA制」,她不懂為什麼男生就得送禮、請吃飯,交往應該是要互相的,「信任、孝順、對大家好」是她看對象的3大重點,陳芳語還會觀察約會對象是如何跟服務生交談的,她露出小女孩般的害羞表情:「外表好看不一定內心好看,內心好看會讓一個人變得特別帥!」

 

 

西方教育和華人文化的差異,讓陳芳語剛來台灣時吃了不少苦頭,她跟葛仲珊(MISS KO)合作的一首《家在哪裡》,描述了她倆相同的背景和經歷。

 

從小,陳芳語所受的教育,就是主張「有什麼想法就要勇敢說出來」。但是在台灣,有這種想法似乎是不太被認同的。

 

陳芳語肩膀微微垂下,雖然是侃侃而談,但笑卻比剛剛少了許多,「有可能長輩會覺得你在找麻煩,或者是你有這些想法你憑什麼?你只是一個小女生,怎麼可以跟我們意見不一樣。」她的心裡滿是委屈。

 

小女生為什麼就不能有自己的意見?陳芳語嘴上沒說,但她認為,不管什麼工作,都一定會遇到彼此意見不同的地方,那不代表有人錯了,對於這個「無解」的問題,陳芳語早就看開了,她也沒有因為這樣,變得不敢表達,「我還是覺得,理性狀況下,每個人都有資格去表達想法,慢慢適應就好。」她聳聳肩。

 

 

陳芳語做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尤其是上舞台前,她得做好萬全的準備,一談到唱歌,陳芳語移動一下椅子,坐得直挺,開始細數她的「開嗓」妙招。

 

陳芳語講話的聲音算大,也很宏亮,在車上邊聽音樂邊哼就算是開嗓完畢了,聽得我都羨慕起來,會唱歌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只是她有氣喘,鼻子過敏,很容易會覺得喉嚨乾癢,所以在唱歌之前,她一定會喝熱水、熱湯。

 

陳芳語又小小聲說:「但我錄音前不能吃太飽,不然會想睡覺,還會打嗝。」

 

連這麼細微的小事情她都交代得鉅細靡遺,這小女孩果然是很可愛。「到底是誰說她難搞的?」我又暗自這麼想。

 

記得當時陳芳語因為在《超級星光大道》當踢館者爆紅,到現在已經是發片歌手了,想到那段日子,陳芳語眼睛閃耀著光芒,迫不及待地想分享這個經歷。

 

陳芳語小小驚呼:「那時候我中文超爛!我真的很緊張,大部分人家跟我講的話,我真的聽不懂,我只懂單字,什麼『你』、『喜歡』、『沒有』、『不』之類的。」她在椅子上挪動了一下,聲音有點顫抖,「OMG,上電視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感覺是很尷尬的。」

 

 

陶晶瑩知道她中文不好,代替她說了很多話,也待她像妹妹一樣,後來陳芳語發了第一張專輯,陶晶瑩全家一起去參加她的生日派對,說小朋友很喜歡〈愛你〉這首歌。

 

陳芳語臉上泛起暖意:「陶子姐是第一個在舞台上照顧我的,發片了還能跟她有連結,真的很感人。」生日派對很簡單,有歌迷,有陶子姐,陳芳語就在那邊幫他們簽簽海報、唱唱歌,沒有華麗的故事,但是很幸福。

除了中文進步很多之外,我發現她也比之前還要精瘦許多,隨口問了句「平常都做些什麼運動」?陳芳語輕描淡寫地說:「 夏天的話,每天早上我會去游泳,游個2千。」

 

陳芳語時不時地望向天花板,回想自己還做過哪些「魔鬼訓練」,嗯…至少對我來說是魔鬼訓練。她最喜歡的是重量訓練,尤其是練屁股,但運動這種東西,講求的還是心情愉快,偶爾也該來點變化,所以她有的時候去重訓;有的時候去游泳;有時候去跑步;有時候打拳擊;有時候做TRX;有時候做瑜珈…

 

看到我驚訝的反應,陳芳語反倒興奮了起來,她說錄音室剛好就在健身房隔壁,只要一抓到空檔就跑去健身,那時候她還有兩間健身房的會員,一天健身個兩次是家常便飯。

 

陳芳語邊講邊笑,臉頰泛起紅暈,也覺得那時後有點上癮了,她替自己解釋:「我很喜歡流汗的感覺,很像在排毒,有時候有一些煩惱,反而去動一下,你會有一些想法,就可以稍微想通一些事情。」

 

 

如果是在生活沒有壓力的情況下,陳芳語的體重大概在51、52之間,但如果有工作,需要維持身材的話,大概會在45、46。別看陳芳語這樣,她剛進演藝圈前期,曾因為大眾給女藝人的壓力,讓她一度瘦到只剩38公斤。

 

陳芳語收起笑容,變得有些嚴肅,很難得看到她臉上出現這種表情,「我想要當一個好榜樣。」她說。

 

如果真的想減肥,陳芳語建議大家去醫院量體脂肪、肌肉的比重,畢竟每個人的身體不太ㄧ樣,骨頭、水分和其他東西,加起來才會是你的重量。

 

 

陳芳語承認當時的想法非常不健康,她每天量體重,把吃的東西、卡路里多少、運動多久、消耗多少卡路里全部都寫下來,「我一直減肥、一直減肥,每天站在體重機上面,希望看到掉了0.3、0.4,數字變得越來越小,我還是覺得不夠瘦。」為了卡路里活著,她打從心底覺得很痛苦。

 

那是她20歲,還沒簽給陳建州(黑人)之前,後來受黑人的影響,黑人帶她運動,帶她吃,陳芳語的身體才漸漸恢復到健康的狀態。

 

 

感覺得出來,她很感謝黑人的出現,讓她看到世界更陽光的那一面,不是只有瘦,才有價值。 

 

 

接觸重訓之後,陳芳語在飲食上有自己的一套原則,因為吃素,所以她更注重蛋白質的補充,也盡量少吃精緻澱粉,陳芳語營養小老師上身,隨即補充:「全麥的東西吃進去後,足夠你度過整天,假如你是吃蛋糕、白飯,它會馬上讓糖分變得很高,你就會突然很有精神,但很快就沒了,它也很快會變成脂肪。」

 

你說陳芳語如果現在拿出一張營養師的證照,我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

 

陳芳語通常下午1點左右才有工作,醒來如果不太餓,就只會喝一杯自己泡的咖啡,下午餓了再吃正餐,「白天你都在動來動去,多吃一點,就算是不健康的東西,妳都必須要給自己一點點精神,所以午餐我其實不太會在乎吃什麼。」她這句話,想必是給不少女孩打了一劑強心針吧!

 

但到了晚上,陳芳語就不會再吃澱粉了,頂多燙青菜、炒菜或是吃水果。好像早就知道我會問她什麼一樣,陳芳語馬上解釋:「我知道很多人說水果不能在晚上的時候吃,我自己啦,我會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吃到水果,餓的時候我覺得水果是一個很健康的零食,其實在國外大家都會說,你想吃水果你就趕快去吃。」

 

 

跟陳芳語聊天,不知不覺吸收到好多資訊,幾乎都忘了旁邊有攝影機在拍,而我也幾乎忘了,曾經看過那些關於她的負面新聞。

 

最後我問她,有沒有曾因為這些負面新聞影響到妳想當藝人的初衷?她幾乎零思考,眼神毫不閃躲,語氣堅定:「不太會,就像我們聊的第一個話題,每個人都有權利有自己的意見,有些人會比較相信他們聽到的,有些人是相信他們親眼看到的,就看你是哪一種人。」

 

當藝人是滿辛苦,討厭你的人,通常是很主觀的,你的聲音、長相,任何一點都可能被拿來做文章,陳芳語接受指教,她說「那就是觀眾的工作」。

 

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就算被討厭了,也替罵她的人找了個理由的女孩,怎麼叫人不心疼?

 

而今天過後,我選擇做一個只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人。

 

 

 

圖/姊妹淘、陳芳語臉書、kimberley fancam YouTube頻道

姊妹淘編輯 欣容

電視兒童,娛樂記者,想說出更多隱藏在光鮮亮麗外表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