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演員的十八般武藝

Share

在劇組有流傳一句話:「演員不是人」,並不是說演員是甚麼特殊物種或是沒人性,而是這個工作必須在短時間內成為某一種你不熟悉的人、或是練就一些你完全不會的技能,像彭于晏為了電影「翻滾吧!阿信」練體操、張國榮為了「霸王別姬」練身段都是很經典的例子,在好萊塢更是有著像Adrien Brody這樣為「戰地琴人」瘋狂練琴、像Matthew McConaughey為了「藥命俱樂部」瘦到不成人形的魔人,對,演員不是人,根本神經病。

而身為一個神經病(啊不對,是演員),我自己也為了角色做過一些瘋狂的訓練。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和鴻金寶大哥拍戲,有一場需要跳5分鐘「天鵝湖」的戲碼,本來想說比比動作就好,但求好心切的楊媽媽(也就是我的保母兼經紀人),她覺得要跳就要有模有樣,於是幫我請了一位芭蕾舞老師,為我這個芭蕾零基礎的小胖妹展開特訓,我只有三天練習時間,所以印象中我拍戲收工後都在練舞,拉筋等等基本功在家也要練,還要表演現出「我可是從小學芭蕾的呢」這種氣勢,練得很辛苦但我卻樂在其中,拍攝成果也很滿意,在楊媽媽的影響下,我堅信做甚麼都要花工夫去學,反正學到的都是自己的養分,像不像,至少三分樣。

長大之後在「我綿一家人」要扮演美髮師,開拍前到美容院去特訓,結果第一位客人是個長髮過腰、三天沒洗頭的阿姨,我幫他洗頭洗了三次才起泡,接著經過沖水、吹乾、上捲等等繁雜又需要專業的過程,才發現我已經整整站了三小時、手指也起泡了,經過不斷的練習,拍攝時我吹半屏山的技術還真不賴!我也因為這個角色培養出做頭髮的興趣,去年我姐姐結婚時,我媽媽的髮型可是我吹的呢!

去年為了客家電視台的戲劇「台北歌手」學客家話,我媽媽是客家人,但我從小只會聽一點點不會說,前幾年去上客台外景節目時,也說得零零落落覺得很不好意思,沒想到接了這個全客語的角色,我必須在兩個月時間內把14集的劇本背完,劇組請了很棒的客語老師,幫我把台詞全部用注音符號標記,然後錄音給我聽,我那陣子早也背、晚也背,錄音檔吃飯聽、坐車聽、連睡覺也在聽,晚上夢裡都是老師的聲音,還常常做夢,夢到台詞講不順驚醒,我媽半夜聽我一直在念台詞都快被我吵到不能睡,最好笑的是我還在公車上講台詞:「我肚子裡有你的孩子,你怎麼能離開我!」旁邊乘客直瞪著我,我才意識到:「啊,我走火入魔了!」不過幸好劇組還有個需要練琴、練唱、練客語、練日語的神經病莫子儀先生陪我,我不致於很孤單。現在殺青了,我居然也把客家話學起來了,可以和媽媽用客語聊天,也多了一條戲路,那神經病的兩個月真值得,而且到現在我還可以完整背出所有台詞,瘋不瘋狂?

最近在拍攝的偶像劇「愛的3.14159」我又有新任務了,居然是,養豬!好的,敬請期待我的養豬公主歷險記吧!

Advertisement
杨小黎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