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個人意見】2019大都會博物館晚宴(下)

上禮拜大家已經看過許多坎普風的名人穿著,這實在是最有趣的一次大都會博物館晚宴(其實,大都會博物館晚宴永遠是大家在時尚上最放得開的一個活動,今年的坎普主題又少了好品味的限制),在今年的粉紅色地毯上,可以撿到的最多東西應該是羽毛吧。

 

 

Cardi B的大紅羽絨長袍十分具有震撼力,她簡直像一灘成精的番茄醬一樣,緩緩的從一大片紅色裡升起,我很喜歡這件衣服強調她的女性部位,比如她在乳頭位置配戴造價不菲的紅寶石裝飾,加上肩膀上的羽毛和頭飾,我覺得是很強勁的一個造型,但這是坎普嗎?可能也不是,這套衣服穿去中國風那年也可以因為是紅色,穿去宗教那年也可以也因為是紅色,有震撼力?有的。坎普風?可能不是。

 

 

卡拉德樂芬尼則展現雙倍的強勁,第一是這衣服徹底的坎普歡樂,彩虹線條的服裝搭配(細看是)人體彩繪,和頭上奇異的頭飾(香蕉、眼珠和假牙),以及彩虹手杖,第二是即使穿著這麼誇張的造型她的超模氣勢還是無法抵擋,這是一套只有她能穿也只能出現在這場合的衣服,因此非常成功。

 

 

一樣走彩虹風的還有露琵塔尼詠歐,高聳的頭髮靈感來自瑪麗安東尼,上面的梳子則靈感來自藝術家Lauren Kelley的藝術作品,至於兩邊聳起來的肩膀靈感則來自侏羅紀公園裡的一種恐龍(才不是!)。

 

 

妮姬米娜以粉紅色的閃亮短蓬裙出現,當你本來的風格就很招搖的時候,坎普很容易造成明明很努力打扮,在觀眾眼中「只是個普通的星期二下午」這種結果,我是覺得這套衣服很有意思,但並不適合她,粉紅色太淡凸顯不出她的膚色,髮型也缺乏氣勢,至於那種交叉綁到大腿的鞋子,不管你的腿多細多直,永遠給人帶來火腿或湖州粽的聯想。

 

 

賈奈兒夢內一向很敢挑戰服裝,這件帶有畢卡索風格的禮服與主題十分合襯,又與他個人喜歡穿黑白色調為主的風格符合,如果看影片的話,會知道她胸前的眼睛是會眨眼的,頭上的四頂帽子呈現一種特技風格,我覺得十分有趣。

 

 

Gemma Chen以一個鑽石媽祖的造型現身,在她身邊穿流蘇裝的女子剎那間成了迎神用的舞獅。

 

 

Dua Lipa的高聳髮型和經典凡賽斯印花的造型,在這場合非常恰當,我喜歡精緻刺繡的合身上半身和下半身狂野印花的組合,頭髮及上面的閃亮髮飾搭配整個造型都是恰到好處,是非常符合主題的一個造型。

 

 

達珂塔強森的桃紅禮服加上滴血的心的刺繡,我認為很有宗教意境(那是去年的主題啊!)頭上的頭飾我挺喜歡的,但跟Gemma Chen的鑽石媽祖比起來就略遜一籌,我喜歡這件衣服,但其實如果用一個比較冷靜的妝根不要頭飾,這大可以參加坎城影展,有點可惜了大都會博物館晚宴這個機會。

 

 

而Michael Urie就充分的利用了這個機會,這套衣服還真的很少有機會穿(許多讀者此時舉手「泰國芭達雅難道沒有很多嗎!」),那我修正一下,在歐美大型典禮上很少有機會穿這樣雌雄同體的造型,而且他把女裝的那半畫男生妝容,男裝那半畫女妝,非常有趣,後方女子渾身是戲,「X,撞衫撞半套還輸了!」

 

 

超模Naomi Campbell永遠能演繹出服裝的最佳狀態,我喜歡這件粉紅色的羽毛斗篷(對,事實上我喜歡幾乎任何粉紅色羽毛的東西),我不喜歡蕾絲的絲襪,但一個小秘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大家有想過為何她身上的羽毛永遠這麼有活力嗎?因為在畫面外她帶了一個助理一直用大板子扇她,營造隨時走路有風的狀態。

 

 

莎夏柔南這套衣服真的是so fantastic so fun(以為看到龍虎塔現在腦中揮之不去的都是冰冰姐的「來去高雄」),這套雙龍搶珠的晚禮服還真的不是有她的清新氣質,就無法呈現出時尚感,他如果穿這樣去圓山大飯店根本可以就地隱身,因此十分符合本次大會主題(圓山大飯店或龍虎塔都是我跟別人解釋坎普會引用的建築物)。

 

 

傑瑞德雷托是當天晚上唯一可以充滿自信的說出「如果XX,我頭給你」的一位男子。他帶著自己的頭的複製品這件事真的很威風,但一方面又讓人聯想到剛下班的髮廊學徒,還有我有點擔憂這個東西帶回家以後怎麼收藏(可能給它戴墨鏡吧不用跟它四目交接)。

 

 

Gigi Hadid的這套應該算是艾爾頓強版的科學小飛俠,連身亮片刺繡加上頭套,披著的斗篷其實有著精緻的剪裁,在這裡搭上成套連身一當然是參加大都會博物館晚宴的上佳選擇,但其實搭牛仔褲也很好看喔(為什麼忽然變成網美賣衣服口吻)。

 

 

設計師傑瑞米史考特與莎拉保羅森一起入鏡。傑瑞米史考特看起來像後火車站飾品店的陳列櫃,莎拉保羅森看起來像世界上準備最周全的寡婦,出席完老公喪禮就可以開香檳慶祝拿到遺產。

 

 

珍妮佛羅培茲為大家帶來這首「愛神」與「但是又何奈」的組曲。

 

 

莉莉蘿絲戴普為大家帶來「好好穿套香奈兒不行嗎?」Part 2.。

 

圖片來自Vogue

Tags : 個人意見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