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個人意見】2019大都會博物館晚宴(上)

今年的主題是「camp」,主要被引用的是蘇珊桑塔格的坎普札記,裡面說坎普是「對非自然之物、對藝術技巧和誇張造作的熱愛」,但其實這個詞從十七世紀就有了,用來形容凡爾賽宮裡過度的作態,坎普是一個概念,但這個概念到底是什麼?根據牛津詞典,是指「過分誇張或戲劇化的」,這個主題讓今年的服裝和出席的名人多了一份喜悅感。

 

 

Lady Gaga是第一個到場的名人,她也是今年的主辦人之一,開場的桃紅色降落傘十分吸引目光,極盡誇張的眼妝和頭上的蝴蝶結,都充滿坎普風味,但她作為Lady Gaga絕對不止於此。

 

 

因為她脫掉桃紅色以後底下是這件黑色的側面有違建的黑色禮服,但,又還不只這樣。

 

 

黑色禮服底下是桃紅色合身禮服,加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大墨鏡和第一代大哥大形狀的皮包(旁邊的男子是服裝設計師Brandon Maxwell)。

 

 

然後桃紅色禮服底下就是這個,我們最熟悉的Gaga狀態,恨天高厚底鞋、網襪和內衣,整個表演歷時十五分鐘,是史上最久而且換最多套衣服的紅毯進場,她充分體現了坎普的精神,誇張造作、戲劇化十足。

 

 

然後Billy Porter以一身埃及風造型被人抬進場時,Lady Gaga應該在心底暗罵髒話「可惡!輸了!」

 

 

Billy Porter表示「對!」(振翅)

 

 

安娜溫圖的粉紅色羽毛斗篷有黑色鑲邊,完全是紅鸛的配色,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鳥常常被跟坎普連在一起,會場的主要裝飾也是由鮮花做成的四隻紅鶴。

 

 

席琳狄翁打扮成白鷺鷥來參加。這套衣服向經典歌舞片致敬,而且穿起來應該很有趣吧,同時也是一個金門曬麵線的概念。

 

 

琵艷卡喬普拉和她的先生尼克喬納斯一起出席。

 

琵:你會不會覺得有點多?

 

尼:還好。

 

琵:我是說真的,有點多。

 

尼:好啦,的確是有點多,妳的裙子看起來像洗脫烘過彩虹小馬以後,那台烘衣機的集塵網,頭上還插鐵絲不怕打雷嗎!還是說妳是要表示妳的頭髮就是因為這些鐵絲所以被雷打成這樣?更別說妳的妝了。

 

琵:我是說我覺得你的鬍子留得不恰當,你看起來才像阿達一族裡的爸爸,有點多。

 

尼:噢。

 

凱達爾詹納一身橘色羽毛,和一身紫色羽毛的凱莉詹納站在一起「你覺得我們兩個人這樣站在一起會不會有點像迪士尼的卡通人物,反派的那種?」「你是說,比如,灰姑娘的姊姊參加舞會那種拼老命的狀態嗎?沒關係啦,又沒人打扮成灰姑娘,讓我們一起張開翅膀,飛向遠方!」

 

 

Zendaya「誰說沒人打扮成灰姑娘?」

 

 

我很喜歡Julia Garner身上這套金銀雙色的禮服,加上頭上的頭飾,與今晚的主題搭配的恰如其分。同時第一,愛好海產尤其是頭足綱動物的某位台灣天后應該很想穿這件吧?第二,迪士尼裡的章魚巫婆烏蘇拉如果拿出年輕時的照片應該就是這樣。

 

凱蒂佩芮表示「有人說迪士尼嗎?我打扮成裡面的蠟燭台喔!」(其實是水晶吊燈,不過我一看到她腦海裝就響起「be our guest」的歌聲(或你比較現代的話,也可以響起Sia的Chandelier)而且還會亮,凱蒂真的很拼,但我總覺得鞋子不太搭(不過鞋子不搭在這個造型裡是重點嗎!!)。

 

 

Kim Kardashian這套衣服的設計理念是,希望能像剛從水裡出來,衣服濕透身上還滴著水珠的那種感覺(所以頭髮也做的濕濕的感覺),不說還不知道,因為我看到的第一個念頭是「就是油淋乳鴿嘛」。

 

 

Ezra Miller的細直紋西裝搭配水晶馬甲本身就已經很搶眼了,但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是他超寫實的妝容,加上他自己有的一共有七隻眼睛,在台灣首富公司上班的人以後都可以學畫這個妝,保證讓老闆覺得你有在看他。

 

 

潘妮洛普克魯茲表示「有時候就想安安靜靜穿套香奈兒不行嗎?」

 

圖片來自Vogue

Tags : 個人意見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