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專訪】虹茜拍《鬥魚》髮型成本0元 服裝師「抓起來就剪」

虹茜,人如其名,像一道彩虹溫暖又有個性。
 
《鬥魚》是她第一部作品,在這之前,她是一位完完全全的素人,就連第一次個人專訪都是獻給姊妹淘,讓我備感榮幸,特別興奮。
 
虹茜和電影監製柯宜勤的髮型設計師是同一個人,透過設計師牽線,虹茜特別北上和柯姐見面,上了兩堂表演課後就被選中14年前由陸明君飾演的角色「紅豆」,這也是整部劇中我最喜歡的角色。
 
也許是能訪問到紅豆太開心了,我和虹茜特別聊的來,我問她有沒有看過原版,今年19歲的她毫不猶豫說:「我那時候好像才5歲耶!」手下不留情地給我重重一擊,「可是我後來有再YouTube上看啦,就快轉哈哈哈。」她拿出手機,教我怎麼用快轉的功能,急忙解釋,「我還有看小雛菊!」
 
接著她又拿出一本小說〈親愛的奧德莉娜〉,「我本來就比較喜歡看書,出門都隨身攜帶,這是我最近新買的!」她熱情、直接,也保留了19歲的純真。
 
 
虹茜為戲剪掉長髮,而電影需要她看起來豪爽灑脫、曠達不羈的樣子,所以頭髮也是服裝造型師隨手一抓就剪下去的,根本也沒想過會長什麼樣子,後來去看了試映,嗯,真的是隨便亂剪。虹茜卻一臉「反正會在長回來」的表情,很不像少女,「我就是個男人婆啊!」她扭扭脖子,滿不在意的說。
 

初次拍戲,虹茜顯得淡定,反倒是上節目讓她很緊張,與其說緊張,不如說害怕,她回想第一次錄影,幾乎快忘了當時的情況,就連後來的直播節目,也是錄到手汗直滴。
 
虹茜第一眼並沒有像「紅豆」那樣大姐頭的氣勢,但只要牽扯到在乎的人,她的雷達馬上就會打開:「我也是會把事情扛在身上的那種,雖然我看起來溫溫的,好像什麼事都不在意,但扯到朋友、家人我會很火。」
虹茜跟家人的感情密不可分,拍了電影,爸爸比她還要興奮,有次媽媽拍下爸爸的背影傳給她,她一看狂笑:「我爸在拍捷運站鬥魚海報,我媽站在後面拍他!」完美捕捉這位「女兒控」老爸。
 
虹茜從小就想當演員,但她的求學經歷,卻一樣都沒和表演藝術相關,她小小聲說…「當演員不一定會紅呀,我要有個退路在。」她選擇唸達人女中,培養氣質,大學還念了應用物理系,追逐夢想的同時,理想也沒忘記。
 
而她會到台中唸書,竟是因為不想「被管」,說也奇怪,她並沒有門禁,只是待在家裡自然有股莫名的約束力,即便到了台中,她也頂多去夜唱、吃宵夜,玩它一星期後就膩了。一問之下才知道她是射手座,與生俱來自由奔放的性格,被她詮釋得淋漓盡致。
 
也是太過自由奔放、無拘無束了,虹茜入行前完全不會化妝,是拍完電影才懂怎麼消水腫、化妝、整理頭髮,還因此被朋友念:「你要走這行不能不化妝啊!」就連媽媽都不給她留面子,直接說:「稍微打扮一下吧!」 她笑說自己拍完才長大,「雖然還是有點手殘,但比剛開始好很多了。」現在偶爾早點起床,還會喝上一杯黑咖啡。
 
 
開始拍戲有點收入後,虹茜將酬勞全數交由媽媽管理,問她有沒有先買什麼東西犒賞自己或是留個紀念,她歪著頭想了許久,「我什麼都不缺啊,好啦之後賺多一點錢再買…可能買個三百萬的包之類吧哈哈哈哈。」為了給我一個答案,她豁出去了。
 
看她這麼無欲無求,想起自己的年少時期,好像談戀愛比購物更具吸引力,虹茜也不例外,戀愛學分當然是必修,只不過她也被父親下了「禁愛令」,還沒脫離學生身分前都不能交男朋友。她知道爸爸是疼愛她,怕她受傷,基於這個原因,就算真的有對象了,也不會瞞著家人。
 
緣分是奇妙的,和柯宜勤見面的那個禮拜,虹茜原本沒有要回台北,是後來決定北上,設計師電話才來,而柯宜勤也剛好急著做造型,將預約時間提早兩星期,兩人才順利碰頭。
 
14年前的紅豆是陸明君演出,14年後虹茜接下這個角色,而陸明君和虹茜的生日,恰好也只差一天。
 
年底就要滿20歲,我問她想怎麼慶祝,她突然想起些什麼,望向一旁的經紀人:「妳可以讓我接髮嗎?我想去拍照!」我和經紀人相視而笑,這時在我眼前的,總算是位少女了。
 
圖/翻攝自虹茜臉書、多曼尼提供
姊妹淘編輯 欣容

電視兒童,娛樂記者,想說出更多隱藏在光鮮亮麗外表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