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為了成就丈夫,我失去了自己」電影《愛·欺》叩問女人優秀,錯了嗎?

71歲好萊塢女星葛倫克蘿絲今年憑電影《愛·欺》榮膺金球獎劇情類影后,早先她也以該片入圍奧斯卡,將與《一個巨星的誕生》女神卡卡角逐影后桂冠,成為女神卡卡最大勁敵。只不過,外媒一致肯定《愛·欺》是葛倫克蘿絲從影以來最佳演出,讓她的獲獎機率似乎又提升不少。

 

 

電影《愛·欺》改編同名小說,講述女主角「瓊恩」擁有文學天賦,礙於當代女權低落,使她想成為作家的抱負難以施展,只好犧牲夢想,以才華輔助立志成為文學家的丈夫喬。

 

數十年過去,喬的作品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肯定,被外界稱作「文學泰斗」,但隨著丈夫獲獎,瓊恩的內心深處反倒起了漣漪。長年下來的容忍和心理矛盾,終於讓她在諾貝爾文學獎頒獎的當夜爆發。


 

故事乍聽下來很像八點檔,無非就是沈穩隱忍、才華洋溢的女主角終於受夠多年為丈夫做牛做馬,總算在最後關頭覺醒,不少作品如《科萊特》《玩偶之家》都有類似這樣的劇情模式。

 

但是葛倫克蘿絲在片中演技太精湛,將看似平淡的劇本帶出韻味,加上導演使用大量近景與特寫去捕捉葛倫克蘿絲的表情,無論是體貼安撫老公情緒的溫柔篤定、得知女兒產子的興奮感動,到後來面對老公風流時的焦躁憤怒,她的面部肌肉控制以及表情拿捏都張弛有度,展現女主角瓊恩外表節制、內心暗潮洶湧的情緒,葛倫克蘿絲無疑呈現了一場又一場的影后級演出。

 


 

當然電影值得讚許的不僅是演技,而是透過瓊恩與丈夫喬的婚姻、事業關係的交錯中,帶出早期身為女性的悲哀。年輕時的瓊恩擁有天賜的文學天賦,她矢志朝筆耕者邁進,並天真認為只要自己能寫、會寫就可以當作家,並與其他男性一樣擁有追逐夢想的權利。

 

早期社會女性位置低落,特別是在出版社編輯全由男性掌舵的情況下,女作家想要出頭簡直難上加難。就像片中的失意女作家,對著當時還是學生的瓊恩說:「妳就算多能寫,作品也只會出現在學校校刊上,別人連翻都不會翻一眼。」過來人的她規勸瓊恩斷了當作家的念想,免得讓自己痛苦。

 

 

光是這一幕,就讓我們見識到當時女人就算再有才華,不但會被男人視為威脅、屢屢打壓之外,甚至連身為同類的女人也多數被馴化成要在家相夫教子,並不完全認同出類拔萃的女性存在。

 

於是瓊恩成為了體制下的受害者,她放棄追夢,遵循著大多數女人的人生軌跡,選擇嫁人生子,輔佐丈夫生活跟事業,但她並不快樂。

 

《愛·欺》儼然是時代桎梏與性別不平等之下所造成的個人悲劇。

 

就連葛倫克蘿絲獲得金球獎影后,在台上致詞時都說:「這部片讓我想到我的媽媽和奶奶那一輩。我母親將一生奉獻給我的父親,但她80多歲時卻跟我說:『我覺得我一生好像沒有什麼成就。』」

 

 

葛倫克蘿絲又說:「女人們,我們必須找到自己的成就,我們得尋求自己的夢想,我們應該告訴自己:『我做得到,且我可以去做。』」

 

或許在看完《愛·欺》後,女人也許該仔細思考,我們一生最應該做的不只結婚生子(甚至不見得必要),更重要地是找到自我價值。

 

該片除了帶給女性有關「追尋自我價值」的警惕,更將筆墨深入瓊恩與喬之間的婚姻關係上。

 

 

全片最高潮絕對是丈夫喬在台上領取諾貝爾獎,淚盈於睫地感謝瓊恩:「我的靈感,我的良知,我的靈魂,我唯一的愛。」

 

外人看瓊恩與喬是恩愛多年的神仙眷侶,卻沒想到老倆口婚姻早已瀕臨崩潰邊緣,喬在台上狂灑蜜糖,對於台下的瓊恩而言卻是砒霜。長年下來,瓊恩逐漸發現丈夫不但風流,更是個庸才,但她慣於自我欺騙,外加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討饒求和,讓她也捨不得離開,最終拖到這田地。

 

 

不管是交往還是婚姻,我們多半都會容忍對方的一些毛病,畢竟磨合過了,才能走得更長遠。可是有些底線還是得堅持,若對方一再侵犯到你的地雷,就請勇敢離開、不要戀棧,畢竟這代表他並沒有真正尊重你,不是嗎?

 

扯遠了,希編認為《愛·欺》很適合女人們來看,不管是單身、交往中還是結婚,妳都能在這部電影裡找到一些關於感情和自我成就的方向。該片將在2月15日上映。

 

圖片:威視提供

 

希希 Naima
Feature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