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柯切拉音樂節2018

又來到一年中音樂節的這個時候(好啦其實是上禮拜),柯切拉音樂節好像有個模糊的穿著風格,大約可以描述為性感的波希米亞風,但又不全是,不過,從服裝上的確可以看出這個人是不是要認真參加音樂節的。

 

 

超模雅莉珊德拉安布羅修深信世界就是我的伸展台,這照片乍看之下還滿不錯的,牛仔外套上的彩色流蘇很點題,腰包感覺很實際(小心扒手不可不防),但他身為模特兒的專葉讓人忘記這衣服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並不特別喜歡單寧布的胸罩配同材質的外套,但最大的問題是她穿著一件鉤織的彩虹尿布。

 

 

模特兒女演員Whatever艾蜜莉什麼基(因為他姓真的很長)的白色洋裝出乎意料的保守,對於穿很露以及不合理非常習慣的他,在這個有人穿鉤織尿布的場合,竟然穿著一件有袖洋裝(仔細想想,就是電影「麻雀變鳳凰」裡茱莉亞羅勃茲擺脫阻街裝扮去購物的那套啊),而且還帶著一個很好看的包包,這比較適合比如說,坎城影展的日間記者會。

 

 

鉤織顯然是大會公認主題(是嗎),吉吉哈蒂德的白色裝扮有鉤織上衣跟底下露出褲頭的成套短褲,為一般人都認為頂多當作茶杯墊的鉤織找到新出路,但這個料子真的適合當內褲嗎,我覺得腰鍊搭配不錯,但吉吉哈蒂德到底要花費多久才能明白袖子的用法呢?

 

她的妹妹貝拉哈蒂德,不得不說這可能是她有史以來打扮得最像正常人的一次,這個打扮走在街上甚至也不奇怪,只是可能比較適合走在九零年代的街上,他是落入凡間的時空旅人這樣。

 

 

坎達爾珍娜的超大軍褲搭球鞋其實是個蠻實用的選擇,他的下半身基本上是九零年代男孩團體的造型,而上半身,那不是一件上衣,那是保護被害人隱私槓在眼睛上的黑槓啊。

 

 

看到蕾哈娜的鎮身打扮,讓人不禁想問:「老闆娘紅目鰱一斤多少錢?」

 

圖片來自GFY

Tags : 個人意見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