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顏娟英─她是浪跡天涯的背包客,也是歷史學家

提著一只行囊,浪跡天涯,尋找隱沒在時間巨河裡的歷史本文。這份工作聽來令喜好自由的年輕人心生嚮往。早在 1982 年開始,專研藝術史的顏娟英便揹著背包,前往陝西、河南、新疆、巴基斯坦各地苦行,尋找被歲月保留下來的石窟與造像碑。本文專訪顏娟英,聊聊為何要這麼辛苦?

 

 

(乍看像旅人的顏娟英,真實身分是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研究員。眼前是巴基斯坦的 Taxila 法王塔遺址,曾是古代學習佛教的中心。攝影│凃寬裕)

 

問:一般認為佛教徒才會研究佛教藝術,請問您?

 

我大學是歷史系,碩士讀藝術史,那是 1970-1980 年代,那時臺灣只有故宮的收藏,因此藝術史研究多以「書畫」為主。後來去哈佛大學讀藝術史博士,我突然發現自己不想再重複過去學習的歷程。選擇佛教藝術是因為,那個年代在臺灣佛教藝術沒什麼人研究,直到現在也很少。

 

對於篤信佛教的朝代,例如北朝、唐代,佛教藝術可以了解那個朝代的文化精髓。

 

不過,臺灣缺少公家或私人單位收藏,日本和美國的博物館雖然有佛教藝術的館藏,但主要是石雕像、木雕像,它們本來是石窟裡的一塊、或是佛寺裡的一部分,放在博物館裡已失去原本的空間和時代背景。

 

我的藝術史訓練過程,被要求到現場去實地認識、進行田野調查,才能了解佛教藝術的信仰背景。因此 1982 年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就揹著背包,自己跑到中國半年,到處尋找石窟裡的佛教藝術、還有造像碑等等,一直持續研究到現在。

 

問:為什麼研究佛教藝術,要到石窟去?

 

因為中國早期的寺院,尤其是唐代以前的寺院幾乎都毀了。佛教的都城有兩種命運,一種是像中國的古都洛陽,歷經北魏、東魏、唐代都是佛教的都城,但隨著朝代更迭,這些寺院都被燒毀了。即使當時有幸還剩下一兩間寺院,木頭也會被後人拆下運走。

 

佛教都城的另一種命運,是像日本的奈良和京都。奈良和京都也有很多佛寺,也經歷過戰爭受損,然而不管重建要花多少時間金錢,透過貴族或民眾的力量會再將它重建起來,把歷史記憶和文化藝術重新發揚光大。例如東大寺的奈良大佛,從八世紀中到現在,依然是亞洲最大的佛像。

 

與奈良和京都相比,洛陽的佛寺失去就沒有了。因此,如果現在想了解唐代以前的佛教藝術,只能到石窟裡去找,例如洛陽附近的龍門石窟、甘肅的敦煌莫高窟、山西的雲岡石窟,還能看到 5 世紀時期以來的佛教藝術。

 

為什麼是石窟?這是從佛教的發源地印度傳來的習慣,原本是僧人為了躲雨。

 

印度夏天的雨季很長,早期印度托缽遊化的佛教僧人需要找地方躲雨,而且一躲就是好幾個禮拜。僧人不太有錢,只能找天然的山洞、石窟安居修行,又稱作「夏安居」、「雨安居」。在石窟裡得住一段時間,僧人就造佛像、佛塔來禮拜,或是造禪修的小房,在石窟裡發展出佛教藝術,然後這習慣隨著佛教傳播而進入中亞和中國。

 

 

(北魏時期(約 480 年代),山西雲岡石窟 11 窟,西壁上層南側坐佛龕。主尊是說法的佛陀,下方基座有小小的佛陀涅槃圖像。資料來源│顏娟英,〈生與死──北朝涅槃圖像的發展〉,《國立臺灣大學美術史研究集刊》39 (2015.9):1-48。)

 

問:在石窟田野調查,曾遇過哪些狀況?

 

在石窟進行田野調查時,要實地踏察、問當地人、或是參考出版品,看看哪裡有發現哪些圖像或石刻等等,並以文字和攝影紀錄。1982 年那時我還是個學生,最糟糕的狀況是千里迢迢到了石窟門口,但他們不讓你進去看、不讓你拍照。

 

沿路要靠很多貴人幫忙,雖然有艱難的時候,但是遇到貴人會有意外的收穫。

Tags : 研之有物
研之有物

研之有物,取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編輯群走訪中研院各處,親身採訪研究團隊,再寫成科普報導。帶您直擊研究前線,探究科學和生活的關係。一起永保好奇心,探索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