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專訪》想對20歲的自己說「不要心急!你很好。」曾之喬:「經歷了一個低潮並沒有問題,要把它跟人分享,那一點也不丟臉。」

Share

圖/時報出版、曾之喬

Advertisement

19歲時歷經憂鬱低谷,無意間閱讀了一篇「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丹麥」的報導,著迷於文章內容時,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妳可以一個人去丹麥,寫一本書,把妳的經歷分享出去。」

因此,在23歲那一年,曾之喬踏上了15天的丹麥旅程,也是讓她心境轉念的一個重要旅程。這次她接受我們的專訪,剖析這場一個人的旅行帶給她的重要意義。

旅行的意義:先有種搞懂你為什麼不快樂?

出發去丹麥對她而言不僅是一場旅行,更多的目的是為了體驗,去寫一本書,「那趟旅行我強迫與自己相處,也讓我發現了一個秘密,快樂根本不在任何地方,首先你要有種搞懂你為什麼不快樂?」

這場一個人的旅行起初困難重重,智慧型手機也不像現今普及,光是找條路都要花好多時間,「我每天都在迷路,每天都像在坐雲霄飛車。」她至今回憶起來仍覺得不可思議。

原本踏到丹麥的喜悅心情想開心向朋友分享,但打給朋友卻沒接;想和人訴苦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在經歷幾次這種狀況後開始思索,會不會是老天爺給她的考驗,「祂要我去學會與高點和低點和平共處,不去批判,那麼我就會更自在地與自己相處。」

「原來,那一步只要跨出去就好了。」她說。

曾之喬:「19歲時,我最怕的就是回到那個房間。」

14歲就以女子團體「Sweety」出道,年紀輕輕即跨足唱片、戲劇,看似光鮮亮麗的表面,背後卻讓她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曾近六年零代言,連走在路上都沒被人認出,讓她開始懷疑自己,多重的不安終究讓心理失衡,得到了憂鬱症。

「以前很憂鬱時,我最怕的就是回到我那個房間。」她緩緩說道。

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應該是最放鬆的嗎?但她卻相反,只要一踏進去,彷彿就像走進了黑洞,「我一進去就睡不著,我越累就越睡不著,像是被困住了,開始會思考為什麼工作會做不好?為什麼那個機會我得不到?明明就那麼努力了?」無論是工作或是人際關係,多重懷疑包裹著她的思緒,無止盡地困在這個鑽牛角尖的小世界裡。

這本書裡也有描繪到這個部分,原本想讓讀者拿到書後自己發現:「咦?這一Part照片怎麼突然變黑白?也沒有文字?」但在媒體曝光後,她隨後透露,那組照片真實地呈現她當時陷入憂鬱的狀態,她說:「這是一個很常態的狀態。」

還記得拍攝當天,當她一走進那個空間,眼淚就不自覺撲簌地流下來,彷彿再次回到19歲的房間一樣,為了想拍出最純粹、最赤裸的狀態,不僅清場,也故意將自己臉上的傷痕都加重,她語重說:「我只想讓大家看到每個人都有很黑暗的時候。」之所以堅持想把這個房間給拍出來,就是想告訴正歷經憂鬱、無助的人,「我們是同在的,我懂你那種找不到節奏的脆弱,我們一起經歷光明及黑暗,你並不孤單。」

看似老套,卻是真理!曾之喬:「人能感謝得出來,通常命會比較好。」

從當初的防衛心重、憂鬱多疑到現在的開闊自在,中間的關鍵點是什麼?她眼神堅定地說:「講起來大家都覺得老套,但我認為學會感恩真的是非常重要。」

她言語間流露體貼,她明白正值憂鬱狀態的人聽到這些言論定會想:「怎麼會是這樣?」不過真理就是這樣,講起來簡單,只有自己細細體會到箇中的境界,才會體悟到這項真理,「我常覺得人能感謝得出來,命會比較好捏!有時候從行為去帶動心理也是一種作法,即便你今天踩到狗屎,也可以想這是我今天遇到最精彩的事!在去丹麥的旅程中,我也是有意無意地一直去引導自己心存感恩,變成了一種個性。」而她的確從這條崎嶇蜿蜒的道路中,靠著「感恩」的信念得到救贖。

曾之喬:「每一個人跟一個地區有緣分,而我跟丹麥就有這樣的緣分。」

丹麥有一個特別的字叫「hygge」,是一種生活態度,有點類似像我們所說的「小確幸」。

來到丹麥前,她是一個很封閉自己,不擅於交際的人,「我太小出道,圈內沒什麼朋友,不菸不酒很少社交,我也不搞什麼花邊,對媒體而言我也沒什麼新聞點,就很無聊,我找不到我的存在感是什麼、我的特色又是什麼。」來到丹麥後讓她重拾溫暖原來這麼簡單。 丹麥人的交流是很內斂的,她說丹麥人最hygge的前三名:「第一名是熱飲、第二名蠟燭、第三則是壁爐,你會發現這三點都是與人分享並同在的氛圍,有著光很溫暖,又能感染身邊的人。」這種深層、心靈契合地相處模式深深吸引著她,也讓她心裡緊閉的那扇門緩緩打開。

如今的喬喬,心中第一名的hygge就是聊天,她言語難掩興奮地說:「跟我相處過的人都知道我是非常喜歡聽人說話的,我很喜歡引導別人跟我分享他的經歷,『從小生長環境是怎樣?」或是同行間聊天『那你怎麼想進這行?』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大的力量,你也有你的辛苦,我也有我的,這對我來說超級療癒,很hygge!」

想家無助時,拍下自己的腳記錄這趟路

想家無助的時候,除了用哭發洩之外,她很常做的是拍自己的腳,她笑說:「因為一個人旅行時什麼都拍不到,我很喜歡拍一些照片或影片錄我自己的腳往前走,對我來講是一種鼓舞吧,就是我真的踩在丹麥的土地上,一個人。」

無論滿不滿意當下的狀態,她仍勇敢地向前走了,每一步儘管帶點遲疑,但當踏出一步,都是給自己的一個鼓勵及肯定。

孤單是因為無法坦然地與自己同在



或許是年紀太小就出道,好勝心使然讓她拼命用工作的成績或是感情來證明自己,填補心靈的空虛及孤單,不過經歷了時間的洗禮,她漸漸發覺:「其實我們什麼都有,每個人是小孩時哪個不可愛?哪個不是萬人迷?怎麼越長大越不知道在幹嘛?」後來才領悟到人總是會蛻變,慢慢地走向一個反璞歸真、化繁為簡的道路,她認為心靜下來很重要,懂得傾聽內心的聲音,「給自己時間靜下來,要有放鬆的空間,你會體會到內心深處,你有更渴望的事要去做。」

想對20歲的自己說?曾之喬:「不要心急!你很好,很多人愛你。」



「當時的你經歷一個低潮,但那沒有問題,要把它跟人分享,那一點也不丟臉。」知道這一段歲月走來不易,被問到低潮帶來的改變是什麼?她告訴我就是懂得「分享」。

「現在的我不會想要擺脫過去這個黑暗面,這塊回憶是我很大的養分,也是我繼續實現夢想過程中,永遠不會忘記我要更謙虛的一股能量,無論分享的是正面或是黑暗面,只要能夠講出來,想哭就哭,想笑的時候就笑,這樣子的坦然就是一件超級有力量的事。」

提到2019新的一年期許,她想了想笑著說希望可以早睡早起外,能把更多時間花在自己熱愛的事物上,不要只去聽外人的評價,就像她最愛的綠色植物一樣,專注並帶著能量去欣賞自己平凡卻又獨特的美好。

《一個人去丹麥,寫一本書:嘿 你為什麼不要快樂》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 諾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