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8坎城影展上

又來到坎城影展的時刻,今年大都會博物館晚宴跟坎城影展只差一天,大概題材這種東西就跟農作物收成一樣,有大豐收跟貧瘠的季節這種分別,坎城影展因為是持續很多天的活動,所以有源源不絕的材料。

凱特布蘭琪參加開幕式的禮服毫無疑問的很美(看看那個背部的剪裁!那個細節!),而且更重要的,我們看過了,2014年他得金球獎時穿的就是這件禮服,因為她說沒理由這麼漂亮的禮服只穿一次,為什麼女星每次踏上紅毯就要換一套新的呢?(因為觀眾想看?),他這宣言讓我輕微的擔心,他的整個坎城評審團主席行程會不會是個人最佳造型回顧特輯(結果不是)。

我忍不住想茱莉安摩爾對著掛在牆上的這件禮服沈思「是要穿去大都會博物館晚宴呢,還是坎城影展?因為大紅跟身上十字架的幾何設計也符合大都會博物館晚宴的主題。」不管怎樣,這是一件很美的禮服,有精彩的戲劇性設計,後面的長裙襬和羽毛,搶眼的大紅,但又顯得高雅。

夜市有在賣一種很神秘的東西,就是上面是娃娃的頭底下是裙子,那是鑰匙圈之類的嗎?范冰冰的這個造型就讓我想到那個東西(或一棵螢光的聖誕樹),我覺得上半身的部分跟裙子有種,一邊一國的感覺。

克莉絲汀史都華完全想說「對,我也不知道這件到底是什麼鬼,對,主題是摺紙嗎?我不知道摺紙可以折出三葉蟲來。在我的胯下部分有好幾個呢,還是說這件衣服主題是古生物?」(困惑)「啊因為古生物都死了所以這件衣服才做成黑的啦。」

露琵塔尼詠歐打扮成衛星雲圖來參加。(在這個比較南方的地方我們可以看到有充分的水氣喔。)

坎達爾珍娜「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打扮成奶瓶刷。」

卡拉布魯尼表示「走開,讓專業的來。」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