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相聲與人生

 

 

最近,相聲大師吳兆南以九十三高壽過世,對49年過來的第一代、第二代來說,相聲真是精神食糧,思鄉時聽一聽,能安慰異地遊子心;狂風暴雨聲中,一家人圍著乾電池收音機聽「吳兆南、魏龍豪,上台一鞠躬」,度過多少颱風夜!我爸過世那陣子,媽媽晚上輾轉反側,但聽聽相聲、像得到了安慰,終於緩緩入眠。


相聲是庶民把式,綜合了說學逗唱、戲曲、歇後語的語言藝術,但絕不講肚臍下三寸(開黃腔)、罵人不帶髒字;表面上說自家人小事,內在是高級幽默諷刺、像深巷中傳來的酸味,也是小民對付權威壓力、世態炎涼的一種舒脫。


好比我最喜歡的「關公戰秦瓊」,講軍閥找倆名角來唱戲,軍閥喜歡關公、也愛秦瓊,無知下令兩人對戰,兩演員只好上場硬打,秦瓊悲憤唱道:「我本唐朝一名將,不知為何打漢朝?」關羽回:「叫你打來你就打,你要不打~他不管飯!」兩人又唱又演,精采萬分,至今想起還會發笑。


 

而吳兆南、魏龍豪的口語趣味,捧哏、逗哏的結構,深深影響台灣綜藝主持人的說話節奏,像陶大偉、孫越,胡瓜、鄭進一,澎恰恰、郭子乾,皆是如此。可惜現在直播主們太年輕,沒能接觸到相聲的口語魅力,開口就是快速直球的罵人,爽歸爽,可就不雅了!

 

現在的選舉,如果讓兩位大師做段子,應是這樣。

「吳兆南、魏龍豪,上台一鞠躬」「您的臉色怎麼泛黑?」「都我舅媽,三天兩頭問東問西!」「您舅媽又懷上啦!」「她都幾歲了!您不缺德嗎?」「那她問什麼?」「不知道該選誰!」「喔!地方選舉,您舅媽住哪?」「住高雄!」「難怪,戰況激烈!」「舅媽說,一方反併吞、一方拼經濟,怎麼選?」「地方選舉跟反併吞有什麼關係?」「是啊!我也這麼說!」「那後來呢?」「她投給吳龍南!」「誰啊?」「12樓A的!」「這到底選什麼?」「選他們大樓管委會的主委!」「您別挨罵了!」「吳兆南、魏龍豪下台一鞠躬!」


夙人遠矣,謝謝你們!



圖/吳兆南相聲劇藝社
Tags : 王偉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