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奧黛莉赫本的山寨版羅馬假期

Share

文/詹仁雄

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在1953年放映後,讓奧黛莉赫本拿到一座奧斯卡金像獎,從此讓世人對羅馬的旅遊定義在半個世紀前的印象,當然,也讓遠在幾萬哩的後輩的我,在預訂飯店時起了化學作用⋯⋯

「這一家Haussler飯店看起來挺不錯!」我的旅遊領航員,已有多年默契,總是先幫我搜尋異鄉落腳處的、人美心好的Miss Chang拿著資料說。

「在哪裡?」

「就在西班牙廣場的旁邊。」

「西班牙廣場??!!應該滿貴的吧!」不就是電影《天才雷普利》(The Talented Mr.Ripley)裘德洛等人出沒的地方嗎?那站滿了型男型女的逛街約會聖地就在旁邊?市中心的5星飯店,我想價錢應該不是太親切。

「嗯⋯⋯不便宜,而且飯店跟我說,這是奧黛莉赫本去羅馬一定會去住的地方,自從拍了《羅馬假期》以後⋯⋯那是什麼片啊?」72年次的Miss Chang跟《羅馬假期》的距離,就像72歲伯伯跟《變形金剛》一樣遠,我懶得回答她。

但奧黛莉赫本這幾個字已經足夠讓我暈眩。她到羅馬的第一個選擇,不正是本人去羅馬的第一個選擇嗎?

雖然我自己是做娛樂幕後工作的,知道螢光幕前的種種多是假象,但奧黛莉赫本代表的不是一個人,她是一個時代的優雅,跟她真實人生已無太大的關聯,那是一個美好年代所有人希望的美好投射,我追隨的是那個部分。

「是有多貴啦⋯⋯」

「貴到你回來會一直碎碎念那種」她看出我要買單的眼神。

「拚了!!」我心裡滴血,但想到這輩子也許只會去羅馬這麼一次,牙一咬就豪氣起來了。

所以說, 做媒體的、拍電影的、寫小說的⋯⋯做事一定要憑良心,他們的作品,哪怕是一個鏡頭、一句話,往往都會牽動著半個世紀、半個地球外的人的決定,我就是個最好的例子,花錢事小,有時被影響的是整個人生,可就不妙。

這是我站在Haussler Villa Medici飯店的6樓的陽台,望著大半片羅馬市區景觀時的良心自省,我認為奧黛莉赫本滿有良心的,果然是間好飯店!

這間大概從18、19世紀就屹立在這的歷史建築,本身就是個景點,我說它「在西班牙廣場旁」的意思就是「真的在旁邊」,你可以說它根本是連著廣場,中間沒有間隔任何的建築,離羅馬最負盛名的名店街幾乎不到5百公尺;但如果抱著到羅馬買義大利精品的人,我由衷建議你不要選擇此處,刷爆卡機率極高,因為實在太方便買了。

幸虧他有個將近10層樓高的階梯,在名店街跟飯店的中間,阻斷了許多購買慾,那看似寬廣的弧形階梯,爬個兩趟會讓你有想去腳底按摩的疲累,否則在打折季節,一雙1800元台幣的CAMPER跟2萬元有找的PRADA基本款皮衣的誘惑,我想很少人不心動⋯⋯(不是我說,義大利男人愛漂亮的程度,完全可以從服飾店裡找到端倪,光一間店的皮衣就有10幾種款式;台灣的男人顯然不夠愛美,才會忍受服飾店一個桿子的皮衣3種款式打死)。

但也因為這10層樓高的落差,讓只有6層樓高的飯店,擁有絕佳視野,無論是遠處的教堂到近處的貝里尼設計的噴水池(俗稱破船噴泉)都好像是你窗邊附帶的一幅畫,俯拾可得,即使在陽台站著發呆,都呆的很爽。

飯店的介紹中,很自豪奧黛莉赫本每年都會寄卡片謝謝他們,不曉得這是不是個誇張的行銷手法,我確定自己是不會寫信給他們啦!一個晚上幾萬塊台幣房間費用連早餐都不附送,沒詛咒他們就算客氣了。

我想赫本小姐喜歡的應該是隨處流露的義大利恬靜與優雅,從飯店內的雕像到服務人員的服裝,每個細處都表現的貴氣卻自然,非常符合她不做作的形象。雖然身處觀光的焦點,但一眼望去所有觀光客都在距離之外,既可享受遊客的歡樂氣氛,又不會被干擾,實在是口袋夠深的人常常來羅馬玩的好選擇,像我們這種打腫臉充胖子的人,只能用一輩子去一趟去除以它的價格,才不會在夜裡想到帳單而痛哭。

但我山寨版的羅馬假期畢竟是山寨版,有些地方仍不盡如人意,電影裡飾演公主的赫本小姐跟洛赫遜騎著偉士牌,一天就玩完了真理之口西班牙廣場台伯河等等景點的浪漫,我本想仿效之,卻被當地朋友嘲笑,他說羅馬的交通保證你騎到灰頭土臉,再者,他問我有沒有聽過一句話:「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滿街的古蹟,想一天玩完,還騎車?別鬧了!!

本文轉載自:詹仁雄-愛。旅行,推守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Advertisement
詹仁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