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專訪】謝欣穎曾將重心放感情 走錯路無仿「怎麼開心,怎麼做」

謝欣穎,一個臉頰上有兩個梨窩的女孩,不笑的時候冷冷的,很難親近的樣子,笑起來又甜進心坎裡。她坐在高腳椅上,對著鏡頭說話,後來我們說,可以放鬆一點沒關係,不用都看著鏡頭,她這才將肩膀垂下,轉過身面對我,笑著說:「太好了,謝謝。」

 

謝欣穎為了新戲《1006的房客》中「程家樂」的角色苦練柔道,擒技、過肩摔、十字固定都難不倒她,她驕傲地說著這些過程,彷彿人生技能清單又打勾了好幾項似的。

 

程家樂25、6歲,滿腹的正義感,雖然家裡是開柔道館的,但她就想當一名社會記者,傳遞真相,謝欣穎說,程家樂和「年輕時的自己」很像,小到有人亂丟垃圾,她都會出面喊:「你垃圾沒丟好哦。」

 

但是隨著年紀增長,她發現做好自己,比糾正別人更重要,「每個人的習慣不一樣,我也不能強迫別人去做我覺得對的事情,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從自身做起,旁邊的人看到如果有被影響的話,好像會比較好一點。」她講完,再次同意自己的這段話,不經意地點點頭。

 

這是人生的歷練、經歷,和蛻變,年輕時總是衝動、正義,長大後才發現,過好自己的人生,比什麼都重要,但那不代表我們對社會冷漠,只是換個方式,以身作則去改變世態罷了,即便是丟垃圾這麼小的事情。

 

25歲時做事有衝勁、活力、不顧一切,談戀愛的時候,什麼都不管,就是快樂最重要,也沒什麼太大的目標,甚至將人生的重心放在男朋友身上。謝欣穎緩和下情緒,淡淡地說:「現在年紀長了,就比較,想多一點,做任何事好像少了一股衝動。」


 

現在她追求的,除了開心之外,還有心靈上的富足,謝欣穎一陣傻笑:「我都已經30幾了!附加條件就是要可以一起成長、互相學習。」雙頰的梨窩總在她展開笑顏時也跟著一起出現,讓人很想再多說點什麼有趣的事情,逗她笑笑。

很多人都好奇,謝欣穎當初為什麼會毅然決然放掉一段這麼久的感情,我們沒有聊到這個敏感的話題,但感覺得到,她消化、咀嚼過這個問題。謝欣穎說:「這部戲之前沈澱了一段時間,大概半年吧,認真的去思考,什麼樣的生活對我是最好的,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身旁的人總會一人一句建議「女人應該怎麼、怎麼過會比較好」,但在謝欣穎眼裡,那都是旁人認為的,並不受用於每個一個人,「後來我發現,我要的很簡單,就是一個很單純的生活。」謝欣穎點點頭,或許過往的日子烏煙瘴氣,但終有撥雲見日的一天,現在她的世界,是彩虹的顏色。

 

我問她是否能給戀愛中的年輕女孩兒一些諫言,謝欣穎搖搖頭:「我認真覺得每一個人、每一條路都是自己走的,旁邊的人講說『那條路才是對的』你也未必會聽,與其這樣,我覺得趁還年輕的時候,做你想做的事,你覺得這個伴侶是好的,就去吧!」

 

當然,過程中或許也會碰到一些不好的對象,但在你眼裡是好的,久了,碰壁了,之後妳的擇偶條件也會避開之前那個,謝欣穎說:「路都是要自己去走出來,所以我不會給意見『怎麼開心,怎麼做』。」

 

謝欣穎突然想到恬妞的一句話,她說很常有人問:「妞姐為什麼都沒有變老,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很有活力,氣色很好?」恬妞表示,自己並沒有特別保養,就是無時無刻讓自己心情愉悅,然後腦子裡的東西少一點。這段話讓謝欣穎記了好久好久。

 

謝欣穎演了好多電影、電視劇,廣告代言、短片,我問她:「妳以前是個工作狂嗎?」她驚訝了一下回我:「哦我不是,哈哈哈我從來都不是。」那我想,她或許只是很努力在生活而已吧。

 

謝欣穎撇開工作,把更多的時間留給自己,她開始細數平時的樂子,眼睛瞬間發亮,「每次去市場買九層塔都要一大把,一個人吃飯就很浪費,乾脆就自己種,還有含羞草,小時候的記憶就是在路邊都有含羞草,但因為現在台北市空氣,還有各種污染,很難看到。」

 

最近沒事,謝欣穎還滷了一鍋滷肉,笑說:「我滷了一大鍋滷肉,先把爆香炒過,肉要醃啊什麼的,哦還有,我米酒加超多!」一邊講,她一邊做出炒菜、醃肉的動作,想著自己還加了哪些料到那鍋滷肉裡,每天做這些再平凡不過的小事,就足夠充實她的心靈,24小時都不夠用。

 

這次殺青,她也預計休息一陣子,把時間留給自己,看是要出國,還是就待在家裡,都好。

 

 

其實這天在訪問時發生很多小插曲,燈光沒電,暗下來3、4次,加上我的椅子高度和謝欣穎無法平視,加上各種問題想必她也回答過不下十遍,但是她臉上一點倦容都沒有,也沒有表現出不耐煩。如同她所說的,她只是想要一個很間單的生活,腦子裡面不要裝太多東西,在家煮煮飯、種種九層塔,玩玩滑板。

 

這天,謝欣穎的妝容、髮型,完美的不得了,聊完天後,我幾乎可以想像,她素著一張臉,在家裡煮飯,替含羞草、九層塔們澆水的樣子,既簡單,又滿足。

 

圖/翻攝自謝欣穎臉書、Instagram

姊妹淘編輯 欣容

電視兒童,娛樂記者,想說出更多隱藏在光鮮亮麗外表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