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專訪】陳妍安憶母親過世 姊妹一句「我們來處理」惹淚崩

Share
白色短T,拎著大包包,陳妍安自己開車到約定好的咖啡廳,和銀幕上「鴨霸」的形象差距甚遠。陳妍安在《大時代》中飾演「孫如貞」,千金的背景,追求完美的性格,不能容忍人生一絲絲的污點,卻在那一晚,被情敵的老公強暴了…
即便角色遭遇悲慘,觀眾對孫如貞的罵聲並沒有減弱,因為她老是阻擾弟弟跟秋月(邱琦雯 飾)談戀愛,陳妍安完全沒料想到觀眾會對如貞指手畫腳,於是她在臉書發文替如貞說話,解釋沒演出來的,孫如貞過去20年的故事。
「她一出場的時候就是成人了,之前劇本是沒有架構的,我只能透過其他人的台詞去抓她的性格。」陳妍安透過旁敲側擊,讓角色的人生變得完整,「如果角色有點、線、面,編劇在我這裡比較多點,沒有線跟面,一出場就是一個打擊秋月的功能性角色,所以大家才會罵。」
陳妍安笑說:「我小時候也會啊,覺得王子跟公主一定要到最後,中間有女生出來,我就會討厭這個女生,會沒辦法理智想說,這女生的出現是為什麼。」不同的編劇,寫出來的人物風格也不同,某次她拿到劇本,看到上面寫了句台詞是「賤女人」,陳妍安發愣許久,「明明是受過教養的人,不應該講出這種話吧!」但是她也不會跟編劇理論,默默在心裡補強角色性格,找到一個說服自己說出粗話的理由。
記得剛上大學一年級時,戲劇系的陳妍安生性害羞,加上成長環境簡單,沒什麼人會罵髒話,有一次老師要求他們大聲地罵髒話,「我想說…要怎麼罵!我根本罵不出來,我就很害羞的地說『他媽的』。」陳妍安羞怯怯地,壓低了音量。
後來她才明白,表演,就是回歸生活的經驗,「想要把戲演好,就是扎實地好好生活。」陳妍安坦言,當然也能如實地照本演出,但心裡不踏實。
這麼嚴以律己的性格,是從小培養起來的,陳妍安父母離異,家境清寒,高中畢業就出社會工作貼補家用,讀大學這事兒就一直擱在心裡頭,後來她靠閒暇時間去補習,考上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陳妍安的母親知道後,也懷疑過唸戲劇系之後的出路。陳妍安笑說:「考上國立大學是不容易了,我們家沒有好環境提供唸書,所以不管念戲劇系或是什麼,還算是一種榮耀!」以致母親並未阻止她。
陳妍安從小就懂得照顧家人,什麼麻煩事兒都往自己身上扛,有問題也會先自己找答案,不麻煩別人,在同儕中顯得獨來獨往,同學都感覺她是象牙塔裡的公主,活在自己的世界。
正因如此,原本受舞台劇表演教育的她,頭一次接觸鏡頭表演時吃了點小苦頭,「剛開始不懂,被導演罵動作不連、情緒不連,到底會不會演戲。」陳妍安委屈巴巴地在心裡喊著:「天啊!我會演戲啊!我只是聽不懂意思。」
陳妍安心裡不服輸,不是不會,只是搞不懂舞台劇和電視劇鏡頭表演的差異,也沒人教她,導演又無法靜下心與她溝通,「你可以好好跟我講嘛!」陳妍安敲了下桌子,假裝生氣,被自己的無厘頭逗笑。
後來她觀察導演跟燈光師的對話,慢慢知道了什麼是跳鏡頭,「第一次不會被罵,但第二、三次就懂了,很多眉角都是過程中的累積。」我好奇她怎麼都不問同劇演員,她想了想,「對欸!我都是在旁邊默默聽、默默學習、默默看。」
就連在《大時代》中和Gino的強暴戲,陳妍安也是自己做功課,她上網查資料,發現這些受害者在經歷強暴後,有些人會選擇忘記,但若生活中有些類似情景出現,刺激到內在反應,可能就會爆發。陳妍安將這種傷痛和崩潰的感覺留在心裡,留在孫如貞心裡,未來的每場戲,她都帶著這樣的生命歷程,用全力表演,這一刻,她已經和角色融為一體。
跳脫出戲劇,陳妍安人生最崩潰的,是在兩年前母親過世時。
陳妍安的母親晚年得了失智症,已經不語許久,當時她在拍《春花望露》,母親因肺癌引起不適住進醫院,她總在工作前到醫院探望母親,再進劇組一路拍到天亮,回家稍微梳洗後再到醫院。
回想起那日,陳妍安不禁鼻酸哽咽,「那天晚上,我媽媽一直看著我,好像有話要說,看看就想哭,我跟她說『我等下就回來,你要乖乖哦』。」
那日工作,也是拍到天亮,陳妍安卻一直心神不寧,像有塊大石頭壓著喘不過氣,「中午突然接到我姊的電話,她說『你要不要趕快回來,媽媽快不行了』。」但當時她正在拍攝中,走不開,從汐止到竹圍馬偕,再怎麼快也趕不了。
「我就在心裡跟我媽媽講說拜託你一定要等我,一定要等我。」最終媽媽還是等不到她,陳妍安再接起電話,姊姊就告訴她,媽媽走了,本來還要出外景,導播馬上改變行程,放她回家去。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腿軟,以前我們演戲都是演假的,那是整個撐不住一直軟下去,站都站不起來。」陳妍安已經忍不住淚水,斗大的淚珠隨著她肩膀的顫抖滴到桌面。
陳妍安事後回想,非常感謝姊姊、妹妹的勇敢,「其實那天回去看我媽媽,後續做一些安排,我姊他們說,知道我還在工作,不希望我太傷心,跟我講說沒關係,我們姊妹在,你先安心工作,媽媽的事情我們來處理。」後來才知道,姊妹因為過度傷心,身體健康也受到影響。
陳妍安沒有見到媽媽最後一面,這是心裡一輩子的遺憾,她到殯儀館請工作人員給她點時間向母親道別,「很難想像怎麼就這樣子了…」陳妍安想起當時,情緒潰堤。
我沒有問她在最後15分鐘和媽媽說些什麼了,那份思念,是屬於他們母女的。而陳妍安會帶著她的人生故事,與觀眾一起走到下一個生命出口。
圖/翻攝自陳妍安臉書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 欣容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