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專訪】楊小黎想談場乾淨的戀愛 黃姵嘉自認有「感情潔癖」

楊小黎和黃姵嘉在《台北歌手》裡,一個元配、一個小三,訪問才剛開始,她們就為了誰要拿麥克風吵吵鬧鬧,讓氣氛瞬間活絡了起來。
 
楊小黎因為是童星出身,或許會給人一種「前輩」的感覺,或是被貼上很早出道的標籤,一進到咖啡廳她馬上就點起餐來,想吃司康又嚷嚷著怕胖,實在是太可愛,完全感覺不出她有明星架子。
 
個性這麼嗨的楊小黎,在劇裡卻是演了一個苦情正宮的角色「雪絨」,楊小黎說,後來她看播出,都發現自己的脖子青筋超明顯,「很多都是悲在心裡,不能哭出聲,每次看蘇玉蘭(黃姵嘉 飾)在跟呂赫若(莫子儀 飾)粉紅泡泡橋段的時候,就像是美工刀在割著我的心啊!」她一邊演著被美工刀劃的樣子,一邊笑嘻嘻地看著黃姵嘉。
 
因為是時代劇,即便是床戲也不能拍得太露骨,所以黃姵嘉的床戲都是穿著白色小背心登場,楊小黎又忍不住再補她一刀,「我都還以為白色小背心有sponsor(贊助)勒!」話才一出,所有人都笑成一 團,整間咖啡廳都是她倆的嬉鬧聲。
 
 
其實《台北歌手》已經殺青許久,黃姵嘉幾乎都快忘了自己演些什麼,但楊小黎因為演的角色太深沉,許多台詞都還無法忘掉,她笑說前些日子在練習客語時,會在公車上喃喃自語,有次唸到「我肚子裡面還有你的小孩,你怎麼可以離開我」結果因為情緒太重,不小心念太大聲,被媽媽喊:「妳小聲一點啦!」
 
兩個人戲裡愛恨糾葛,戲外很喜歡互虧、打鬧,訪問的過程也會互相替對方補話,楊小黎在劇裡幾乎是全素顏,很苦命的感覺,黃姵嘉本來是看著遠方,默默地說:「對啊就是很窮嘛,也不能太漂亮。」楊小黎一聽馬上入戲:「還不都是妳!米都被拿走。」黃姵嘉被激一個不甘示弱:「拜託,蘇玉蘭也很窮好不好!」這一回合打成平手。
 
話匣子一開,聊都聊不完,不過楊小黎對於自己素顏是挺滿意的:「我覺得就是很天生麗質呀!」她驕傲又調皮地說。
如果真的遇到丈夫出軌這種事,是否會像雪絨一樣,扛起大老婆的責任,即便心再痛,還是那麼樣堅忍不服輸?楊小黎瞪大眼睛,撒嬌喊:「蛤~可以不要嗎?」好像這件事已經發生了似的,瞬間就在悲傷的情緒中。
 
楊小黎說,如果老公是肉體出軌,或許還能原諒,但如果像劇裡呂赫若和蘇玉蘭那樣,有心靈上的交流,她就會好好的跟丈夫商量是否真的要分開,楊小黎對於我的假設性問題有些入戲:「天蠍座愛恨分明,但我會把自己虐到很痛苦後才會放手,我沒辦法跟雪絨一樣共享一個男人。」
 
獅子座的黃姵嘉則認為自己越成熟,越有感情潔癖,「我好像一次都沒辦法接受,不知道是30歲還怎樣,好像連肉體出軌我都沒辦法忍受,更別講是精神。」
 
楊小黎聽她這麼一提,信念有些動搖,「好像也是…像現在有些追我的男生,如果我發現他是在到處放線,我沒有辦法欸,我覺得你愛就愛,不愛就不要玩。」本以為自己和黃姵嘉的天線順利接軌,達成共識,誰知黃姵嘉冷不防地冒出一句:「不然你要玩就好好玩!」
 
楊小黎聽了傻眼,邊大笑邊討教:「恩?怎麼玩啦。」黃姵嘉解釋:「男生都會經歷很愛玩的階段,你要找可以陪你玩的對象,不能找認真想談感情的女生,這樣太自私了。」楊小黎點頭表示認同,「我現在的狀態是一個很乾乾淨淨的,可是要找一個願意跟你一樣,想好好談感情的人好像很難。」這回兩人的天線是真的接上了。
 
 
但如果是發現閨蜜的男友劈腿的話,黃姵嘉就不像剛才那般冷靜自在了,「我一定會講啊!而且我會每個細節都講得很清楚,這男的不要了啦。」楊小黎被這番話喚醒,看著黃姵嘉喊:「你這個人很心狠手辣欸!」
 
楊小黎說,如果閨蜜是還在熱戀期,可能就不會講得那麼直接,會用提點的方式,「不然我這麼直接的話,她可能會說『妳為什麼挑撥離間,妳是不是喜歡他』,那怎麼辦。」這次換黃姵嘉傻眼:「哦天啊,妳想好多,真的是天蠍座。」
 
替好朋友想這麼多,但楊小黎又透過鏡頭跟她的閨蜜喊話:「如果我男朋友劈腿,一定要告訴我呦,我可以承受的!」
 
這些年來,楊小黎的角色若不是大喜就是大悲,好像都沒有好好的談場戀愛,讓她很渴望有能好好戀愛的戲找上門,或是挑戰推理偵探片,飾演天才型犯罪類型的角色。至於黃姵嘉則很想演動作戲,當特務過過女俠癮。
 
從見面開始,到訪問結束,楊小黎都是精神飽滿的狀態,攝影機綠燈亮起那刻,她就已經準備好要給我們完完整整的她,還有她的故事,黃姵嘉則在一旁不時地替她補充說明,不刻意搶鏡,卻也表達了許多自己的看法,有深度、有內容,我想,這就是所謂敬業的演員吧,讓人不禁開始期待,她們將以何種面貌呈現在大家面前,也更期待,下一次會是以什麼作品訪問到她們。
 
圖/姊妹淘 
姊妹淘編輯 欣容

電視兒童,娛樂記者,想說出更多隱藏在光鮮亮麗外表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