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專訪】安妮的奇異星球:命運是被上天注定好了,但我們都能在有限命格裡,創造無限可能!

Share

遭遇工作瓶頸、感情觸礁時,我們會去翻閱星座運勢、算易經、塔羅牌等等,試圖從深不可測的未來裡找尋蛛絲馬跡,盼能獲取改變命運的鑰匙。不過「姊妹淘」駐站塔羅師安妮給出全新思維:「命運已是定,多數無法改變,但我們可以從命運制定好的框架裡,發揮我們最大的極限,命運是有限,改變是無限。

安妮的臉書專頁叫做「安妮的奇異星球」,奇異星球,顯示她的思考獨特,像不屬於地球的外來者,這種開創型個性,讓安妮在占卜的路上開拓出與他人不同的思考。

安妮19歲開始接觸占卜,她就讀設計科系,平常喜歡畫插畫,原先夢想朝插畫家前進,卻因為談了一場失敗的戀愛,跑去東區算塔羅,發現塔羅牌非常準,內心變油生出「既然對方算得準,我為什麼不行?」的想法。

之後,安妮便趁著唸書空檔自學塔羅,最初從周遭朋友練手,發現準確度被大家認可,便陸續接觸易經牌、禪卡、星座命盤分析,默默踏上占卜之路。「剛畢業時接不到插畫案子,為了糊口跑去應徵『心塔羅工作室』。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是命運牽引著我走向神秘學的領域。」她大笑。

安妮的第一個正式客人是一對情侶,男生溫和、女生強勢,整個占卜過程裡,女孩常常時不時狠瞪男方,搞得安妮也很緊張,不斷對情侶檔說,唉呀,占卜只是參考而已,聽聽就好,「反而客人還安慰我,說:『沒有,妳說對了,請繼續說。』」

從事占卜工作期間,安妮時時刻刻都有衝擊,她曾遇到一個知名社會案件的被害者與加害人,在一天內前後出現。

「這件事讓我非常震撼,前一天看到被害人全身傷疤、理著光頭,發抖著抽牌。隔一天,我就看到加害人非常痛苦,淚聲俱下告訴我,他不是故意要傷害對方的。」

「加害人用紙筆對我寫下案件始末,我知道對方不是刻意要傷害那個人,他內心非常受傷,我也感受他承受很大的壓力跟輿論。但是被害人,確實也一樣痛苦,本來漂漂亮亮的女生,卻得遮遮掩掩出門。」

「我發現,整個世界多數不能用善惡二元論定案,占卜師更不能有善惡。」



當時安妮年僅24歲,完全不曉得該如何開導、和他人解釋命運的無常,加害者問她:「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身上?」那一刻安妮語塞,只能依靠牌給予的指引,盡力給對方具體的幫助。

從那件事後,安妮決定要更深耕神秘學、哲學和藝術治療領域,「這份工作是有使命的,完全不能亂講話、亂解牌,因為有可能會改變他人的做法與一生。」

「有段時間上完易經牌的課,我會自己跑去看《周易》研究,對,就是古人寫的那本《周易》,中央出版社出版的。」

她認為,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解牌、讀故事的連結,即便身為學生,不代表要照單全收,反而要在心中隨時提出疑問,自己去找答案,而不是非得每題都問老師,「時間久了,就會漸漸理出一個屬於自己的系統,」

部分占卜師會執著於牌義,安妮反而遵從直覺,藉由感受與被占卜者之間的磁場來解牌,「以前我是無神論者,只相信科學,但後來我發現無形世界比有形世界廣闊,既然與無形世界有緣分,幹嘛過度分析?」

因此當讀熟牌義後,安妮的解牌方式,多數靠著和客人之間談話的磁場,透過直覺、搭配她自行研究、建構出的解牌系統來讀牌。事實證明,解出來的結果和後續發展,確實也如安妮所料,往往超越牌義。

牌師會從占卜裡頭自我療癒,安妮也是,她分享某次客人流產,問她「孩子會不會再回來?」,結果對方抽到死神牌跟權杖一,恰好兩張牌都有重生、新開始的意涵。

「我告訴她,孩子接受了他的死亡,但他會回到你身邊,死神是『死亡』,但權杖一是『開始』,兩牌結合起來,就是輪迴呀,不是嗎?」

客人聽完忍不住痛哭失聲,並告訴安妮,自己確實被療癒了,「她覺得寶寶會在天上守護她。」

此外,安妮也分享,她有一個非常優秀的姊姊,爸爸很願意金援姊姊去美國、英國讀書,有段時間讓安妮感到失落,覺得為什麼姊姊有辦法得到父母關注,但她卻沒有?

孰料,才糾結沒幾天,安妮便遇到一位和她有相同煩惱的客人,對方問她:「為什麼爸媽分給哥哥的遺產比他多?」

安妮告訴對方自己的故事,悟出一切都是命中安排。「但有失必有得,我爸爸給我姊姊金援,但卻給了我自由,讓我可以創造出更多也許是我姊姊創造不出來的東西。」

她說,那個客人非常會煮咖啡豆,經營一家咖啡店,因此認識很多人脈,「我跟他說,這搞不好是你哥哥開創不出來的東西。」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占卜,安妮除了解開自己對家人某些層面的偏見與誤會,也參悟命運確實時被注定好了,每個人生下來就有一個命運的軌跡與格局。

舉例來說,甲乙都很聰明,且都很努力打拼,但甲最終成為億萬富翁,乙則是一家小公司的總經理,這是他們各自人生中最大的格局,老天爺在他們出生的那刻,就寫好命盤了。

「命運雖然被定好了,看似是有限的,但我發現,我們能在這個框框裡發揮到最大值,創造出我想創造的東西。」安妮說,「我信命,但我還是想說,占卜只能是參考,我們都能在有限命格裡,創造無限機會跟可能。」

安妮說,她的命盤有個迷幻相位,多數命理師都會判斷這相位對感情是不好的,但她反而將這塊「迷幻」發揮在她的藝術創作裡,結果反而受到青睞、從中找到自信。

「我告訴我客人,別以為你命盤不好,就是注定不好,你可以從『有限命運裡開創最大值』,不要過度對命理鑽牛角尖。」

「我有時候會感嘆呀,為何我只能當命理師?不能當超有名的插畫大師,但我現在覺得,那就努力在這行創造極限吧!看看我的最大值在哪裡。」

攝影/採訪:希希Naima

受訪者:安妮的奇異星球

Advertisement
希希 Naim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