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人們總是善忘,卻不擅長遺忘

 文/貝莉


我對家庭議題的電影向來無法招架,只要跟老人還有小孩有關,總是特別害怕。記得初次看《新天堂樂園》哭到被朋友狂笑;《搶救雷恩大兵》裡,其中一位大兵寫家書給母親,在死前喊著媽媽的名字時,更是哭到我旁邊的人都覺得丟臉。更別提《珍愛人生》裡那個得不到家庭溫暖卻又勇敢的女孩,還有我死都不敢再看第二遍的《螢火蟲之墓》。

也許是身為單親家庭的我,對於完美家庭的過份渴望,所以不敢觸碰,所以,當我看到電影《唐山大地震》,在地震發生後,原本和樂恩愛的一家人,爸爸為了救出孩子犧牲了性命,雙胞胎姐姐方登和弟弟方達被同一塊樓板壓在兩邊,不管救誰,媽媽元妮都得放棄另一個,而她不得不選擇從小體弱多病的弟弟時…我完全被擊中,無力招架。

第一次看到這段時,雖然電影才開始十五分鐘左右,但我立刻衝出試片室,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

爸媽在我四五歲就離婚,所以我是分別由奶奶跟媽媽帶大的,而同父異母的妹妹們也是由她們的媽媽帶大,唯一跟著父親長大的只有弟弟。

我經歷了很長的不諒解,到了三十歲之後,因為當年父母早逝的男友一句:「不要等到妳想要有家人在身邊,而他們都不在了…」這句話讓我跟父親破冰和解,只是現在我們的關係,仍舊緩慢地彌補,有著奇異的和諧跟小小疏離。

的確,比起電影,我的家人沒有如此深刻殘忍的理由去做選擇、割捨,多半只是大人的任性與無奈,只是看著那畫面,想著劇中那四五歲的小女孩被遺棄,想著要離開家人,我覺得很痛,我不想面對現實,畢竟生命是如此痛苦,我們何嘗要讓別人的故事增添煩惱?

那時對我而言,《唐山大地震》比《螢火蟲之墓》來得更殘忍。

我想,衝出試片室的我,應該嚇到很多人吧!而隔天當我看到雙眼哭得像核桃似的陶子姐時,明白了她也看了這場電影。

「聽說妳昨天衝出試片室?」陶子姐問我。
「是啊,實在太難過,我看不下去。」
「妳應該看完的。」


簡單的一句話,讓我鼓起勇氣再度進去試片室,當時電影公司的人還開玩笑說要把我綁起來,免得我又逃跑。但我這次撐過去了,我撐過元妮在浩劫後獨力撫養著兒子,也看見了奇蹟生還的方登則被軍人王德清夫婦領養。


原來,故事才剛開始。
對我來說,這部片的主軸,其實是建構在「原諒」跟「善忘」。

誠如,我明明知道我媽媽跟奶奶對我很好,她們愛我、疼我,我還是會做出讓她們傷心難過的事情,算是單親家庭長大的我,也過了好長的叛逆期。誠如,我明明知道我的父親,是我的家人,我卻到了三十歲,才開始懂得原諒。

而《唐山大地震》裡,雖然地震只有二十三秒,但內心深處的餘震卻持續了三十二年。

從唐山大地震開始,到四川大地震結束。這三十二年裡,有些事情被遺忘了,看起來該珍惜的沒有被珍惜,有些值得原諒的事情,卻從來沒被放下。

電影看完了,我在尾聲流的眼淚,卻比之前都還深,原來生離死別不是最痛的,而是我們常常忘記珍惜現有的,只記得那心眼裡的驕傲跟傷痕,纏繞著自己,久久無法忘懷,讓自己錯過更多,很可能會讓人懊悔惋惜,的微小片斷跟美好回憶。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帶著家人一起去看《唐山大地震》,在經歷過這一段後,我想,看完這部電影的你我,更能開始懂得珍惜擁有,學會原諒。

Tags : 專題報導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