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專訪】小燕子原找歐陽娜娜演出? 《鬥魚》電影版幕後推手-柯宜勤、蔡妃喬

Share
柯宜勤(左)、蔡妃喬(右)。(圖/柯宜勤、蔡妃喬提供)
14年了,小燕子和于皓的愛情,現在怎麼樣了呢?《鬥魚》電影版在2018年的暑假上映,監製柯宜勤說,「我在大陸做戲這麼多年,為了鬥魚,我推掉了2、3部戲,把這些年來的積蓄都砸下去了,拍完鬥魚,也算是交出了一張電影成績單。」
柯宜勤齊肩的短髮,浪漫的捲度,恰到好處,耳朵上隱隱約約發著閃耀的光芒,仔細一看,才發現她戴了一條細細長長垂墜式的耳環,好有氣質。
光是聽說《鬥魚》要拍成電影版,就已經夠期待了,原班人馬會回歸嗎?找新人演員好嗎?萬一票房不好怎麼辦?導演、監製在想什麼?各種問題排山倒海而來。
行銷統籌蔡妃喬一坐下,先是氣喘吁吁的點了菜,興奮地說著上一個工作在聊《鬥魚》的相關事宜,她說每個年代都有像小燕子這樣的女人存在,「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道理也是萬年不敗。
蔡妃喬說,《鬥魚》設定在1987年,那是一個解嚴的年代,在那之前,男生都是三分頭、女生永遠耳下三公分,但是解嚴後不一樣了,每個人開始培養出獨立思想。
「小燕子處在那個年代,好像開始覺得要為自己做些什麼,但是妳卻永遠不知道踏出這一步會不會後悔。」蔡妃喬眼中充滿著熱情,像是一把火焰在燃燒,坐在她旁邊,可以感覺到她的迫不及待。
我們聊到一件很有趣的事,蔡妃喬說,現在的女孩子如果坐上男生的摩托車,僅僅是「要去哪裡」的問題而已,但是小燕子坐上于皓的車,不只是「目的地」的問題,而是「我把自己交給你,無論你帶我去哪,我都會勇敢跟你走。」
聽起來很傻吧,但是心中卻有一股許久未感受到的暖流湧上。
每個導演都有電影夢,柯翰辰也不例外,但是要如何一出手就贏得滿堂彩?柯宜勤給弟弟一個建議:「你要穩健、快速,做鬥魚就對了。」男人的視角和女人的畢竟不同,柯翰辰的鬥魚,是兄弟情誼,是比命還重要的義氣;柯宜勤想要的,是愛情,是奮不顧身。
為了這些事,姊弟都快鬧分家了,柯宜勤爆料:「他還打給我們公司會計,要會計清算資產,然後很生氣的到辦公室把東西都收了。」
但是辦公室除了幾張金鐘得獎的照片之外,連台電腦都沒有。「照片的框還是我買的勒!」柯翰辰的任性,在姊姊眼裡就像個孩子。
柯宜勤在電影籌備初期,反覆思考要還原《鬥魚》到什麼程度,要直接照著原著〈小雛菊〉拍?還是翻新,但如果翻新太多,就不是「鬥魚」了呀,柯宜勤不怕新受眾不接受,她說:「現在的小朋友,以前沒看過的,他們可以當做看一部全新的電影就好,我反倒怕那些看過電視劇的人,心裡會產生比較。」
電視劇是柯宜勤說了算,但電影是導演說了算,每次和柯翰辰有爭執,「他都會說『姊你可不可以閉嘴,休息一下』。」柯宜勤老是忍不住那股對戲劇敏銳的嗅覺,想要發表意見。
王淨、林柏叡、吳岳擎、虹茜、林輝瑝,全都是新人演員,論出道最久,經驗最多的是邱宇辰(毛弟),但是柯宜勤一點都不擔心:「感動的是故事的本身,如果我找偶像來演,他也只會幫助我在開始宣傳的初期,那個話題性,但不一定會反映在票房上。」郭品超、安以軒當初也是新人,柯宜勤自嘲:「我專門做新人的!」
對於為什麼不找原班人馬來演,蔡妃喬倒是說了一句很實在的話:「我請問一下,原班人馬那些演員都幾歲了?挑選『現在』適合的人去演很重要。」
「小燕子」王淨不是頂天漂亮的美女,但是看上去舒服、簡單,眼神中有著小燕子的傲氣,柯宜勤試鏡試了一年,走遍各大校園,坦言原本也想過找歐陽娜娜來演,名聲、氣質,各方面都到位了,但是柯翰辰認為,娜娜從小到大都是被家裡保護好好的一個小女孩,她的形象不屬於那個年代,柯宜勤笑笑不說話,也只好默默點頭,「電影是導演說了算嘛!」
即便為了電影吵到要分家,柯宜勤還是替弟弟打了滿分,「我沒看過有導演可以把普通的劇本拍得這麼好的。」
柯宜勤不諱言,《鬥魚》電影版的劇本出來的時候,她只給了6、70分,「但是沒辦法,導演喜歡,我就說好,那你要打動我,要讓我甜蜜、讓我哭、讓我笑,他做到了。」
不管過去安以軒的「小燕子」是怎麼樣勇敢,郭品超的「于皓」是如何對兄弟做到義氣相挺,愛情的遊戲規則亘古不變,這些熱愛戲劇、電影的工作者,熱情不滅。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 欣容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