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劇評】這些事件每天都在上演!從《最佳利益》看見多起台灣社會頭條!

Share

2019年的台灣電視劇們像是說好的一樣,一齣一齣重磅接力向我們跑來,部部看點滿滿。若說三四月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是走感性走心路線帶領觀眾看見社會事件對我們造成的影響與後遺症,那麼五六七月熱映的台劇《最佳利益》便是透過更多劇本擬設的社會頭條案件審訴過程,不斷把觀眾的理性給撿回來。除了無差別殺人案之外,台灣近年還遭遇過網紅自殺案,縱火案以及層出不窮的家暴案件… 舉凡這些,都被《最佳利益》作為素材、暗指收錄於其中。

殺人案的真相不只一個

每一次的社會頭條事件發生、被報導於媒體諸如電視報章雜誌時,我們都得到了一個高潮迭起的真實民間故事,熱度高者人人傳說,尤有甚者,還會當起網路判官去評斷他人的是非對錯。

其所根據的,無非也不過就是報章雜誌。但我們又要如何證明故事本身的真實與否?

事實上是,當事者所遭遇的所謂真相,常常和電視裡報導的相差甚遠,但律師或許是得保護當事者隱私、記者則是可能需要幫故事做加油添醋,才不會讓在旁吃瓜看戲的民眾輕易地知道內部真相。

一直以來,我們可能長期處在一個真相不只一個的世界裡而渾然不知。這也就是台劇《最佳利益》整齣劇時時刻刻都企圖想要告訴觀眾的事。

運動員同業相嫉殺人案

《最佳利益》破題案為一運動員涉嫌在健身房殺人的事件,主要是為帶出鍾承翰所飾演的菜鳥律師陳博昀的「前任體育系學生」身份。在他尚未開始當上正式律師、沒賺到幾個錢的狀態下,就願意為了幫昔日大學學弟打官司而付上一筆高昂委託費,此舉速建立起其角色稜角形貌。

運動員的處境多半辛苦,首集的同儕相逼案件,恰與本劇主場「長河律師事務所」裡的新舊律師各自暗中較勁的現實狀況有遙遙呼應。世界是殘酷的,早已過了物競天擇時代的我們,卻還在人類建構出的文明與規則體系中繼續競生,說來其實沒變。

網紅明星自殺案

在《最佳利益》第二個網紅涉嫌殺人案件中,夏于喬飾演一個敢愛敢恨、進取直率的人氣直播主羅思彤。她因涉嫌教唆殺害曾亞霓而遭網路霸凌惡意抹黑,最終因受不了輿論壓力而選擇跳樓身亡。

夏于喬應該是今年上半年正面新聞最多的台灣女演員了。既在坎城紅毯吸睛引爆話題、在台灣也與知名導演林書宇甜蜜新婚,電影新作《灼人秘密》眾所期待,在《最佳利益》裡也一別於以往有著爆氣與剽悍的演出。

然夏于喬今年看似幸福美滿一帆風順坐嚐豐碩果實的背後,是她從綜藝節目通告咖到接棒主持人、替補成為電影女主角的一路奮鬥過程。

電視劇裡的網紅自殺案或可看做是她若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撐不下去會有的悲慘下場,畢竟在真實世界中,確實是有著類似的社會案例存在,楊又穎遭受網路霸凌自殺事件歷歷在目,此亦與《我們與惡的距離》其中一集「網紅pinky自殺案」異曲同工。

其實就算當今世界我們每個人每天都泡在網路上頭,也不一定能真正懂得網紅與明星世界裡各種算計鬥爭的內幕。一時沒有口德罵他人幾句可能對方只會鼻子癢打個噴嚏,但沒有網德讓無辜者被圍攻更可能間接殺人致死!實在不可不戒之慎之。

無差別殺人案

不同於《我們與惡的距離》聚焦在無差別殺人案對於社會所造成的各層面影響表述,《最佳利益》裡的無差別殺人中所藏設的,是更具目的性的殺人動機,一如1996年經典名片《驚悚》中,艾德華諾頓所飾演的男孩佯裝成多重人格病患,為了報復自己曾受性侵的童年往事。

張雁名所飾演的隨機殺人犯裴俊英與律師的對戲,幾乎神還原當初艾德華諾頓反純真為陰險的絕妙神采,是一次高分的類型複刻。

這般如此將「無差別殺人案」賦予一個讓觀眾更容易理解的動機,較不會有《與惡》那種「看完無解」的觀影感受(很多人大概還是無法理解李曉明為什麼要殺人?)

至於「殺人犯的犯案動機到底該否明確?」這一題的答案則是見仁見智,一如《最佳利益》所說:「如果沒有標準答案,就看你的這裡(心),去接近對的」。

遭受謾罵家暴可能是女人世界的日常?!

安心亞這次在《最佳利益》中以一受到家暴案件的苦主角色示人,顯示與暗示的是人間遭受謾罵與家暴對待的婦女故事多不勝數,極有可能是女人世界的日常。

雖然我們在故事進展中得知「這女人被施暴的案情並不單純」,這樣複雜卻也基本的角色設定也因此提供給安心亞一次絕佳的表演空間。但無論如何,在欣賞安心亞的演出之外,這個小護士角色依然有提供一些女性自保之道可做參考,舉凡偷錄音、偷錄影存證的「示範教學」,都是當代女性不幸在身陷家暴危機時所該有的因應措施。

業主謀求私利的縱火案?!

看到《最佳利益》第四集的縱火案時,方箏做案發現場田野調查時聽見「格子場」一詞,不但讓路人笑了,連我也跟著笑了。因為台灣觀眾看過製作人陳慧玲的《雨後驕陽》者都會知道,「格子場」就是鞋子工廠的意思,同樣是陳慧玲所製作的《最佳利益》,讓「正義鞋廠」這個台灣傳統產業再一次在電視劇中現身、延伸。

然而「它」的下場卻是葬身火海。其實在台灣確實常有企業或地場擁有者為謀求私利而縱火毀屋,例如不願不動產被列為古蹟不得重蓋變賣而趁夜燒屋案例所在多有。

鞋子工廠火災事件也讓男女主角成為捍衛資方權益的不討喜角色。當事者的悲情背景讓男主角覺得自己變成了壞人、更讓女主角斥責其同情心氾濫:「沒有實質幫助的同情叫做偽善」。(主角方箏的經典名句實在是太多不及備載,用手抄會抄到手酸的程度,尤其在第四集可以感覺到她的強大。

不論縱火目的為何,縱火和失火確實是兩件不同的事。《最佳利益》將一場火災揉合進兩種可能性,供菜鳥律師們討論辯證也是一堂有趣的課程。其實做戲的目的不就是如此?若能讓觀眾把議題與討論帶到戲外,繼續省思、繼續討論,那麼一齣戲就達到了它的社會性使命。

圖:華視提供、夏于喬臉書

Advertisement
雀雀看電影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