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專訪張惠妹】夢想從麥可傑克遜身上成真

Share

文/趙雅芬 圖/環球提供

Q:以你的個性,當初會願意去參加「中國好聲音」和「夢想的聲音」這兩個節目,其實有些令人意外的。

A:當初我第一次聽到「夢想的聲音」的製作方式,就覺得很有意思。我對於改編歌曲這件事很有興趣,從以前就喜歡把別人的歌,唱成自己的歌。

當初他們說每一集都要有新歌,我只覺得很酷,有老蕭、JJ、Hebe可以一起很瘋的玩音樂。但錄影時,壓力就來了,我們要在很短時間編好曲子,還要唱成自己的樣子,但現場的氛圍我很喜歡,我甚至覺得,只要是喜歡唱歌的歌手,若有機會,都應該去參加,那種原始的能量會被激發。我看別人唱歌,會覺得:哇,原來可以這樣唱。當我演出時,我又可以享受改編歌曲帶來的成就感。

「中國好聲音」是選出好的歌者,這也是我喜歡的事。我有時候會偷偷的去聽一些地下樂團,或不是歌手的演出,聽他們詮釋他們創作的東西,那有一種魔力。我可以站著兩三個小時都無所謂,也是一種洩壓。通常我都全身黑,戴帽子,蓋住頭髮,全場大家都很專心,根本不會發現我,有時候有人發現我,我會小聲說噓,他們就會不打擾我。

在「中國好聲音」裡,可以看到很多會唱的歌的人。有時候我會想:這對他們是好的嗎?這個人在這出現後,他要去哪裡?有誰會知道他接下來要怎麼做?也許他唱三次歌很厲害,但第四次沒唱好就被刷掉了,有可能他是可以被雕琢的,可是也許來不及雕琢就再見了,我會覺得很可惜。

Q:你在「中國好聲音」看到那些勁爭激烈的參賽者,有回想過當年參加「五燈獎」的自己嗎?

A:有。我第一次參加「五燈獎」,因為忘記歌詞,就被刷下來了。後來又參加一次才五度五關,但比完也就這樣,沒了就沒了。

其實「五燈獎」之後,我很討厭唱歌,覺得好累,那個節目的磨練真的太恐怖了。那時每週要錄影,每次錄影要準備六首歌。我從台東要坐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到台北,火車上沒位子,我都坐在車廂和車廂外連結的那一段樓梯,一邊背歌詞一邊吹著風,有時想睡覺,但怕整個人會摔飛出去,就會用手臂勾著樓梯把手,一路晃到台北。

姐姐會來火車站接我,她住的地方很小,但她也要上班,所以我要自己去台視,先試唱給歌樂手老師聽,歌也要給老師選,有的歌別人唱了,就又要重新選六首歌,可是我不會唱那麼多歌啊,那個壓力真的很大,很恐怖。我有時候會躲在台視的樓梯間哭,那時候每一層樓梯間都有人佔位練唱,我一直記得那個樓梯間,我在那裡自己抄歌詞、背歌詞、練唱,很害怕,覺得一切都好恐怖。

撐完那段比賽時間,我就再也不想唱歌了,人家叫我唱歌我會生氣。以前在台東,人家結婚或生日,不等人家說我就會上台唱歌助興,「五燈獎」之後回台東,人家說,katsu,上去唱歌,我就會露出生氣表情,要是媽媽或舅舅逼我唱,我會氣到直接回家。

Q:那個時候的張惠妹,夢想是什麼?

A:那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我要賺錢。

我們家作農,有時候農作物生成不好就沒錢。我從小就一直很想趕快長大上來台北,因為我看到我大姐二姐三姐,他們很小就出來工作,他們工作就是要養在台東的我們。國中時還不能打工,我每天想著:我為什麼要讀書?我想幫姐姐,因為知道姐姐很辛苦,為了我們沒辦法結婚,錯過了婚姻,錯過很多人生的事。

高中畢業上台北打工,我最想開店,那時候想法是:只要開店就可以賺錢,賺了錢就可以給家人。學生時代,只要有獎品或獎金的歌唱比賽,我一定參加,因為得了獎可以給家人。

「五燈獎」之後,我討厭唱歌,也幾乎忘了唱歌這件事。我在台北的日本料理店和居酒屋打工。後來我表哥來找我,他說:你不是很會唱歌嗎?我說:要幹嘛?他說,我們有個叫做relax的樂團,你來當女主唱,我們來賺錢。

那個年代是台北pub的全盛時期,我表哥帶我去,我大開眼界,心想:「哇,大家也太瘋了吧,好酷,好耶,我來試一下。」他給我歌單,都英文歌,我那時候根本沒唱過英文歌,他們就copy最紅的英文歌給我,教我歌詞和發音,還好我在學校的英文也還不錯,一周之內就學會十首英文歌

我們開始唱的時間是最冷門的時段,來的客人不是喝酒就是滑拳,我記得有一次我唱「I will always love you」,唱到第二遍時,開始有人回頭看我,最後是一直鼓掌。接下來客人就開始點歌,他們點歌單拿來,我都會假裝點點頭,然後還是繼續唱我只知道的英文歌,因為我只會唱那十首英文歌。

後來樂團愈來愈有名,老闆也終於開口:你可以換歌嗎?那時候我會唱到很瘋狂,跳上桌子,用手抓天花板的木樁,大力甩頭唱歌。接著,張雨生就來看我的演出了,然後我就簽約發片了。

Q:唱了20年,夢想成真了,有沒有什麼話是想對自己說的?

A:有時候唱完一場演唱會,在很安靜的時刻,我會問我自己:為什麼我可以做得到?我出身在台東鄉下,小時候不要說想當歌手,連出現在電視上都是不得了的事。怎麼會有一天,站上這麼大的舞台,這麼盡情並且享受用生命唱歌,這是什麼樣的緣由或機運?

現在為止我都記得,甚至印象深刻的一個畫面,是關於麥克傑克遜。

我從小就知道麥可傑克遜,他那時候來台北辦演唱會,我一直盧我大姐幫我買票。現場人擠人,我個子很小,只能從很小的視線看向舞台,當時大家都很high ,我卻是異常的安靜,一方面是很害怕,擠在那裡完全動不了,只能踮腳縮在一個小小的縫隙,但身上卻一直起雞皮疙瘩。那畫面我一直記得,因為我當時跟自己說:「以後我好像可以站在那個地方。」我真的是這樣告訴我自己,而我不知道為什麼。

1998年唱片公司幫我辦第一場演唱會,我走上舞台,全身一直發抖,有部份原因是第一次站到那麼大的台,有部份原因是當我望向搖滾區,不斷盯著某個地方,我想起了那是我以前看麥克傑克遜演出的地方,而我竟然真的站上這個舞台了!

Advertisement
趙雅芬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